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廢紙”還斷案,這個機構咋拿南海說事?

類別: 新奇

撰文 | 趙萌 編輯 | 張偉

前不久,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宣佈將於7月12日公佈南海仲裁案最終結果。

今天(7月6日)一早,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收到的第一條手機彈窗就是有關南海的新聞,“前國務委員戴秉國在華盛頓出席會議時表示,南海仲裁結果沒什麼了不起,不過是一張廢紙,仲裁庭沒有管轄權”。

“一張廢紙”還斷案,這個機構咋拿南海說事?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自裁決結果的宣佈時間“出爐”後,“南海仲裁庭”一詞每天都會出現在外交部例行記者會。此前,中國政府多次鄭重宣告,仲裁庭對此案沒有管轄權,中國不接受、不參與仲裁。

那麼,這個仲裁庭的法官在哪辦公?這是個什麼機構?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給大家一層層揭開它的面紗。

  • “南海仲裁庭、常設仲裁法院”傻傻分不清

為什麼要提這兩個名詞,政知君還得從南海仲裁案的整個歷程說起。

2013年1月22日,菲律賓單方面向國際海洋法法庭提請了針對中國的仲裁。按照程式,“國際海洋法法庭”時任庭長柳井俊二在接受菲律賓2013年1月強行提出的仲裁案後,於當年5月組成由五名專業人士組成的“南海仲裁庭”。與此同時,仲裁庭選定“常設仲裁法院”作為該案的書記處。

如果細心留意,就會發現宣佈7月12日公佈結果的機構就是“常設仲裁法院”(The 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簡稱PCA。政知君發現,PCA官網上對南海仲裁案的介紹非常詳盡,並且已經掛出7月12日北京時間18:00左右將公佈結果。那麼,“南海仲裁庭”和“常設仲裁法院”是什麼關係呢?

按照“常設仲裁法院”介紹稱,該法院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一直是合作關係,並簽署有合作協議。迄今為止,除一起案件之外,常設仲裁法院已經管理、承辦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附件七組建的仲裁庭的所有案件。此次,“南海仲裁庭”依舊是“常設仲裁法院”管理、承辦的模式。

  • 雖不提領土字眼,但每項主張都涉及領土主權問題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設立的機制規定了解決爭端的四種可供選擇的辦法:國際海洋法法庭、國際法院、一個按照《公約》附件七組建的仲裁庭,以及一個按照《公約》附件八組建的特別仲裁庭。

武漢大學中國邊界與海洋研究院講師葉正國告訴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菲律賓提起強制仲裁,“選擇”的方式就是按照《公約》附件七組建的仲裁庭。那麼,為何菲律賓方面不起訴至國際海洋法庭和國際法院呢?葉正國表示:“這兩個機構根本沒有管轄權,而且是菲單方提起,即使菲將該案訴諸於這兩個機構也是無用的。大家都知道,《公約》對領土爭議、海域劃界不具管轄權。”

“菲方訴求的實質是領土問題和海洋劃界問題。而按照《公約》附件七組建的仲裁庭其實也沒有管轄權,也是因菲律賓在訴訟技術上做了文章,雖全然不提領土字眼,但每項主張都涉及領土主權問題。”

  • 近年來一些案子常有爭議的聲音

根據仲裁庭書記處此前公佈的訊息,五人臨時的南海仲裁庭包括國際海洋法法庭前法官托馬斯·A·門薩(迦納)、國際海洋法法庭法官讓-皮埃爾·科特(法國)、國際海洋法法庭法官、斯坦尼斯瓦夫·帕夫拉克(波蘭)、荷蘭烏得勒支大學教授阿爾弗雷德·H.A.·鬆斯(荷蘭)、國際海洋法法庭法官呂迪格·沃爾夫魯姆(德國)。

據瞭解,菲律賓方面指派國際海洋法法庭現任法官、德國人呂迪格·沃爾夫魯姆在仲裁庭中代表菲律賓;由於中方不參與仲裁,剩餘4人均由時任庭長柳井俊二指派。

“一張廢紙”還斷案,這個機構咋拿南海說事?

