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笑嘻嘻:世界上的另一個我是個急性子,無數的手

類別: 新奇
喵熊汪太狼@ 2018.02.10 , 23:11
6

半夜笑嘻嘻:世界上的另一個我是個急性子,無數的手

昨天斷更了,不過什麼都沒有發生。
睡過頭了。睡了一整天,睜眼快12點了,自己都驚了。然後繼續睡。

半夜笑嘻嘻:世界上的另一個我是個急性子,無數的手
credit: 煎蛋畫師BC

世界上的另一個我是個急性子『短気なドッペルゲンガー』

478 :短気なドッペルゲンガー:03/04/18 04:17
講一個我的親身經歷。
我住在公司分配的宿舍裡(大概9平米)已經有兩年了,一次垃圾都沒扔過,房間裡可以說是相當不可描述了。

一天,我躺著看書,腳朝著房間入口處,突然感到一股猛烈的寒氣向我襲來。
我扭頭向著寒氣方向看去,只見那裡站著一個男人,低著頭,他穿著和我同款的睡衣,整個腦袋溼嗒嗒的。
那個男人突然抬起頭來。好嘛!就是我。是Doppelgänge,也就是二重身現象吧。

我被不知名的恐懼衝昏了頭腦,徹底當機了,不過腦子地說了句話。
“…是我啊?”
“嗯”那個人答了句。
那語音語調就和我不耐煩的時候發出來的聲音一毛一樣。
一時間,倆我都陷入了沉默。

根據我多年閱片經驗,這種情況下,一般就兩種結局吧,
要麼他嗖一下消失不見,要麼他嗷嗷衝過來把我嚇昏過去。
已經被嚇得懵逼了的我,竟然開始像看戲一樣的思考起了接下來的劇情。
但是,那貨就只是站著不動。

你丫是想嚇死老子麼,給個痛快行不? 我開始自暴自棄了,甚至還有些生氣。
我忍不住了,開口問到:
“幹嘛?”
“房間真髒”
聽口氣他還火大了,他撂下這麼一句話後,門也不開地穿了出去,不見了。

你朝我發火算個什麼事兒嘛。

479 :短気なドッペルゲンガー:03/04/18 04:18
第二天早上,他又出現了,這次是在我老家。

過程整理下大概這樣,
他想開啟玄關的大門,但是門上鎖了打不開,然後他“嘭嘭嘭”的,弄出了很大的撞擊聲。
我媽媽聽到聲音了,跑去開門,聽到他說了句“CNM搞毛啊”
開門後外頭一個人都沒有。
我媽說:“那怎麼聽都是你發脾氣時候說的話。”
那個點,我早就在公司裡了。

之後還有,我媽媽的朋友看到過他在路上騎自行車,
穿著長款皮大衣,下身是皮褲、長筒靴,正是我最喜歡的裝扮。(君本當格好良)
雖然輪不到我自己來說,但是那打扮搞得跟cosplay一樣,我們那塊兒應該找不出第二個了,不至於會看錯。
竟然穿成那副德行騎車,老天啊,快去阻止他吧。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再後來沒見過他了。

順帶一提,那是前年冬天發生的事兒了。
我房間還沒整理過。


無數的手『無數の手』

674 :本當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2006/01/20(金) 06:22:35 ID:TKO75h9K0
33 :オカ板初體験 :02/04/24 16:38

我的摯友河源君(假名),來找我訴苦,說是最近啊,一到夜裡,就會有“無數的手”從他房間的牆壁上伸出來,讓他非常苦惱。

他是我的摯友,我很瞭解他。他是超級認真的人,從不說謊。而且頭腦也很好。
但是,像他這樣的人,竟然會說出“無數的手伸出來”這種話?
“無數的手=數不清的手”這種描述出現在像他這樣的人才嘴裡,真的是非常奇怪啊。
硬要說的話,也應該是“從牆壁上伸出來200隻手”。
這才像是他應該說的話嘛,對吧?
他房間的牆壁又不是無限延伸的…

思索再三,我對他說出了心中的疑問……
他和我絕交了。

一則評論

河原君 :
“對不起。確實是我表述不清。
實際上是六萬五千八百七十九隻手。
具體來講,首先出現了三十八隻手。
在下一個瞬間,據不精確計算,間隔時間約為七秒,增加為四百九十六隻手。
再下一個瞬間,再度增加,變為五千二百四十六隻。
再然後是六萬五千八百七十九隻。
從這個時間點開始,我感覺到了恐懼,停止了觀察。
如果按照之前的規律,應該稱作無限增殖才對吧。”

河源君要是這樣才嚇人咧。

本文譯自nazolog,由譯者喵熊汪太狼基於創作共用協議(BY-NC)釋出。

半夜笑嘻嘻:世界上的另一個我是個急性子,無數的手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