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高院最終裁決釋放黃之鋒等3名“佔中”分子

原標題:香港終院放過黃之鋒等人學者:縱容違法亂港!

海外網2月6日電 香港終審法院今日對黃之鋒、周永康及羅冠聰等“佔中”分子衝擊特區政府總部案上訴作出維持原審判刑,黃之鋒及羅冠聰分別被判80及120小時社會服務令,周永康判緩刑1年,即三人毋須入獄。學者接受海外網採訪時分析,此份判決對違法行為造成縱容,或助長其他有此類激進想法的不軌之徒的違法行為,香港恢復法治傳統、社會秩序或將行走於艱難之路。

法官:上訴庭理念正確判決不當

據港媒訊息,黃之鋒、周永康及羅冠聰下午約3時10分抵達終院。羅冠聰稱已有準備為所謂的“公民抗命”承擔法律後果,對終院的裁決“感樂觀”,此次判刑會成為日後集會示威的指引。黃之鋒和周永康提到“香港眾志”周庭,及多名參選立法會補選的人士被取消立法會補選資格,指三人的案件不論判決如何,他們均對香港的法治“感憂慮”。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表示,認同上訴庭指面對有暴力成分或非法集結案件,法庭有需要以更嚴峻方式處理,即使有較低暴力成分;以“公民抗命”等作為動機,都不應在判刑上起著太大作用。但馬道立說,今次案件在上訴庭覆核刑期時,明顯不恰當引用判刑指引,以大幅度及更嚴峻方式判刑,因此裁定3人上訴成功,維持原審判決。

據瞭解,曾組織和參與非法“佔中”的黃之鋒、羅冠聰和周永康2014年闖入特區政府總部廣場,於2016年7月21日被香港東區裁判法院裁定犯有“煽惑他人蔘與非法集會罪”和“參與非法集會罪”。特區律政司認為刑罰過輕,後提出刑期覆核,要求改判三人監禁,香港高等法院去年8月17日對此作出判決,改判黃之鋒監禁6個月、周永康被判監禁7個月、羅冠聰被判監禁8個月。而後,3人獲批終審上訴許可,3人向終審法院就刑期提上訴。

學者:判決走回頭路其他人士難警醒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南開大學法學院副教授、臺港澳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李曉兵在接受人民日報海外網採訪時表達了對此判決的失望。他表示,香港終院這份判決顯然失於過輕;讓黃之鋒等人承擔相應法律責任不止是對其違法行為給予相應的懲罰,同時對香港法治傳統、社會秩序恢復都有積極意義。而法院作出的這份判決無法達到這樣的社會效果。

李曉兵分析,衝擊政總、發起違法“佔中”以及違反法庭清場禁制令都屬於黃之鋒等人激進行為的一環,是相互聯絡的,屬於同種性質,應承擔較為一致的法律責任。在一月中旬時,高院對黃之鋒等人抵制清場行為的判決,展示出香港法院對其過往違法行為的法律責任的恰當認定。而黃之鋒等人衝擊特區政府總部廣場之行為,本應如前述他行為一樣得到嚴懲。如果罪責刑不相適應,則會對違法行為造成縱容,並助長其他有此類想法的不軌之徒的違法行為。

李曉兵進一步表示,長期以來,香港一些法官以香港激進社運人士行為具有“公義性”、“擔當性”為由對其行為從輕處罰,從而縱容了類似行為;而在香港這樣一個具有法治傳統的社會,大眾訴求應該通過正常合理渠道進行表達以謀求相應的迴應,共同促進社會問題的妥善解決。衝擊特區政府總部廣場的行為是具有嚴重危害性的違法行為,本應及時得到制止和糾正,並通過使其承擔法律責任警示其他一些具有類似想法的個體。顯然,香港終院的這份判決是走了“回頭路”,在恢復香港法治傳統和社會秩序方面未能充分的發揮其應有的作用。

李曉兵希望,香港法院應該承擔起法治社會秩序的裁判者、引導者和守護者的角色。在過去的一年,香港社會秩序逐漸得到恢復,通過合理的判決,可以讓香港社會恢復正常的法律秩序和珍視法治傳統,使市民對於社會發展恢復合理的預期。而對那些社會成員為達到超越預期之目的煽動混亂、挑戰法律秩序的違法行為,香港法院應通過公正的司法審判過程,特別是理性的司法判決讓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去年,就黃之鋒等3名違法“佔中”分子由於衝擊特區政府總部廣場被上訴庭改判入獄一事,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迴應稱,香港市民的言論、集會等權利受《基本法》保障,政府會竭力去維護。但上訴庭的判決指出,這些權利並不是沒有限制,當市民在表達意見和遊行示威時有違法行為,便要受到法律制裁。有關反東北發展衝擊立法會及黃之鋒等人衝擊政總兩案,有關人士均涉及違法行為,部分反對派人士指他們屬政治犯,事件屬政治迫害,是完全不正確,必須澄清。

