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斯:這名日裔美軍上將讓太平洋很“不太平”

原標題:哈里斯:這名日裔美軍上將讓太平洋很“不太平”

新華社華盛頓2月9日電(天下人物)哈里斯:這名日裔美軍上將讓太平洋很“不太平”

新華社記者劉陽

美國白宮9日宣佈,總統川普提名現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哈里斯任美國駐澳大利亞大使。

哈里斯被視為美國軍方亞太政策的鷹派人物,擔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期間,他的種種言行讓太平洋很“不太平”。一旦美參議院正式通過其任命,出任澳大使的他又會對亞太地區和平穩定作出怎樣的負貢獻令人擔憂。

“好戰分子”

哈里斯1956年出生於日本港口城市橫須賀,美國駐日海軍基地就位於這裡。他的父親是駐日美軍中的高階軍官,母親則是日本人。

哈里斯在橫須賀度過童年,隨後前往美國接受教育。1978年,哈里斯從美國海軍學院畢業後進入美國海軍。他從低階軍官做起,多次前往海外執行任務。

2013年10月,哈里斯接任美軍太平洋艦隊司令。2015年5月,哈里斯再度升職,就任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掌管美軍在太平洋上的所有軍事力量。

自擔任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起,哈里斯就反覆主張採取強硬行動加劇地區緊張。他向前美國總統奧巴馬一再施壓,要求為美軍軍艦在南海採取所謂“航行自由”行動開綠燈,並賦予太平洋艦隊更多權力。在哈里斯的推波助瀾之下,美軍在南海進行了一系列挑釁行徑,極大危害了亞太地區的和平穩定。

川普當選後,哈里斯越發“活躍”,不僅揚言美軍將繼續在南海展開所謂“航行自由”行動。還重複了那句幾乎已經成為其“好戰分子”標籤的“語錄”:“我們已經做好今晚開戰的準備”。

哈里斯不僅否認中國對南海諸島的主權,還屢次對中國在南海的正當、合理行動進行抹黑,稱中國的行為危害了美所謂“航行自由”行動,為美國實施海上霸權找藉口。

而事實上,美國所謂“航行自由”行動由來已久,從該計劃提出到實施都表明,其本質是維護美國的海上霸權,以一己私利挑戰他國主權和國際公共利益。老布什政府曾在一份檔案中坦言,“航行自由”行動計劃的目的就是“保持美國軍事力量全球機動的暢通”。

為何選他

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一職的任期為三年且不能連任,因此按照規定,哈里斯的任期在2018年年中結束。關於川普欲提名他為駐澳大使的訊息去年9月就開始盛傳。分析人士指出,這一提名人選結果並不令人意外。

首先,任命哈里斯出任美駐澳大使,可以有效改善川普上任後緊張加劇的美澳關係。

川普在上任伊始與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林的通話中,對兩國政府此前達成的一項難民安置協議表示不滿,稱其為“史上最糟糕的協議”,並在25分鐘時就將原定1小時的通話結束通話。此外,大打“美國優先”牌的川普上任後迅速宣佈退出澳大利亞參與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在貿易上“拉遠”而不是“拉近”了與澳大利亞等盟國和夥伴國之間的距離。

據澳當地媒體報導稱,哈里斯在擔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時多次到訪澳大利亞,熟知澳政府內閣主要成員以及澳軍方和外交高官。川普提名他出任美駐澳大使,旨在向澳政府展示自己並非“寡情”,而是仍對美澳關係很重視。

其次,川普政府近期正尋求構建以日美澳印四國為樞紐的軍事和安全合作網路,企圖主導印度太平洋地區的安全秩序。此時提名熟悉亞太地區的哈里斯出任澳大使無疑也有這方面的考量。

再者,儘管哈里斯在亞太地區“劣跡斑斑”,他的任命符合川普政府“軍政化”這一特點。若不出意外,哈里斯將成為又一名“棄武從文”的持鷹派立場的退役將領。

此前,各界人士就已普遍就川普重用軍人這一趨勢表示了擔憂。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前主席馬倫就曾直言不諱地告訴媒體說,他擔心“(川普)政府軍事化”。

分析人士表示,川普提名在從軍生涯中致力於攪亂亞太地區和平和穩定的哈里斯為駐澳大使,難免讓人為亞太地區今後的和平穩定多了一些擔憂。

哈里斯:這名日裔美軍上將讓太平洋很“不太平”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