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來信之前 文在寅錯過了哪些平壤之行?

原標題:金正恩來信前,文在寅錯過的平壤之行

週末傳來大訊息,金正恩提出與文在寅舉行首腦會談。

2月10日,文在寅在青瓦臺接見朝鮮代表團時,金正恩特使金與正向文在寅親手遞交了金正恩的親筆信。金與正還傳達了金正恩的口頭邀請,表示“金正恩委員長有意在近期與文在寅總統舉行會晤,並邀請您在方便的時候訪問平壤”。

△金與正向文在寅遞交親筆信

文在寅表示,“我們可以一起努力,為成功會晤創造條件”。 據瞭解,韓國政府計劃在經過內部討論後,再對金正恩提議舉行韓朝首腦會晤的方案給出正式答覆。

這意味著時隔11年之後,文在寅將有機會踏上平壤。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聽到訊息就趕緊翻了手頭的文在寅自傳《命運》。上一次首腦會談是2007年10月,時任韓國總統盧武鉉跨過韓朝軍事分界線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會見。文在寅當時是首腦會談準備委員會委員長,書中詳述了為何那次他沒能跨越軍事分界線。

以下為書中內容摘編。

赴阿富汗解救人質錯失赴朝機會

我在祕書室室長期間,最大的一件事就是2007年10月的韓朝首腦會談。

2005年6月,在“六一五共同宣告(注:2000年6月15日,時任韓國總統金大中訪問平壤,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日舉行首次南北首腦會晤,並簽訂了歷史性的《南北共同宣言》。)”五週年到來之際,總統派統一部部長鄭東泳作為總統特使前往平壤面見了金正日委員長。

總統還附上了親筆書信,表示“訪問朝鮮的鄭東泳是代表我本人的全權特使,請您開誠佈公地與他商討”。當時,鄭特使轉達了總統的意思—為了和平解決朝核問題,應儘早重新啟動六方會談,在此基礎上,希望實現韓朝首腦會談。當時金正日委員長心情非常好,說一旦時機成熟就擬定日期。

終於,2005年9月,六方會談發表了旨在解決朝核問題的“九一九共同宣告”,我們滿懷信心地期待不遠的將來朝鮮方面能夠傳來關於首腦會談的迴音。但是布什政府剛剛締結了“九一九共同宣告”,接著就凍結了朝鮮唯一的交易銀行賬戶。韓朝首腦會談就此被擱置了起來。

△2007年5月,盧武鉉與文在寅

2006年11月,金萬福就任國情院院長,他向總統表達了自己想要促成韓朝首腦會談的決心。總統囑咐他不要太有負擔,不要超過可承受的範圍。2007年6月初,在我方主導的構想下,朝鮮賬戶問題得以解決。金萬福院長趁著召開韓朝部長級會談的機會,對朝方首席代表表示:“我方有意派遣特使以商討韓朝首腦會談有關問題。”傳遞了會談訊號。

起初,白室長(安保室室長白鍾天)與金院長的意思是一旦收到朝鮮回信,就派我作為特使訪朝,我說最好視情況而定。有訊息說要到7月底才會有某種聯絡,因此我們從7月中旬開始就滿懷期待。隨後7月底,朝鮮方面傳來同意會談的訊息。可是我得負責解決阿富汗人質問題,於是就改派金萬福院長前往朝鮮。

讓總統接受步行通過軍事分界線的建議

會談決定下來之後,最重要的問題就是總統應該以何種方式去朝鮮。金大中總統在“六一五首腦會談”時乘坐飛機前往朝鮮。他在機場與前來迎接的金正日委員長握手的場面,成為那次首腦會談的標誌性場景。

我們想要選擇一個能夠促進韓朝關係良性發展的方法,最奢侈的想法就是修鐵路。當時鐵路已經通到了開城,貨物可以通行,但是人員還不能夠通行。如果總統能夠坐火車前往朝鮮,那麼韓朝才算是名副其實地將中斷多年的鐵路重新連線起來了。朝鮮方面也充分地表現出了談判的誠意,他們強烈推薦鐵路這一方式。但是他們說開城以北至平壤的線路不太通暢,短時間內難以修復。無奈之下,我們達成一致意見:將來北京奧運會時,韓朝共同助威團將通過鐵路前往朝鮮。對此,我們感到很滿意。

剩下的就是陸路交通了。如果總統從陸路越過軍事分界線,在朝鮮居民的注視下,總統車隊能夠前往平壤,這也是非常具有歷史意義的。但問題是,總統坐著專車越過軍事分界線的場景過於波瀾不驚。即使有人建議加上一個場景一總統在越過軍事分界線,離開之前對國民發表演說—也還是不能改變越過分界線時的平淡之感。

我們為此很是苦惱。負責對朝接觸的事務協議小組禮賓行政官吳城錄提出了一個好主意—讓總統步行通過軍事分界線。

△盧武鉉夫婦踏上黃線

這個主意的絕妙之處就在於它完全顛覆了此前的思維方式。

很多人問道:“軍事分界線這個地方到底是什麼樣?周圍有沒有鐵絲網之類的?”吳城錄說:“什麼都沒有,只是一條被封鎖的道路,具體哪裡是軍事分界線也說不清楚。”於是人們又問:“那怎麼樣向大家展示總統步行通過軍事分界線的場面呢?”他答道:“可不可以取得朝方的理解,臨時在地上畫一條線?”又有人繼續追問:“朝方會理解嗎?”他說:“雖然還沒試過,但從談判過程中朝鮮方面的態度來看,他們還是很配合的。”

