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貴”的經理人

類別: 新奇

“昂貴”的經理人無論是在歐洲還是美國,無論是那些拔得頭籌的大股東還是反全球化呼聲最高的人們,都同樣認為公司裡的高層經理人所獲得的薪水太高了。事實如此!上個世紀前半葉,所謂高階經理人的收入和中層員工的收入大約持平,然而20世紀80年代從美國開始,隨後迅速擴充套件到世界各地,高階經理人的薪水飆升,與中層員工的薪水差距呈現出天壤之別。產生的結果是底層員工工作一年的薪水只相當於其老闆工作一天的薪水……

大多數人認為自己知道其背後的道理。“貪婪”的執行長,在軟弱的董事會的慫恿下,用為公司節約最大化成本為誘餌,致使股東同意給自己支付鉅額薪水。然而,共有基金投資人以及普通員工的錢包卻沒有因為這一所謂的“利益最大化,成本最小化“而鼓起來。

更讓人跌破眼鏡的是,很多執行官的身價對於公司來說似乎並不是物有所值。鑲金的背景和學歷仍然無法掩蓋平庸的才能。美國公司管理委員會,去年經過調查後認同11家國際知名公司的管理上存在著致命的缺陷,這其中包括“AT&T”和“時代華納”等著名跨國公司。在這些公司裡,平均每個執行長被連續兩年支付至少150萬美金的高薪,然而公司的管理仍然不見起色。Robert Nardelli(前Home Depot CEO)離開公司時獲得的解僱費高達2100萬美金。Carly Fiorina(前惠普CEO,號稱商界第一女強人)被迫辭職時拿到的賠償金高達1800萬美金,其中包括解僱費216萬美金,儘管在她的自傳中她多次強調自己並不看中錢,但是前提是她拿到了大部分無法比肩的天價薪水。

難怪執行長的聲望與日俱下。根據彭博資訊(美國著名資訊服務,新聞媒體公司)以及洛杉磯時報去年的調查顯示,80%的美國人認為執行長被支付過高的薪水。華信惠悅(負責薪酬諮詢的美國總監)在對哈佛商學院二年級學生進行的調查中,三分之二接受調查的人對自己老闆的薪水持懷疑態度。而在這三分之二的學生中,90%的人擁有自己的公司。他們同樣認為自己的董事獲得了過高的薪水,然而滑稽的是,這些董事同時又是有權利決定僱傭CEO的人。

然而意味的之責高階經理人並不是最明智之舉。董事會缺乏管理能力並不足以解釋職業經理人的高薪。透過管理的本質,我們更應該看到的是經濟和公司在轉型過程中所產生的問題,這才是高薪僱傭職業經理人的根本原因。

不同國家都與職業經理人的薪金是不同的,但是美國仍然是最貴經理人產生的地方,並且遠遠高於其他國家。但是在過去的幾十年裡,所有的國家都呈現出同樣的趨勢:高層和底層員工的薪水差別越來越大。儘管公司一向向員工標榜“長遠發展”,但這似乎並不能解決普遍管理不善的問題。

過去15年最大的錯誤是給予員工過多的內部股票。這種做法花費昂貴同時毫無理由。看上去可以幫助員工合理避稅,但是事實上完全是對於牛市的頭腦發熱,而並不是執行長的良苦用心。即使是現在,仍然有很多高階經理人被指責非法操縱公司股票,為其個人謀求股票利益最大化。

然而也有人認為大多數人的看法是錯誤的。他們認為給予職業經理人股票的做法是合理的,因為這樣可以給予他們很好的經濟刺激,激發他們的才能,更好的為公司帶來利益。他們認為過去幾十年也不乏表現出眾的高階經理人,他們同樣擁有股票。

儘管支付給高階經理人高額薪水並不會導致一個公司的破產,但是還有其他的因素需要考慮。首先是動力。薪水的角色並不能讓執行長更努力的工作(因為他們大部分已經是工作狂了,不要命的工作,常常有至今進手術檯的情況),而是吸引更過更優秀的經理人的加盟。沒有高薪水的刺激,即使補貼再高,福利再好,也不足以吸引最優秀的人才。

給職業經理人的薪水同樣是局外人衡量董事會監管CEO力度的憑證。如果CEO拿到的薪水很低,那麼證明董事會對於CEO操控力度不佳,那麼CEO則可以自由的利用公司資產。

最後,高階經理人的薪水問題成了過去十幾年最為熱門爭論的話題,人們認為這不平等,高階經理人的高薪直接導致了底層員工的低薪。這將嚴重打擊公司員工的士氣,衍生各種各樣的不滿情緒,憤世嫉俗甚至是對公司領導層的不信任。

縱觀世界經濟體,很多國家已經開始主張公佈各級員工的薪水,使公司可以更透明化的管理。美國參議員CHARLES CRASSLEY還呼籲董事會切身進入公司的管理工作中,不要再“典當”自己的家產,把所有的寶全部押在僱傭職業經理人上面了。

所有這些讓商人們無所適從。他們覺得自己無法給公眾一個關於薪水合理的交待。“這是社會問題,而不是個人問題”哈佛商學院JAY LORSCH說。如果商會不做些什麼,那麼我們將獲多很多來自聯邦政府的壓力。

關於薪水的爭論是敏感同時複雜的。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員工,經理人,僱主之間的關係早已建立,誰知道下一個轉折點在哪裡呢?

Link

“昂貴”的經理人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