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能看到移動物體的失明者

類別: 新奇
majer@ 2018.06.30 , 16:00
21

只能看到移動物體的失明者

科學家們為一種極其罕見的失明形式繪製了詳細的腦譜圖。對Milena Canning來說,物體是不可見的——除非它們在移動。

只能看到移動物體的失明者
Western University

蘇格蘭女性患者Canning,48歲,不是天生的盲人。 18年前,在呼吸道嚴重感染引發中風和8個月的昏迷後,她失去了視力。

醒來大約六個月後,她首次向醫生報告說她能看到某些東西——慰問禮盒上金色緞帶的閃光。

在最初的事件發生兩年後,她向格拉斯哥的眼科醫生Gordon Dutton尋求幫助。大夫經過檢查,指出她並沒有殘餘視力——但Canning立即指向了醫生揮動著的手臂,並說出了窗下經過汽車的顏色。

Dutton在2003年的一篇論文中寫道:“她可以看到雨水沿著窗戶流下,但看不到窗外的水窪;當女兒離開她身邊時,她可以看到女兒的馬尾在移動,但看不到她的女兒;她可以看到圍著浴缸塞打著旋的水渦,但看不到洗澡的孩子。”

他建議她使用搖椅來增強她的視力,並且她學會了移動頭部來視物的方式。但她的症狀仍然是一個謎,所以Dutton把她介紹給韋仕敦大學的腦與認知研究所。

那裡的神經心理學家Jody Culham和一組研究人員對她進行了一系列測試和診斷,包括給腦部做完整的fMRI掃描。

他們得出的結論是,坎寧患有極其罕見的Riddoch綜合症。Riddoch現象,也被稱為動態分離——其中一個症狀就是患者只能看到移動的物體。

這種情況是由枕葉病變引起的,枕葉是負責處理視覺的大腦區域。還有一種相反的情況,病人只能看到靜止的物體:它被稱為運動視覺缺失。

“她大腦後部少了一塊蘋果大小的腦組織——那幾乎是整個枕葉的大小,”Culham說,“在Milena的病例中,我們認為視覺系統的高速公路已經走到了盡頭,但她的大腦並沒有關閉整個視覺系統,而是開發出了可以繞過限制的‘後門’——特別是對動作的捕捉——通往大腦的其他部分。”

該團隊發現,Canning能夠看到滾動中的球並準確地接到手裡,還能在走動中避開椅子;但是她對顏色的分辨能力很不穩定,只有一半的時間能判斷出眼前的拇指是朝上還是向下。

看起來,她的大腦在創傷後展開自救,重新部署了視覺處理系統,保留了挽救視力的可能性。

這是一個為大腦可塑性提供了非凡見解的案例,現在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人類和動物的大腦在受損時能夠重新“佈線”,繞過“壞道”儘量保留原本的功能。

“這項工作可能是有史以來對具體病人的視覺系統進行的最豐富的分析,她基於對運動的感知顯示了非常深刻的視覺恢復能力。”Culham說。

“像Milena這樣的患者能夠讓我們瞭解什麼是可能的,更重要的是,它們讓我們瞭解視覺和認知功能如何協作發揮作用。”

研究發表在Neuropsychologica上。

本文譯自sciencealert,由譯者majer基於創作共用協議(BY-NC)釋出。

只能看到移動物體的失明者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