[柳井俊二]

葉正國表示,荷蘭籍仲裁員鬆斯幾年前公開撰文認為島礁的法律地位問題與主權和劃界問題不可分,這次卻出爾反爾。這些反常表現在國際仲裁中極為罕見,從而削弱仲裁庭的權威性和公信力。

國際法著名學者劉毅強此前也撰文介紹過南海仲裁庭的實際工作模式,他寫道:案件在仲裁庭成立之後交由常設仲裁法院進行案件的管理,例如安排開庭需要用的房間,提供需要的法律支援人員等。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的兄弟公號政知局(微信ID:bqzhengzhiju)刊發過文章《菲律賓“惡人先告狀”提起南海仲裁,中國為啥“不接招兒”?》介紹了常設仲裁法院的相關資訊。政知君根據其官網資料統計,常設仲裁法院迄今審理過國與國之間、跨國公司與東道國之間、跨國公司和東道國和國際組織之間等幾類案件,這些案件共計105件,其中如菲律賓訴中國這類國與國之間的案件為33件。在105件案件中,其中3起涉及中國,除南海案外,另外兩起分別為包括首鋼在內的中國3家公司訴蒙古國案和一家美國公司訴中國案。

此前有專家認為,臨時仲裁庭(比如南海仲裁庭)在做出裁決後是獨立於常設仲裁法院的。但是從以往的案例來看,很難將一些案子和常設仲裁法院絕對分開。葉正國表示,近年來一些案子的確都有常設仲裁法院的身影而且常有爭議的聲音,比如荷蘭就“北極日出號”訴俄羅斯案,俄羅斯當時也是不買賬,對仲裁不接受、不出庭、不執行。

“常設仲裁法院參與的案子在實踐中並不像國際法院那麼有權威性,2002年衣索比亞訴厄利垂亞邊境案,雙方也沒有執行裁決結果。這個法院也不能像海牙國際法院可以通過安理會強制執行裁決結果。所以在實踐中,有些國家不執行常設仲裁法院的裁決結果,這個法院也沒有什麼強制措施。”葉正國表示。

  • 在哪開庭?

大家一定記得2015年7月,南海仲裁案首次開庭現場,菲律賓派出60人代表團,中國代表團座位上只有筆紙和水杯。開庭的地方就是荷蘭海牙常設仲裁法院總部“和平宮”。

“一張廢紙”還斷案,這個機構咋拿南海說事?

國際法學者劉毅強認為,選擇和平宮也是為了“標誌性”意義——有什麼能比在象徵著全世界國際法中心的和平宮“扳倒”中國更吸引眼球呢?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覺得,菲律賓真是惡人告狀,費盡心機。

他此前撰文寫道,臨時仲裁庭的開庭一般是在和平宮裡面的小庭審間,而把大庭審間留給國際法院。國際法院有15位法官,而仲裁庭的仲裁員只有5人,這樣的安排合情合理。他注意到一個細節,並認為菲律賓對於演的這場戲確實“精心謀劃”:那次南海仲裁的開庭卻選擇在大庭審間進行。進過這兩個庭審間的人都會明顯感覺,大庭審間要比小庭審間震撼很多。

一位驢友曾寫道:國際仲裁庭,一般稱之為小廳,要注意的是,這個小仲裁庭是收費的,也就是說,雙方提交仲裁申請後先要繳費;而大的國際法庭是免費的,但需要排期,而且根據審判專案以及申請仲裁事項的輕重緩急和影響大小來決定何時開庭。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覺得,最後還是回到了這個根本性的問題:為什麼“南海仲裁庭”對南海爭端沒有管轄權?

細看菲律賓的這場仲裁鬧劇,其仲裁的實質問題是領土和海洋劃界問題。領土問題不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受理的範圍。至於海洋劃界問題,包括中國在內的30多個國家此前已根據《公約》第298條做出排除性宣告,將涉及海域劃界等事項的爭端排除使用仲裁等強制爭端解決程式。

因此,從國際法角度看,菲方所提仲裁案本身是違法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強行審理和管轄屬隨意擴權和濫權行為,不僅違反了《公約》規定,也背離了和平解決爭端的國際宗旨。

資料 | 外交部網站、環球時報、常設仲裁法院官網等

本文為頭條號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一張廢紙”還斷案,這個機構咋拿南海說事?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