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首鋼隊不斷作死的“努力”下,明事理的北京球迷越來越多

文/鄭曉蔚


前些日子寫了一篇《北京首鋼如果平日加把椅子,莫里斯也就不會此時撤了梯子》(以下簡稱此文為《加把椅子》),發現文後跟評的輿情基本保持一致——對莫里斯保有同情,對北京首鋼表達失望。


去年四月,我寫《誰來給李根認個錯》的時候,一半球迷幫首鋼說話;隨後,我寫《不斷表忠的馬布裡給北京隊下了個套》的時候,零星球迷幫首鋼說話;近期,我寫這篇的時候,幾乎沒人幫首鋼說話了。


點贊最高的一條評論是“作為一個北京球迷,在五棵松現場見證了北京三連冠的開端。莫兒和老馬真的為首鋼做出了太多。其實不光是他倆,李根、(李)學林、陳磊都沒有得到應有的對待。就像文中所說,所謂‘講感情’和‘講職業’都是他們的工具。不勝唏噓,心已死。”


另一條評論說:“作為一名曾經的北京首鋼球迷,感到十分寒心。對待曾為了球隊浴血奮戰的老將,連一點基本的尊重都沒有。無論是老馬還是莫里斯抑或其他球員,都為球隊付出了太對太多。可是到了最後,連一點應有的尊重都得不到。”


null


最新一條留言說:“說實話,首鋼的球我真是從小看到大的。從閔鹿蕾、巴特、單濤、馬健、焦建一直到上賽季,就是去不了現場也會在家開瓶啤酒弄倆菜。因為NBA太早了我起不來,而CBA我又只看北京隊,這賽季我一場沒看,以後也不會再看了。”


唯一還在幫腔首鋼的嘴硬份子,只能跟我較真椅子的安排問題。我在《加把椅子》一文中說“如果北京首鋼隊在順境時能夠給人加把椅子,或許莫里斯也就不至於在首鋼隊逆境時還要給人撤了梯子。”結果有球迷去翻CBA說明書,指出我的說法“不職業”:“平日加把椅子?請此文作者去翻閱籃球規則!弄清楚以後再寫文,免得出笑話!我是莫里斯的支持者,但寫文章還得有理有據!不要犯常識性的錯誤。”


在這裡,這名網友還是沿用了首鋼隊的那套“思維外掛”:你跟他談職業,他跟你談感情;你跟他談感情,他跟你談職業。”


我回復說“我只要求北京首鋼在過道加把椅子。何況,這裡的‘椅子’泛指溫情。”



null



我不想說這名網友的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但你要都按照字面意思來理解標題,你咋不說莫里斯按規定還不許帶梯子入場呢?


退一步說,就算你在替補席給老臣子莫里斯加把椅子被罰了款,不顯得你首鋼局氣、有理有面兒嘛?你寧願花兩百萬美金冤枉錢把莫里斯閒置在這裡,也捨不得追加一點罰款?


更何況,你見過哪傢俱樂部因為在替補席給備胎外援添了把椅子就受罰的嗎?



null



新疆隊外援布拉切同樣是備胎外援,人家不照樣在替補席跟替補和觀眾談笑風生?你見誰指定要他去通道恪守規矩地看球了?


null



我在《加把椅子》一文中曾指出:莫里斯曾跟馬布裡一樣,為了球隊成績曾在賽前進行過膝蓋抽液,抽液部位甚至滲出了血。後來,有北京球迷提醒我,莫里斯不僅抽過積液,還為球隊犧牲了五顆牙齒。面對這樣一位為北京隊效力七個賽季拿下三座冠軍磕掉五顆牙齒的功勳老臣,我覺得再怎麼著也不能把人家搞得心寒“齒冷”吧。



null



面對北京首鋼隊對於自己“不職業”的指責,莫里斯最新迴應是“隨便他們(北京首鋼)怎麼說吧。”


正所謂哀“莫”大於心死呵。


好在,令人欣慰的是,在北京首鋼隊不斷作死的“努力”下,明事理的北京球迷越來越多。本賽季,當北京首鋼“奪冠基石”馬布裡最後一次踏入昔日守衛過的熱血疆場五棵松時,即便老東家沒有表現出任何“小小的感動”,但北京首鋼球迷還是出面,用掀翻球館頂棚的歡呼聲補足了俱樂部在禮數方面對馬布裡的不周與虧欠。



null


在談及莫里斯臨場拒絕代表北京首鋼打球的問題時,我終於得見“終於理性下來”的京媒。一位北京首鋼的前跟隊記者說得特別好:“說莫里斯不職業,愧對球迷,愧對俱樂部。但說實話,如果換作你是莫里斯,即便是完全健康,你會屁顛屁顛地上場打球嗎?如果你是一個公司的元老功臣,被架空一年,不讓你參與任何專案,準備把你掃地出門。但這時候,專案組的一個關鍵人物突然離職了,公司急招你進組,你幹嗎?我不知道你怎麼做,反正我不幹。凡是皆有因果,首鋼這一年來對待莫里斯的方式和態度,導致了現在莫里斯的做法。莫里斯為北京流過的汗,受過的傷,出過的力,掉過的牙,配得上更好的處理方式。”



null


這才是北京媒體應該保有的態度:將心比心,換位思考,不要總是預設立場,自覺站隊,不由分說不分好賴地一屁股坐北京首鋼一頭。


最後,我再說一個有趣的輿情風向。北京球迷似乎已經被北京首鋼隊的種種做法搞瘋,給出的圓場解釋連自己都不能感到滿意。目前,北京球迷給出的最新的最能夠讓他們接受的說法是:北京首鋼管理層都不是北京人。


本文來自大風號,僅代表大風號自媒體觀點。

在首鋼隊不斷作死的“努力”下,明事理的北京球迷越來越多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