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參加冬奧會,後院裡的這件事情卻一直懸而不絕

null

今天,韓國平昌冬奧會開幕,朝韓兩國代表團手持朝鮮半島旗一同入場,朝鮮方面更是派出了名義最高元首金永南和金正恩的妹妹金與正參加了開幕式。

朝韓兩國的突然合作,向世界展示出了半島局勢轉危為安的可能性。和平友好的談判也許在三八線南北冰封許久之後又將展開。

null

但和平談判的基礎其實並非簡單的外交魅力攻勢,而是雙方具有的政治、經濟、軍事資本。金正恩在平昌冬奧會開幕前一天找藉口閱兵,便被外界認為是在通過軍事肌肉展示提高自己的話語權。

但無論如何,經濟是最具有決定性的基礎,朝韓兩方長期無法取得進展的一大原因也正是經濟差距帶來的——貧窮的朝鮮讓韓國民眾擔憂;開放的韓國讓朝鮮統治者擔憂。

為了彌補這個差距,朝鮮領導層也曾經做出過很多努力。

null

從丹東鴨綠江斷橋處看朝鮮,

對面即是朝鮮“香港”—新義州特區

陳堅攝

事實上,朝鮮的改革開放從1991年,金日成在羅先設立第一個對外開放的自由經濟貿易區時,就已經開始,至今已走過27個年頭。但是朝鮮式的開放和試點卻遠沒有達到中國改革開放早期那種烈火烹油的程度,其成果也殊為可疑。

那麼朝鮮的改革開放結果如何,制約其成功的因素又是什麼?

今天這篇文章,便為你揭開朝鮮改革開放的神祕面紗。

null

不得已的自保

20世紀60年代——70年代,是朝鮮發展的黃金時期。靠著蘇聯和中國大量的援助,朝鮮經濟迅速發展。這期間年均經濟增長率甚至達到20%,被外媒稱為“遠東經濟發展的奇蹟”。朝鮮甚至與日本並稱為東亞的兩個主要工業增長國家,是東亞地區現代化程度最高的國家之一。

70年代的平壤

圖為官方宣傳圖冊

null

70年代平壤+1

null

但這種暫時性的崛起並非朝鮮本身的經濟負荷力所能支撐。當國際政局動亂時,過度依賴於外國援助和保護的朝鮮經濟便難以為繼。

隨著中蘇交惡,並因為自身內部困難相繼撤除對朝援助,80年代以後,朝鮮發展陷入困境。即使以社會主義的標準來看,當時朝鮮的生產力也不令人滿意:生產統計不精確,消費分配計劃不合理,中央政府無法進行整體計劃調控。朝鮮看似強大的工業產值逐步崩塌,不合理的經濟佈局日漸凸顯,連年不斷的自然災害還摧毀著薄弱的基礎設施。

80年代的平壤

null

null

null

不論是出於金氏政府的短視,還是出於中蘇的保密,朝鮮在工業頂峰時代也僅僅是擁有了暫時的物質成就,卻沒有學習到真正的技術。此時資金與技術的雙重缺失導致朝鮮大量先進設施停用,國內大多數工業陷入停滯甚至倒退。

到了90年代,蘇東劇變,一度呼風喚雨的社會主義陣營土崩瓦解,碩果僅存的幾個國家也經濟困難。對朝鮮來講,這個敏感時期非常危險,高層的共識是此時如果再不改革,將會直接威脅在位政權統治的合法性。

朝鮮饑荒

null

在這種情況下,朝鮮把目光投向了中國——這個已經改革開放十年,並且取得了不錯成效的老大哥。

中國這邊

null

地處圖們江下游的羅津市和先鋒郡兩地,由於具有毗鄰中俄兩國優勢,在1991年12月被匆匆設立為自由經濟貿易區。其規劃制定、法規政策均有生搬硬套中國深圳的改革措施的痕跡。

據1993年《韓國日報》年底報導,在朝鮮羅津、先鋒地區投資的外國企業不分國籍,都可以在保持其經營權的前提下,進行獨立的企業活動。1996年,官方更是將羅津市和先鋒郡兩地合併為羅先市,破格升為直轄市,這表明了朝鮮對改革的重視。

羅先—朝鮮的“深圳”

null

但事與願違,朝鮮的特別經濟區開放(從2013年開始,朝鮮猛增19個特別經濟區),調子唱得很高,政策也都有效仿鄰國的痕跡,但投資者寥寥無幾,至今沒什麼進展。這其中的原因又是什麼呢?