早前報導:

“港獨”黃之鋒關押後獲釋法官:犯案時年齡尚小

海外網1月23日電 “港獨”組織“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及“社民連”黃浩銘,因違法“佔中”運動在旺角清場行動中違反禁制令,分別被判囚3個月及4個半月,兩人向上訴庭申請保釋。法庭今(23)日作出判決,黃之鋒上訴申請獲批,獲得保釋。

關押後獲釋法庭稱犯案時年齡尚小

據港媒訊息,2014年“佔旺”清場期間,黃之鋒、岑敖暉等20人因阻執工作,被指違反禁制令而被控藐視法庭,最後全部被定罪,案件經多次押後,香港高院17日處理黃之鋒、岑敖暉等16名被告人的判刑,黃之鋒入獄3個月,黃浩銘入獄4個半月,其餘被告人緩刑。雖然二人保釋申請被法庭拒絕,早前已向上訴庭提出書面申請在等候上訴期間暫時保釋,法庭今(23日)下午2時半開庭處理兩人的申請。

法庭最終拒絕批准黃浩銘的保釋申請,他須繼續在監獄服刑。而黃之鋒的保釋申請則獲批准。法庭要求黃之鋒承諾儘快聯絡法援署正式提出上訴申請,並以現金1萬港元保釋,期間不準離港,需交出所有旅遊證件,以及居於報住地址,每月到香港仔警署報到。而黃浩銘一方則要求儘快處理其上訴申請,法庭定於3月5日處理黃浩銘的上訴。

上訴庭迴應批准黃之鋒保釋的理由時,指出留意到黃之鋒認罪,較不認罪的黃浩銘判刑僅少三分一,法庭表示,黃之鋒犯案時候的年齡是法庭考慮申請的唯一理據。

去年12月7月,“佔旺”案審理時,黃之鋒的律師駱應淦出庭時堅稱,黃之鋒於案發時只有18歲,且已獲刑6個月,希望法庭考慮情況判其“感化令”。

1504147300738895.jpg

黃之鋒(右一)和羅冠聰(右二)等2017年初赴臺與“臺獨”組織勾結遭抗議(圖源:香港大公網)

黃之鋒“獨”行累累曾叫囂引“八國青年”抗爭

據瞭解,黃之鋒1996年出生,是香港近來活躍的“港獨骨幹”之一,雖年少,但其“‘獨’行累累”。2016年與羅冠聰於建立“香港眾志”,將“港獨”作為“選項之一”。2017年年初,黃之鋒與立法會辱國議員朱凱迪、姚鬆炎、羅冠聰一同赴臺與“臺獨”組織勾結。去年7月30日,黃之鋒在社交媒體撰文,指隨著羅冠聰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眾志”未來會發展“眾志國際連結”連結“八國青年”抗爭云云。

此外,黃之鋒也是2014年香港非法“佔中”運動發起人之一,並在違法“佔中”期間衝擊特區政府總部東翼廣場、在旺角“佔領區”違反法庭清場禁制令藐視法庭等。

去年8月17日,香港高等法院就複核刑期案改判裁定黃之鋒因“衝擊”事件非法集會罪罪成,由社會服務令改判監禁6個月,10月24日,終審法院批准黃之鋒以5萬港元現金及5萬港元人事保釋出獄。今年1月17日,因違反旺角“佔領區”法庭清場禁制令,法庭在判黃之鋒監3個月。

1515501051449611.jpg

對於非法“佔中”香港社會表現出極大不滿(圖源:港媒)

特區曾表態:嚴肅處理“佔中”法治不容妥協

對於非法“佔中”這類破壞香港社會秩序、損害香港法治的行為,香港社會表現出極大不滿,特區政府多次表示將嚴肅處理、不容妥協。

當時受“佔中”、“佔旺”影響的士小巴團體及大廈業主分別入稟成功申請禁制令清場,於2014年11月26日,執達吏及警察按高院命令清理彌敦道時,涉案20名被告人被指違抗法庭命令佔路不走而被控藐視法庭。

2017年3月,時任特首當選人的林鄭月娥迴應“佔中”者被檢控時強調,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修補社會撕裂不等於在法治方面要作妥協,因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

7月,在特區政府就職儀式宣誓儀式上,特首林鄭月娥表示,她會竭盡所能,堅定擔當“一國兩制”的執行者、基本法的維護者、法治的捍衛者,以無畏無懼地依法處理任何衝擊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行為。

8月,就3名違法“佔中”分子被上訴庭改判入獄一事進行迴應時,鄭月娥表示香港市民的言論、集會等權利受《基本法》保障,政府會竭力去維護。但上訴庭的判決指出,這些權利並不是沒有限制,當市民在表達意見和遊行示威時有違法行為,便要受到法律制裁。

香港高院最終裁決釋放黃之鋒等3名“佔中”分子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