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湯蠟釘朱”

類別: 新奇

作者 李學玲 單承彬

什麼是“湯蠟釘朱”

《紅樓夢》第二十三回開篇寫道:

話說賈元春自那日幸大觀園回宮去後,便命將那日所有的題詠,命探春依次抄錄妥協,自己編次,敘其優劣,又命在大觀園勒石,為千古風流雅事。因此,賈政命人各處選拔精工名匠,在大觀園磨石鐫字,賈珍率領蓉、萍等監工。……一日,湯蠟釘朱,動起手來。

這段文字裡面提到的“湯蠟釘朱”四字,中國藝術研究院紅樓夢研究所校注的《紅樓夢》是這樣註釋的:

湯蠟釘朱——刻碑時的兩道工序。將熔化了的白蠟塗在已經用硃色寫好文字的石碑面上,保護朱書,以免擦掉,叫做“湯蠟”,也作“燙蠟”。湯蠟後石工按朱書鐫刻,叫做“釘朱”。

馮其庸、李希凡主編的《紅樓夢大辭典》(增訂本)對此條的解釋是:

鐫刻石碑,首先以硃筆書碑文於石曰“書丹”。《後漢書·蔡邕傳》:“熹平四年,奏求正定六經文字,靈帝許之,邕乃自書丹於碑,使工鐫刻。”鐫刻前刻工以蠟熔燙(湯即燙)碑文之上,使朱書固定,防鐫刻時模糊字跡,乃名“湯蠟釘朱”。

周汝昌主編《紅樓夢辭典》的解釋則是:

湯蠟釘朱:刻碑的兩道工序。“湯蠟”也稱“燙蠟”,是將熔化了的白臘塗在已經用硃色寫好文字的碑上,保護字不被擦掉。“釘朱”是工匠按朱書鐫刻。

上面三種解釋,說明了“磨石鐫字”的三個重要步驟:(1)以硃筆書碑文於石上,是為“書丹”;(2)將熔化的白蠟塗抹在硃色字跡上,防其在鐫刻時擦落,是為“湯(燙)蠟”;(3)刻工循著紅色筆跡下刀刊刻,是為“釘朱”。

不過,這種說法還值得進一步商榷。

我國刊刻碑文,最初確實有直接將文字書寫在碑面上的“書丹”現象。前文提到的東漢末年著名書法家蔡邕,就曾親自書丹上石,刻成了影響深遠的“熹平石經”。不過,這種“書丹”的方式實在太不方便,所以後來就改為先在紙上將文字寫就,然後再轉移到石面上,即所謂的“上石”。明楊慎《石鼓文音釋》自序稱:“及見東坡之本,篆籀特全,將為手書上石。”就是把蘇軾書寫的文字翻刻到石頭上。即便是大規模的刻經,如後蜀毋昭裔刻《孝經》《論語》《爾雅》《周易》《尚書》《周禮》《毛詩》《儀禮》《禮記》《左傳》凡十經於石,其書丹則張德釗、楊鈞等。這裡說的“書丹”,並非像蔡邕那樣直接在石頭上寫字。因此,後世所謂“某某撰文,某某書丹,某某篆(題)額”之類,不過是沿用了舊的說法,“書丹”實際上早就不是“以硃筆書碑文於石上”了。

既然如此,書家寫在紙上的文字,又是如何翻刻到碑石上去的呢?

經查,刊刻碑文,須先將磨好的碑面用濃墨全部塗黑,俟其幹後,用烙鐵把白蠟熔化,在墨上覆蓋薄薄的一層。然後,用熨斗將黃蠟或白蠟熔化,均勻浸洇在極薄的綿紙上,冷卻之後綿紙將變得如蟬翼一般透明。此時,將書寫好的碑文懸掛在窗前明亮處,以浸蠟綿紙覆其後,利用透視從背面來完成雙鉤(即沿字跡的邊緣用硃砂筆雙鉤出每個筆畫的輪廓)。這樣,原來書寫在紙上的碑文就被轉移到蠟紙上面。再將蠟紙覆蓋在塗有薄蠟的石面上,隔著羊毛氈用木槌反覆擊打,文字的雙鉤輪廓就會清晰的拓印在石碑上,以作下刀刊刻的準繩。因此,所謂“釘朱”,大概也不是“工匠按朱書鐫刻”,而應該是把硃色雙鉤字廓拓印在石碑上。

什麼是“湯蠟釘朱”

這些工序的名稱因時因地而很不統一。有稱“上墨”“過朱”“打樣”的,也有稱“影寫”“雙鉤”的。不過,燙蠟和釘朱確是其中最有技術含量的兩個環節。當然,具體操作起來,也還有其他一些變化,比如雙鉤後上石前還有“填朱”的,就是在雙鉤的筆跡輪廓裡面再用硃砂色填充,以求更加醒目。

上述這些做法都可以從文獻裡面找到佐證。明王世貞《弇州四部稿》卷一百三十四雲:“博取諸家藏真跡名刻,命好手雙鉤上石。”《續通志》卷一百六十八亦云:“河南鄢陵又刻《醉翁亭記》,謂得蘇軾手跡,雙鉤上石。”方以智《物理小識》卷八更有“刻碑法”,雲:“雙鉤過朱,難得入神。……向搨槌蠟,明如魫角,次捶油紙,若熟桐油重塗綿紙,久則茶洗,可用數年。”他的另外一本書《通雅》卷三十一說得更為詳悉:“曰臨摹,曰硬黃,曰響搨,皆學帖法也。臨謂置紙在傍學之,摹謂以薄紙覆摹,硬黃謂置紙熱熨斗上,以黃蠟塗勻,儼如魫角,毫釐必見。響搨謂以紙覆就明窗,映光摹之。……今之油紙摹帖,蓋硬黃之遺也。”這裡雖然講的是“學帖”之法,但移之說刻碑,亦未嘗不可。

至於碑石上面為什麼用“朱”不用“墨”,我們不得而知。有幾種說法,如碑石多青灰色,用墨晦,用朱則顯;又如“筆得墨則痩,得朱則肥,故書丹尤以痩為奇,而圓熟美潤常有餘,燥勁蒼古常不足,朱使然也。欲刻者不失真,未有若書丹者。”還有以為硃砂可以附著在白蠟上面,而水墨則不可。未詳孰是,存疑待考。

清代是金石鐫刻比較興盛發達的時期,成書於其間的《石頭記》,似乎很重視在石頭上鐫字。說到通靈寶玉時,就有這樣的文字:“那僧託於掌上,笑道:‘形體倒也是個寶物了!還只沒有實在的好處,須得再鐫上數字,使人一見便知是奇物方妙。’”這一次才子才女們的題詠,由貴妃娘娘親自“編次,敘其優劣”,並命人在大觀園勒石,以為千古風流雅事。如此皇恩浩蕩,賈府必求大手筆書寫鐫刻,使書文彼此耀美。因此,“湯蠟釘朱”,亦不失為大觀園一大盛事云爾!

本文原題《“湯蠟釘朱”釋義獻疑》,原刊於《紅樓夢學刊》2016年第2輯



轉載須徵得本頭條號作者同意,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什麼是“湯蠟釘朱”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