保住政權的改革

朝鮮式“改革開放”的尷尬現狀,源於內外兩個限制條件。

內部來看,朝鮮的這次改革是迫於環境的被動式改革。因此,從改革伊始,官方的態度就沒有表現出足夠的堅決性,認為這是“修正主義”。這就產生了兩種奇怪的現象:

一是政治與經濟觀點的搖擺不定:朝鮮改革的目的是維護政權穩定性,手段是發展經濟。但經濟的變化一定會影響政權的歸屬,所以經濟的發展要一定在官方容忍度之內,當經濟發展有可能出現失控時,官方會立刻壓制。

null

2012,金正恩在幹部會議上提出“對我來說,大米比子彈更珍貴。” 這句話被人們認為是突破先軍政治的束縛,以經濟發展為先的標誌。

但在2016年,金正恩新年賀詞中又繼續強調先軍政治:“ 我們要高舉革命的紅旗,沿著自主、先軍、社會主義這一條道路奮勇前進。”無疑,這是以政治為先,拒絕經濟變革的觀點。

到了2018年,完成核試驗的金正恩更是直接說出了自己桌上的核按鈕劍指美國的口號,經濟和政權孰輕孰重一看便知。

新年講話的新形象

null

二是朝鮮做生意以政治利益為基本點,而不是經濟利益,所以其牟利方法也往往是非經濟手段。雙方貿易中,往往以朝鮮自己單方面撕毀,或者因為不講信用,使外資撤離而告終。

我們以圖們江治理為例:

圖們江是是中朝界河,是中國進入日本海的唯一通道。作為一條國際性河流,這裡由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牽頭,以中、俄、朝、韓、蒙5國為主體,聯合治理圖們江三角洲。

中朝之間圖們江

null

打通圖們江出海口,對於吉林黑龍江兩地的對外商貿大有好處,是搞活東北經濟的重要舉措之一,中國在2009年亦將圖們江開發計劃升為國家戰略。

但就在此時,朝鮮宣佈退出聯合國聯合開發專案。儘管明面上是朝核問題,但據傳聞,是朝鮮希望一人獨攬圖們江治理權,由此制約中、俄、韓、蒙四國。無論如何,此後中國只得投資開發羅先特區羅津港的訊息,讓朝鮮掌握了出海的命門,也獨攬了由此帶來的經濟利益。

離的很近,過去很遠

null

內部的政治搖擺,讓外界很難看到投資朝鮮的長遠回報,經濟特區當然也就沒有了價值。

失效的外在原因則是朝鮮妄自尊大的處世哲學和不得不依賴他國之間的矛盾。

朝鮮處事中最鮮明的特點是“反馴”,即小國展現出一種領導者的姿態,讓大國跟隨他們的本事,這是其所擅長的。這點從圖們江的治理便可看出。但以下“楊斌事件”和“開城工業園”是其失敗的兩個典例。

null

2002年,朝鮮經濟持續低迷,改革幾無成效。在這種情況,朝鮮單方面突然委任華商楊斌為其第一個資本主義特區——新義州的特首。背後原因撲朔迷離,但其事先不經商量,單方面委任華商楊斌,明顯破壞了中國的利益,有制約東北的嫌疑。

