一個寓言:如果人類逃入地下

類別: 新奇
樑兵@ 2018.07.09 , 12:00
13

一個寓言:如果人類逃入地下

長年以來,每個城市的民眾都分為藍綠兩派;而至後來,就算只為爭搶方便觀賞賽事的座位,也會發生流血衝突,死傷人命;兩派為了能讓對方難過,都不惜自己也承受恥辱苦楚;沒有其它緣由,也不會停止或消失,這種對同胞的憎恨超過婚姻、友情,即使是父母兄弟,也能因此成為仇敵...我只能說,這是靈魂的疾病。
摘自《戰爭史》,普羅科匹厄斯,vol.1

想象未來一個逃入地底後封閉了出口的人類社會。設定上,我們不需要明確他們逃避的是疫病還是戰爭;第一代人找到了能種植的食物,供水、呼吸、光照都有了確保的辦法。這代人的子孫點點繁盛。

這時地面世界的文明已經剩下不太連貫的故事和書頁。這裡麵包括天空的描述:在無邊無際的大地之上,一個完全由氣體佔據的空間,它的顏色從地上看去是cerulean,天裡還有些巨大的白色漂浮物。人們在cerulean的詞義上有分歧,有些人認為它的意思自古就是“藍”,另一派則堅信是“綠”。分歧的斥力漸漸把地底人疏遠成了兩派,有一支選擇移居到新的水源。人物積累,市鎮成型。

在地底社會早期,藍綠兩派習慣靠血來論對錯;但最近兩邊已經講和,因為終於有足夠多的人注意到爭鬥只是白白互耗。物質逐漸充裕,中產階級、文藝和法律都在發育,廝殺變成了幾代之前的歷史。各地學校也開始能公開講授藍綠兩派的戰爭史,在對錯上碗水端平,年輕人慢慢接受了大家都是體面健全的人類,無論對方是藍還是綠。

但積恨和異見沒有憑空消失。在所有稍微重要的領域,比如政治或文化,任意一方往前推進一點,就會碰到對面的針尖。比如一方提倡嚴格婚姻法律,另一方就會高呼簡化離婚;一方想要力推城市發展,另一方就鼓勵農民和水客進城反對;一方認為地球是宇宙中心的一塊偉大圓石,另一方則根據古傳經典,認為宇宙沒有中心,地球是一塊平巖圍繞著一個叫太陽的巨燈週期轉動。

眼下,雖然綠派的人去藍派店裡買蘑菇已經是常事,綠派酒館裡也會有藍派酒客碰頭,但兩極依然涇渭分明。雙方筋疲力盡時達成的和平,天長日久就總有新的龜裂需要塗改。每一代裡,雙方都有少數人在努力彌合,同樣少的人靠敲打牟利,而普通平民則很少關心,他們手頭的私事已經夠多。

某天,地震了。有隊上游者被堵在古代——也就是靠近地表的——遺蹟裡。有人受傷,小隊決定尋路返回。途中隊裡的一人,我們不妨叫他小張,聞到一條岔道里有股陌生氣味。他沒有理會隊友們的警告,提了個電瓜就獨自隨那味道和氣流往上尋去。那似乎是條往上無限深的樓梯,走了不知多久,牆壁和樓梯突兀地從岩石換成了整齊的金屬。那股甜味越來越濃。他看到了光。

一個寓言:如果人類逃入地下
歷史在這裡分岔。

藍小張站在天空之下,臉上慢慢展開微笑,那是個佈滿酸恨和驕傲的笑容。他想起跟某個綠派同事反覆不休的爭論,每一次都記得清。“你們一直是對的,”他聽到天空低語,“我就是證據。”小張站立良久,全身心享受著藍聖溫暖的神啟,然後掉轉頭往回走。作為天選贏家,他有義務結束醜陋的和平。

綠小張以為是餘震,隨後才發現是自己在發抖。他坐倒,再次看了一眼天空。他想起卡西爾大屠殺,藍軍屠城;他想起古代有位名將說藍派人是“圓石的蛀蟲,應該把他們全都掃出去給外頭的白魔。”他想起一個個藍派人看他的眼神,和不看他的眼神。邪惡的藍天沉默地注視著他抱頭痛哭。因為有人一去不返,小隊經過的遺蹟作為危險地區被整個封鎖。

在不同的線路里,有的小張堵住出口,沒再跟任何人提起,沒有人被真相灼傷,雙方還是在那古老的拔河裡互相嘲弄,忍受彼此。有的則帶著答案回到地底,死於非命或跟無數人同歸於盡。

在所有可能之間——

...小張看到天邊有塊奇怪的雲,像是片剪下來的指甲半透明。愣了很久,才恍然認出那是月亮,是神話圖譜上其中一個形態。深夜,他看到銀色的靜紗橫貫深空,“浩然來去,馳不由心”,幼年背的古詩脫口而出,醒悟這就是銀河,是身不由己的群星。他發現自己又流淚了,但不清楚是在苦這窒息的宇宙,還是震撼於眼前遼闊無垠的秩序。他在有花的山坡上時跑時坐,沒有吃睡;他第一次看到各種層次的藍綠,和一大堆從未見過、嗅到過的顏色。

凝視晨曦過久,小張從此落下了眼病,但好歹還能看路。起初只有年輕人會半信半疑地跟他一起重回地面“觀光”。後來有更多上游者戴著護目鏡往四方探索,拓制地圖,心驚膽戰地摸索哪些東西能吃進嘴。慘白的人類後代大批重回地表,乃至地球環境重新變差,又是很多年後的事了。小張既沒有進熔岩甕受瀆族之刑、也沒有在死後被包裝成聖子當做新教噱頭,只是名震一時然後普通地老去,骨灰在墓廊裡佔了一格,沒有時髦地葬在“外面”。他在相對開明的時期,碰對了第一批聽眾。這群人在證實小張所言非虛後,又順著自己的人脈傳遞事實,合力牽引著地底文明扶搖而上穿過一孔孔針眼,與天空重逢。

這當然只是個一廂情願的結尾。這麼簡單的社會和順利的進步,在人類歷史上從未出現過。

順便一提:文中提及的拜占庭藍綠兩派是兩隊戰車賽的粉絲。
原文標題:《A Fable of Science and Politics》,by Eliezer Yudkowsky。有刪改。舊書,非廣告,亞馬遜有這書的[會員]免費朗讀。

本文譯自amazon,由譯者樑兵基於創作共用協議(BY-NC)釋出。

一個寓言:如果人類逃入地下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