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瑞基因CEO周代星:基因檢測的出現堪稱里程碑 因為它顛覆傳統醫學

類別: 健康

“目前,貝瑞的NIPT技術已經覆蓋了100種染色體疾病檢測,測序平臺也已經成功進入上百家醫院。”在近日的“第五屆中國IVD產業投資與併購CEO論壇”上,北京貝瑞基因CEO周代星博士頗為自豪的說道。

作為中國無創產前檢測(NIPT)的重要推手,中國基因檢測市場的領航者,周代星帶領貝瑞實現了一個又一個的突破。今年,已是周代星從業的第16個年頭。據周代星介紹,在這16年的職業經歷中,前8年他主要從事測試儀研發,後8年則是推動儀器的應用。

據39健康網瞭解,最早在2002年,周代星進入美國Lynx Therapeutics,和團隊一起設計了目前擁有70%市場佔有率的第二代測序技術;2010年,周代星成立了貝瑞基因,並帶領團隊將貝瑞於2017年8月成功登陸A股主機板上市。

對自認“更像一個科學家”的周代星而言,這一路走來並非易事。但不管怎樣,他成功了。如今的貝瑞已然成了全行業的翹楚,一舉一動都備受外界關注。

從研發到應用這一路的轉折,他是如何做到的?從NIPT的推出到當前的商業模式,他是如何考量的?面對風譎雲詭的市場環境,他又是如何應對的?此次,39健康網有幸採訪到周代星博士,請他來談一談貝瑞基因的發展戰略及規劃。

深耕:打破NIPT中國滲透率不高的僵局

貝瑞基因最先被大眾熟知無疑是因為NIPT。

周代星是第一個將NIPT技術帶入中國的人。在他的推動下,國內的產前診斷專家在無創產前檢測技術應用的定位上達成了共識,將其定位為高精準度的篩查技術。如今,NIPT有望成為基因檢測產業化最快的子領域,即將進入快速發展期。

這一技術的誕生也是相當傳奇。周代星介紹,11年前,在舊金山飛往中國的飛機上,時任Illumina亞太區銷售負責人的他在紙上寫下了一個簡單的數學模型,試圖解釋如何利用二代高通量測序技術從母體外周血篩查胎兒唐氏綜合徵。也是從那一刻起,他決定開始研發直接通過高通量測序技術檢測染色體拷貝數變化的技術。

此後,受香港中文大學Dennis Lo教授關於母體血漿中存在胚胎DNA的理論啟發,周代星把研發方向進一步鎖定在無創DNA產前檢測技術。

如今,11年過去了,全世界已經有120多個國家在使用這項技術。2017年,中國NIPT檢測總量更是達到300~400萬份,全球檢測總量有1000多萬,這在醫療的使用史上非常成功。

“在醫療技術裡,NIPT是非常精準的技術,準確率和靈敏度能達到99%以上,這樣的準確度傳統技術是難以實現的。”周代星說道。

然而,這樣的數量在周代星看來遠遠不夠,他認為,目前NIPT技術的普及率並不高。

周代星表示,2017年,新生兒有1700多萬,孕婦將近2000多萬。但NIPT檢測量僅為300萬―400萬左右。如此估算,檢測率僅為17%―18%。“當下,NIPT在我國的普及率還不足20%。”

相比之下,作為該技術最早發源地的香港,滲透率則是中國的3倍之多。在談及中國與香港差距的原因時,周代星指出,首先,NIPT專案在香港的知曉率非常高;其次,香港消費能力普遍高於大陸地區;再者,香港區域比較小,更容易促進企業對市場的管理和推動。

“香港每年大概有5萬個新生兒,3萬份NIPT檢測樣本,所以,檢測率達60%左右。因此,在中國大陸,NIPT仍處於早期發展階段,該專案還存在巨大的發展空間。”

如何進一步深入NIPT市場?

周代星表示,當前,大部分基因檢測工作是在產科體系中進行,解決產科需求應成為當務之急。他指出,需從兩方面入手:一方面,目前,產前檢測專案主要集中於3個基本染色體疾病,因此,有必要逐步擴大該檢測範圍,至100種染色體疾病,甚至最後覆蓋所有遺傳性疾病。另一方面,許多醫院的實驗室仍在使用70年代的核型診斷技術,檢查時間比較長,孕婦往往需要等待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出報告,當下高齡孕婦有幾百萬,核型診斷滿足不了這一需求。“這需要一個規模化,精細化的檢測技術,更快、更經濟的實現消費者的需求。”周代星介紹。

在此背景下,貝瑞基因的科諾安染色體疾病檢測(簡稱科諾安)也是應運而生。據39健康網瞭解,基於高通量測序技術(NGS)的科諾安作為CNV-Seq的領先產品,相比傳統檢測技術,解析度更高,檢測更全面,可檢出低至100kb的染色體微缺失/微重複,檢測成功率高達98.87%,母源汙染率低至0.84%。如此可彌補核型技術所帶來的種種不足。

前瞻:積極佈局腫瘤早診領域

在NIPT產品創新研發、加強銷售的同時,基因檢測還有更廣泛的應用領域。而在業內人士看來,基因檢測是未來最被看好的臨床應用市場。專家預測,未來,基因測序在腫瘤診斷與治療應用方向的市場容量為120億美元,是基因測序最大的應用市場。