楊斌

null

諷刺的是,在楊斌任職不到十天後,中國公安便以逃稅罪名將其逮捕。隨後,遼寧省中級人民法院便以合同欺詐、行賄等罪行判處楊斌18年監禁。虎頭蛇尾的“新義州改革”成為了一場鬧劇。朝鮮一方面希望他人來幫助改革,另一方面卻霸道行事,所謂的經濟改革當然很難得到外部支援。

null

而在面對韓方金大中政府充滿善意的“陽光政策”時,朝鮮的表現更加令人失望。該韓方投資數十億美元建設開城工業園,由韓方出資本和技術,朝方出土地和勞力,雙方進行合作建設,建設南北經濟統一的實驗平臺。

金大中

null

結果朝鮮反而以此來脅迫韓國,一口咬定韓企壓榨勞工、偷稅漏稅,經常單獨關閉園區並要求索賠。10年來朝鮮單方面關閉園區3次, 其處於非常態時間長達4年。

自覺受到屈辱的韓國終於在2016年徹底終結了這個計劃,作為對朝鮮核試驗的制裁,朝鮮又一次錯過了經濟改革的試驗田。

韓國示威者在韓國首爾舉行的反朝鮮集會上

焚燒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的肖像。。

null

123家企業中有120家虧損,

共約8152億韓元。

圖為離開聯合工業區的車輛

null

經濟改革必須適應經濟規律。在比較優勢的理論框架中,各個國家應該憑藉自己豐富的資源、最擅長的技術互相合作,才能起到共贏的效果。然而朝鮮在經濟改革過程中從不考慮這些,以微小的經濟體量和極為劣勢的產業水平試圖壓制合作伙伴,便只能吞下苦果。

中朝一步跨

在這個位置,中朝相隔不超過5M

陳堅攝

null

中朝一步跨+1

右邊是朝鮮新義州,左邊是中國丹東

中間是已結冰的鴨綠江

陳堅攝

null

過家家的小遊戲

內外部的條件限制下,朝鮮的改革開放變成了一個笑談。總的來說,朝鮮從沒有主動想要改革開放,更別談希望他國來協助其改革開放。在國家發展戰略和道路選擇上,朝鮮從來就沒有什麼改變,也無意改變。

2008年11月21日《勞動新聞》發表的一篇重要署名文章《帝國主義者陰險的“改革”、“開放”圈套》,似乎就是專門回答人們猜測的:

null

▫ “帝國主義者們叫囂‘改革’、‘開放’,他們訓示和強迫別國去搞什麼‘改革’、‘開放’,這是一種強盜行為。”

▫ “這種用‘改革’、‘開放’顛覆我們以人民大眾為中心的朝鮮式社會主義的侵略瓦解陰謀,在我們這裡絕對行不通,其必然難逃破產之命運。”

▫ “堅持自主性的世界各國人民要認清帝國主義者們所主張的‘改革’、‘開放’陰謀的反動性和危害性,以高度警惕性應對之。”

這種官方論調和早年間朝鮮高層積極探索改革之道的態度大不一樣,也是這個謎樣國家戰略不透明性的一種體現。說白了,朝鮮的改革開放就像過家家,是保住執政合法性的一層漿糊,和中國的改革開放不可同日而語。

如果說朝鮮式改革開放也體現出了什麼經濟價值的話,大概也就是讓朝鮮高層不定期有了一些“割韭菜”的機會,殺雞取卵一般地從投資的冤大頭那裡連本帶息地把錢榨乾吧。

在鴨綠江邊巡邏的朝鮮士兵

背後是荒涼的田地

陳堅攝

null

近日朝鮮態度突然轉變,採取主動向韓國示好,有意參加平昌奧運會等舉措,不知道是不是在傳遞朝鮮將在未來做出改變的訊號。

正式擁有了核武器的朝鮮領導人,在維繫政權方面擁有了新的武器,對經濟的窒息式壓縮也許會有鬆口。

地球知識局微信公號:地球知識局

END

朝鮮參加冬奧會,後院裡的這件事情卻一直懸而不絕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