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芙小姐》:尊重慾望是天真也是務實

張歆藝《泡芙小姐》

張歆藝導演和主演的電影《泡芙小姐》上映了,電影褒貶不一,票房也沒有達到預期效果,但這部電影上映前後,很受關注,討論度很高,微博上“電影泡芙小姐0209”的閱讀量有兩億,“泡芙小姐張歆藝”的閱讀量也有兩千萬。

之所以能受到這樣的關注,應該有三個原因,第一,“泡芙小姐”是微博早期的著名IP,有群眾基礎;第二,這是張歆藝首部導演作品,有期待效應;第三,近期的大片,忙著爭搶年初一的檔期,給節前的市場留下了空檔;第四,這是一個城市題材的電影,而且是“慾望都市”題材的電影,是稀缺題材。   

《泡芙小姐》的動畫,是在2010年上線的,上線之後,瞬間爆紅。因為,那正是城市化突飛猛進的時代,《泡芙小姐》給出了富麗繁華的城市景象,那也正是女性崛起的時代,《泡芙小姐》肯定了城市女郎的追求,尊重了人的慾望,把女性對慾望的追求合理化了,甚至視為當然。於是,它立刻受到很多人的喜愛,“泡芙小姐”的形象,甚至成為一個小小的圖騰。   

而張歆藝的形象,和“泡芙小姐”高度吻合。她出演過一系列城市女郎的角色,例如《北京愛情故事》和《新閨蜜時代》而且,這些角色,大多給了她一個豪爽乾脆、直白痛快的形象設定,經過這樣一系列角色的浸染,她已經逐漸成長為新一代城市女郎代言人。而在影視角色之外,在社交媒體、綜藝節目裡,她給人的印象,也是清脆爽利的,“二姐”的稱呼絕非浪得虛名。   

尤其是在2017年,人們重新認識了她。首先是在2017年8月,紀錄片《二十二》上映的同時,人們才知道,在拍攝計劃幾乎擱淺的時候,是她拿出100萬支援了這部片子,電影上映前後,她也動用她的資源,給這部片子很多宣傳上的幫助。而在導演郭柯的訪談裡,我們知道了更多細節,在郭柯遇到資金問題,向張歆藝求助的時候,他們並不熟悉,僅僅只有幾面之緣,郭柯發出求助資訊之後,非常忐忑,覺得自己的舉動極其冒昧,沒想到張歆藝痛快答應。整件事都提升了人們對張歆藝的好感。   

而在上個月,湖南衛視的《聲臨其境》裡,她在過度疲勞導致倒嗓的情況下,為《甄嬛傳》中的華妃配音,幾乎亂真,讓人們對她的才華有了進一步的瞭解。   

城市故事,遇上城市女郎,這個故事在城市感上,就有了說服力。   

為什麼我一再強調“城市”呢?這是因為,在國產片裡,“城市”一直是個曖昧不明的存在,八十年代的國產片裡,城市往往和犯罪、失足青年挽救聯絡在一起,八十年代後期,因為第五代導演的崛起,因為他們對鄉村和荒野的關注,城市甚至一度從國產片中消失了。2000年時候的前十年,城市在國產片裡若隱若現,存在感並不明顯。國產片裡,城市形象的缺失,和城市的崛起並不相配。   

直到2009年之後,藉助《非常完美》、《窈窕紳士》、《杜拉拉昇職記》、《失戀33天》、《幸福額度》、《親密敵人》、《愛》、《我願意》、《春嬌與志明》等等都市愛情片,以及《歡樂頌》等等電視劇,“城市”重新出現在了以內地為背景的電影裡。影評人云飛揚認為,《杜拉拉》中最大的植入廣告,其實是新北京:“《杜拉拉昇職記》結合當代社會貫穿於商業、政治、經濟和文學藝術中的各種消費—權力運作活動,讓觀眾看到了由各種符號所構成的城市文明系統演變成為具有現代神話的可能性。”   

但這些城市題材電影,褒貶不一,尤其其中的城市生活,得到了很多負面評價,人們認為,這些電影裡的城市,浮誇又虛假,人物的生活缺乏現實依據,不能反映城市生活的實質。   

而《泡芙小姐》是衝著“城市”去的,並且試圖表現城市生活的精髓,就是人們對慾望的正視。在張歆藝主演的電影版裡,海歸女郎,愛上了外賣小哥,這個故事,在一個看似不合理的故事外殼裡,肯定了人們的慾望。只要你愛,你願意,就是合理的,不用考慮財富身份地位的錯位。和過去那些小心翼翼討論慾望的電影比起來,也是一種進步。    

“城市”不是場所和名牌,而是人和人的關係,“土氣”,更多時候是一種人際關係。張歆藝和她的《泡芙小姐》,都試圖表現一種更現代的人際關係,更少瞻前顧後,更少斤斤計較,不管電影呈現的效果如何,我喜歡這種天真,這種城市化快要塵埃落定時,才會出現的天真。

(文/韓鬆落)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鳳凰網立場。本文系鳳凰娛樂獨家稿件,未經授權,禁止以任何形式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泡芙小姐》:尊重慾望是天真也是務實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