的確,據官方資料顯示,我國每年腫瘤新發病例超過400萬人,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腫瘤的診斷診療支出將繼續增長。根據瑞士銀行UBS預測,腫瘤的全球潛在市場大約230億美金。腫瘤領域也是貝瑞基因近幾年的業務延伸。

“腫瘤診斷市場潛力巨大。以肝癌患者為例,一年將近9000萬肝炎患者,其中,有4500萬肝癌高危人群,該人群中,每年至少有1%肝癌轉化率。但誰也不知道誰才是其中的1%。因而,早期診斷技術極為重要。”周代星表示,“其中的利益也相當可觀。假定每人的檢測費用為1000元人民幣,有4500萬人群,每半年檢查一次,這樣的市場潛力恐怕誰都不想放棄。”

事實上,在國外早已有企業開始涉足這一領域。例如,成立2年的如今已吸引超過10億美元投資的GRAIL公司,在美國癌症研究協會(AACR)2018年年會上公佈了其在利用血液檢測開展癌症篩查這一目標上取得的進展。該公司利用全基因組測序技術分析了死亡腫瘤細胞的DNA,在約200名已知患有癌症的患者中,65%發現了癌症證據。

在中國,貝瑞基因則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早在2013年,在周代星的帶領下,貝瑞基因就正式成立腫瘤事業部。而隨著公司基於cSMART技術的腫瘤液體活檢在市場逐漸站穩腳跟,時機也漸漸成熟,貝瑞基因在2017年開始泛癌症領域的市場探索,並在2017年將其發展為子公司,即通過投資參股福建和瑞基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和瑞基因”)的形式開展腫瘤業務。

終於,2018年4月,由國家肝癌科學中心/海軍軍醫大學東方肝膽外科醫院,南方醫科大南方醫院與和瑞基因共同發起的全國多中心、前瞻性萬人佇列肝癌極早期預警標誌物篩查專案正式啟動。

據39健康網瞭解,該專案由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肝癌科學中心主任、科技部傳染病專項副總師王紅陽教授和亞太地區肝病學會主席、廣州南方醫院侯金林教授牽頭,聯合和瑞基因組織實施。本次專案目前有12家中心參與,每家醫院將提供1000例樣本。

該專案將面向1到1.5萬例肝癌高危人群(其中肝硬化患者約1/3,乙肝患者約2/3),建立隨訪監控佇列、開展為期3年的前瞻性佇列研究,依託高通量基因組測序等技術進行外周血肝癌極早期預警標誌物的篩選、鑑定以及應用。

和瑞基因作為專案的實施者,打算向專案投入1億元人民幣,並提供樣本運輸、資料產出、共同分析等各方面的技術支援。

“在肝癌早期診斷方面,國外有Grail,中國有和瑞基因,我們兩家公司會齊頭並進,針對不同的病種、癌種,不斷探索新的技術。我相信過不了多久行業內就會有創新的突破。我更相信,今後還會出現許多其他類似的公司,不斷加入我們。”周代星說道。

下一步:聯合IT 深挖資料背後價值

無論是NIPT,還是腫瘤早期診斷,都是貝瑞發展規劃中重要的佈局方向。而在周代星的帶領下,貝瑞基因也已經與華大基因等公司成為基因檢測行業的第一梯隊,並將繼續領跑整個基因行業。

未來,周代星還將有哪些戰略性規劃?他又是如何看待行業的發展趨勢的呢?

周代星表示,基因組的資料意義非凡,能夠為醫學和其他行為起到指導、預測作用。“貝瑞將一百萬箇中國人的全基因組資料進行分析,對國人的基因突變有了進一步的理解,但是在資料比對上,每個人患有哪種疾病還是需要一段時間,這需要建立可以解讀的資料庫。”

而早在2015年8月,貝瑞基因就宣佈與阿里雲宣佈雙方達成合作,共同打造以海量的中國人群基因組資料為核心的資料雲,以實現對個人基因組資料的精準解讀。

據悉,該專案由美國貝勒醫學院、現任職貝瑞基因CIO的於福利教授牽頭,帶領由醫學、分子生物學、遺傳學、計算機程式設計等研究領域的博士、研究生組成的100多人團隊,共同參與到“神州基因組資料雲”和“華為雲”等專案。

截止2016年,“神州基因組資料雲”已經成功完成對40萬人的基因組測序工作,正向100萬人、200萬人的目標邁進。

除此以外,2017年7月,貝瑞還宣佈,在福州投資建設以中國人群致病基因資訊庫的大資料為核心的基因大資料中心產業園。

據悉,該基因大資料中心產業園是以中國人群致病基因資訊庫的大資料為核心的專案,通過雲端計算、基因測序、基因編輯、人工智慧等技術手段,搭建覆蓋產、學、研、資四大版塊的生態系統,目標是建立中國第一個完整的生命科學產業叢集,目前已經開始第一期的建設。

“隨著基因測序行業的發展,產生的資料量越來越多,資訊的分析就越來越重要,我們需要聯合IT公司的力量,加強行業之間的深度合作,共同促進行業的發展。同時,我們還需要做到,通過不斷的努力,用資料指導人類一輩子的醫療及其他行為,更好的預測並治療遺傳疾病。”周代星強調。

貝瑞基因CEO周代星:基因檢測的出現堪稱里程碑 因為它顛覆傳統醫學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