我心裡想:就算談不攏,可以委託國情院院長與朝方的統一戰線部部長進行商討,這個問題應該可以解決。於是我們決定就用這個方案。

剩下的問題就落到總統身上了。總統多次強調出發時不要搞任何活動,聽到活動建議他還會斥責。所有人都擔心總統不同意,事實上禮賓祕書官吳長浩曾提前向總統透露過這個想法,但是遭到了訓斥。

無奈之下,大家決定讓我扛起這個重任。總統參加實際工作會議時,我報告說:“我們已經就此與朝方達成了協議。”總統萬般無奈,這才接受了這個建議。所幸後來朝鮮方面也確實同意了臨時畫線以及步行通過軍事分界線的方案,讓我免予“虛假彙報”的罪名。

看到總統離開後站在黃線合影留念

當天,總統夫婦步行越過黃線的一幕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總統在黃線之前發表了內心的感想:“我現在以總統的身份跨過這條禁忌之線,我去了之後一定會有更多人去,將來這條禁忌之線一定會逐步消失!”之後,總統就在這條線之前向前來送行的我們揮手道別,越過黃線前往北方去了。

我們站在南面,看到了北方人民手拿鮮花熱烈歡迎總統夫婦的場面。總統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後,有人提議:“我們也踩一次軍事分界線吧!”我們小心翼翼地站在黃線上,合影留念,然後迅速離開。

△翻拍自《命運》

總統步行越過軍事分界線的影響是十分巨大的。軍事分界線用黃色油漆標示非常鮮明,電視上一直重複播放著當時的場景到總統訪朝歸來。從朝鮮方面傳回其他最新進展之前,幾乎只播放那一個場面。赴朝訪問團一行也說,他們到了平壤百花園招待所,開啟電視一看,全都是這個場景,大家感慨萬千。不僅是韓國媒體,世界各大媒體的實時新聞也都連續播放這個場景。總統跨過黃線的場面確實成了向全世界展現“一O·四首腦會談”的代表性畫面。

總統回來後,對這個場景也非常滿意。後來表彰“一O·四首腦會談”有功人員時,青瓦臺方面的受表彰者就是最先提出這個主意的吳城錄行政官。吳行政官從總統手中接過了“勤政表彰”,說:“這是整個家族的光榮。”我作為總統的參謀,能夠參與到這一具有歷史意義的一幕中,又何嘗不是我永遠的驕傲呢!

“我心裡何嘗不想跟總統去平壤”

其實,我心裡何嘗不想跟總統去平壤,親眼見證會談的舉行呢?

但是我作為首腦會談準備委員會委員長,必須得全程負責兩位首腦要商討的議題、共同宣告、協議書的內容事項,做好各方面的準備工作。而且,在總統訪朝期間,我得留守青瓦臺,十分無奈。我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以應對各種可能的突發狀況。在緊張與激動交織的日子裡,我時刻繃緊神經,關注著從朝鮮方面傳來的任何訊息。

我記得好像是在首腦會談達成協議之前的幾個小時,安保室室長白鍾天傳來了截至當時與朝鮮方面達成的實際工作協議草案。我讀了之後覺得會談成果斐然,就讓祕書把草案的內容稍作了修改。

△盧武鉉和金正日簽署韓朝共同宣言後共同慶祝

我對白室長囑咐道:“回來的時候務必前往開城工業園,可以的話,與金正日委員長一起,不行的話至少也要和金永南委員長一起,這一點必須執行!”幾個小時後,最終協議出來了。我們在各個領域裡想要推進的議題大部分在協議上都有所體現,我真想找個沒人的地方高呼“萬歲”,我真的是太感慨了,我們那些近乎奢侈的想法幾乎都實現了,如果說有什麼遺憾,那就是沒能實現“首腦會談的定期化”。

事實上,總統從一開始就覺得定期會談不太可能。我預料以後的政府在處理韓朝關係上肯定比不上我們,所以我覺得只有把首腦會談固定下來,才能防止韓朝關係出現倒退。我把自己的想法彙報給了總統,同時也仔細叮囑白室長、金萬福院長,但最終還是很遺憾。

他們回來後,我問為什麼沒成,他們說我方提出來了,朝方面露難色。朝方說,如果將首腦會談長期固定下來,那麼韓朝就應該交替出訪對方,但金正日委員長還不適宜訪韓。如果由金永南委員長代行出訪,韓國方面一定會批評說這並非真正意義上的首腦會談。總之,金正日委員長不喜歡有“下次該輪到自己訪問首爾了”這種壓力。

我心想,那我們可以跟他們商量:只要朝方願意,永遠都由我們赴朝會談也可行啊!但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來源| 文在寅自傳《命運》(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校對| 項戰

金正恩來信之前 文在寅錯過了哪些平壤之行?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