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報恩,我要把自己給他一個晚上

類別: 新奇

我在一家公司當老闆的祕書,老闆不傻,之所以把我聘來,無非是看上了我的姿色,還有我的忍耐。所以,他在口頭上試探我一番之後,就在無人時,對我動手動腳起來,摸摸我的大腿和胸。

我不敢過多反抗,老闆給我的工資不低,像我這樣學歷的人有這份工作,那真是很讓我心滿意足了。所以,我從應聘上這個工作時,我就有了思想準備。

但是我有我的底線,其它我可以容忍,但是我絕對不和老闆上床。我有丈夫,我有孩子,這些分寸我還是能夠把握的。

雖然我的丈夫對我很一般,也許是結婚時間長了,彼此早已沒有了那種火熱的激情,他又經常出差,我們夫妻之間已經好久都沒有那種夫妻生活了。

公司的業務經理叫郝俊,對我很好,個子很高,長得很帥氣。他每次見到我,總是臉紅紅的,不好意思的樣子。她和我一樣,都是二十多歲的青春好年華。

我憑直覺感到,他喜歡我,我也很享受這樣的被人暗戀的感覺,所以,在應付完胖乎乎的老闆的騷擾之後,我總是有意無意地走到他的面前,他似乎明白我的意思,朝著老闆的辦公室狠狠地瞪一眼,然後對我微微一笑,他的微笑是那樣地意味深長,有關心,愛護,還有一種應該叫做愛的東西。

我知道,他不該喜歡我,我是有夫之婦!他還那麼年輕,前途無量。

我們沒有什麼,只是這樣默默地“愛戀”著。

他經常揹著老闆給我出去買我愛吃的飯菜;在暴雨來臨之前,我忘了帶傘,他就把傘給我,自己在雨中淋個落湯雞;他還時不時地送我件衣服,說是他姐姐的服裝攤處理的,不要白不要。

一次,老闆終究還是獸性大發了,他在下班後,讓我留在辦公室,說是有其他工作要幹。

我只好留下,老闆關上他的辦公室的門,就把我抱住,放在沙發上,他今天喝了酒,力氣很大,他開始瘋狂地吻我,我被吻得喘不過氣來,他要脫我的衣服,我苦苦哀求,拼命掙扎,可是還是無濟於事,他就要得逞了。

這時,老闆辦公室的門忽然被砸得很響,老闆只好放棄了,我趕緊手忙腳亂地穿起衣服。

老闆去開門了,砸門的是郝俊,他一見我的樣子,以為我真的被老闆欺負了,氣得一拳就襲擊了老闆的臉部,老闆一個踉蹌,摔倒在地,鼻子馬上就出血了。

郝俊拉著我就走了。

老闆就要破口大罵,可是又疼得在地上叫起來。

我和郝俊走在外面,他緊緊地拉著我的手。

“謝謝你,郝俊,要不是你來,我就真的被老闆給欺負了。”

“那太好了。”

郝俊見我沒有被欺負,很高興。

但是,我們很快就都沉默了,我們馬上就要失業了,老闆是個睚眥必報的人,我們不但要被開除,可能還會受到老闆的報復。

他為了我,不惜和老闆大打出手,我真的感動極了。

“郝俊,要不,今晚我就給你吧,不過,就此一晚。”

我忽然失去了理智,這樣對他說。我寧願負起千古罵名,也要和他有過一次那樣的狂風暴雨,地覆天翻。

他眼睛睜得大大的,好像不相信似的。

“你真的願意?”

他問我。

我點點頭,臉色緋紅。

於是他就吻起我來,天昏地暗。

“好了,忘掉我吧,我不能破壞你的家庭幸福。”

他最後說。

我知道,他一定是經歷了內心激烈的掙扎,才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好男人郝俊!

真是不容易,我心甘情願地給他,他竟然拒絕了我!

“下輩子我一定娶你。”他對我笑笑說。這個笑容我終生難忘,是那種人間最為真誠,最為純潔美好的笑容。

我們就此分開了。

第二天,他的手機就關機了,像從人間蒸發一樣。

我後來又撥了無數次他的電話,可是還是打不通。後來這個電話就停機了。

我們再也沒有見過面。

我辭職了。

在家相夫教子,日子過得很平靜。

可是,幾年之後,一家保險公司找到我,說讓我領一份鉅額人生意外保險賠償金。

我詳細一看,不由大吃一驚,郝俊死了,是車禍!他生前買了一份人生意外險,保險受益人竟然是我!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做?我欲哭無淚。

他是個孤兒,他在和我那次分開之後,一直沒有結婚。

他用他的生命為我換來了後半生的“富貴”!

為了報恩,我要把自己給他一個晚上文章根據讀者來信整理,圖片與文章無關。

為了報恩,我要把自己給他一個晚上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