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半島旗”再度揮舞 韓國人熱情與困惑並存

原標題:平昌冬奧丨“朝鮮半島旗”再度揮舞,韓國人熱情與困惑並存

“只要(朝韓運動員)能一起入場,已經很感動了。”回憶起十多年前與家人一起圍坐在電視機前觀看朝韓運動員共舉“朝鮮半島旗”的場景,40歲出頭的韓國導遊紅梅如是感嘆。

自1991年日本千葉第41屆世界乒乓球錦標賽朝韓運動員聯合組隊首次共舉“朝鮮半島旗”入場以來,類似的經典場景在21世紀的第一個十年並不鮮見——2000年澳大利亞悉尼奧運會、2007年中國長春亞冬會……但在過去10年多時間裡,朝韓兩國運動員並肩攜手已遠離了視線。

2月9日晚,朝韓兩國代表團在平昌冬奧會開幕式上舉“朝鮮半島旗”共同入場。新華社圖

2月9日晚7時,平昌冬奧會開幕式上,朝鮮女子冰球選手黃忠金和韓國男子雪車選手元潤鍾,同舉“朝鮮半島旗”步入會場,向世界觀眾重申了朝韓兩國在民族上的“同宗性”(minjok),和奧林匹克呼喚和平的巨大感召力。

“同一個民族,不能像仇人一樣”

9日晚最為感人的時刻,出現在韓朝冬奧代表團入場時。當代表團成員共同舉著“朝鮮半島旗”一起入場時,全場觀眾紛紛起身,經久不息的掌聲響徹全場。

韓國總統文在寅當晚在平昌奧林匹克體育場與朝鮮高階別代表團團長金永南及金正恩胞妹金與正握手的畫面,也經全球媒體傳播到了世界的各個角落。

冬奧會開幕之前,韓國國內已經掀起了一股“朝鮮熱”。

“從今天開始,幾乎所有的頻道就都開始播放奧運會了,其他電視連續劇基本都會被延播。”2月8日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時韓國導遊紅梅說,在這些電視畫面中,朝鮮各個代表團的一舉一動成為關注的焦點。

8日當晚8時,由朝鮮多個藝術團頂尖藝術人員組成的朝鮮三池淵管弦樂團,在韓國江陵藝術中心演出。這場時隔15年的“首秀”火爆異常,甚至出現了高達200:1搶票率的一票難求情景。

朝鮮三池淵管弦樂團11日在首爾的演出票同樣在第一時間被搶購一空。

與朝鮮三池淵管弦樂團同樣受到熱捧的,還有久負盛名的朝鮮拉拉隊、體育代表團。其中,韓朝女子冰球聯隊尤為受到關注,這是朝鮮半島分裂半個多世紀以來兩國首次在奧運級別賽事中組建聯隊參賽。

“現在有種‘主播’朝鮮的感覺。”遊紅梅說。

今年1月中旬,從朝韓兩國圍繞冬奧會事宜在板門店朝方一側正式舉行工作會議,到兩國確認舉“朝鮮半島旗”共同入場並組建女子冰球聯隊參賽,前後僅2天時間。不僅如此,朝鮮《勞動新聞》、朝鮮政府政黨團體舉行聯合會議還罕見地先後發表了致海內外全體朝鮮民族呼籲書,倡導統一。

“(一切)來得太突然了。”紅梅並沒有親屬在朝鮮,她自認為對朝韓關係始終保持著一定的客觀與理性。她認為朝韓關係不能總是僵持著,“(我們)畢竟是同一個民族,不能像仇人一樣。雖然現在還無法統一,但是如果首先像朋友那樣相處的話,也應該會很不錯。”

“我們知道氣氛突然轉變可能會讓人感覺困惑,尤其是考慮到人們一個月前還對朝鮮的導彈試驗感到不安。”對於這些困惑的聲音,青瓦臺宣傳首席祕書尹永燦給出了積極的態度,在韓國,包括總統文在寅在內,約有800萬人有親屬住在朝鮮,“平昌奧運會可以超越‘和解’,為緊張局勢的緩解以及建設朝鮮半島的和平提供線索”。

“很難讓年輕人理解你所經歷的”

年過40歲的紅梅親歷過上世紀80、90年代南北關係對抗與對話並存的時期,也目睹過新世紀之初朝韓關係的突破性進展,及之後轉入的停滯時期。

與紅梅冷靜與熱情並存截然不同的是,她的3個孩子難以對朝鮮產生“同一個國家”的親近感。

“你很難讓年輕人來理解你所經歷過的。”她說。

一些調查資料也反映了類似的傾向。根據韓國統一研究院去年的一項調查顯示,在20多歲的韓國人中,71.2%對朝鮮半島統一的認同度越來越低。但在全部人口中,支援率仍保持了57.8%,但相較於4年前的69.3%也有下降。

“我很震驚,”韓國前外長金星煥(Kim Sung-hwan)說,“年輕人似乎認為朝鮮是一個什麼都沒帶、只拿著空湯匙闖入派對的陌生人。”

金星煥說,“某種意義上,(’朝鮮半島旗’)是削弱韓國存在感的一種方式……儘管我們邀請朝鮮參加奧運會、朝鮮派出拉拉隊是好事,但我們必須非常嚴肅地面對韓國自身的國家身份問題。”

在復旦大學求學的韓國留學生小李仍然認同民族統一的目標。她向澎湃新聞說,儘管不知道(現階段)能否真正達成統一,但是這個目標一定要有,這次冬奧會就是一個很好的交流機會。

不過,當記者問及如何看待兩國運動員一同入場時,她說沒有過多關注。

“朝鮮半島旗”再度揮舞 韓國人熱情與困惑並存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