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生子女需要心理上的“第二次發育”

類別: 心理


近日,網路上曝出一系列父母想要生二胎,遭老大強烈反對的新聞。44歲的肖女士和丈夫努力一年之後如願懷上二胎,但是13歲的女兒百般不願意,以逃學、離家出走、跳樓等相威脅。在女兒嘗試用刀片割手腕後,懷孕13周零5天的肖女士不得不含淚到醫院終止了妊娠。無獨有偶,家住瀋陽鐵西區的李女士自從有了二胎,大女兒賴在奶奶家半年不肯回家,竟還改口管奶奶叫媽媽。如何讓姐姐接受弟弟,成了現如今李女士一家最大的難題。另一案例是,母親欲生二胎向老大寫下愛的保證書。類似獨生子女自私自利的案例從1980年以來不可勝數。這反映了一個無情的事實:獨生子女新生代開啟了德性的大私之門。不懂手足之愛、不明手足之情,何來社會層面的仁愛團結?!

當然不能否認,也有一些獨生子女是歡迎弟弟妹妹的,但從主流來看,獨生子女老大怕老二分父母之愛的“一杯羹”這樣的失寵心理可謂普遍。頗有一些獨生子女已經習慣於“唯我獨貴”的地位和感受,形成一種思維定勢和獨享之愛的理解。

從倫理的角度看,人口問題不僅是人數問題(分人口數量的生態平衡問題),而且是人心問題,倘若人心不古,道德遠人,情何以堪?家可以繼?國何以壯?上述案例說明“獨生子女”的道德破綻已經初露端倪,獨生子女政策已經大顯弊端。

中國文化重視親子關係和家世綿延,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傳宗接代、養兒送終是傳統生育文化的核心價值取向。獨生子女政策使得一個個獨生子女成為千家萬戶無奈的“被選擇”,中國的父母是如此愛自己的孩子,這唯一的孩子必然成為他們心中的至寶,成為愛的中心和焦點。這樣,在溺愛的獨生環境中,其中有不少成了“愛”的犧牲品,成了“唯我獨尊”、性格乖張任性、獨享父母和長輩之愛的小皇帝、小公主,從而形成了一種以自我自大自私為主要特徵的獨生子女文化。

美國心理學家霍爾一百多年前就斷言:獨生子女本身就是一種“病”。結合中國廣泛出現的“獨生子女綜合症”,可以說由於獨生子女普遍缺乏兄弟姐妹的手足親情,其心性和道德已經出現大問題。獨生子女政策使得長輩之愛無所適從、容易出偏,也在成長生態上極不利於獨生子女的全面發展,所見普遍的是獨生子女的片面發展甚至畸形發展。或許可以說,獨生子女政策意料之外地開啟了一扇“大私之門”——獨生子女政策種下了“唯我獨尊”的文化基因,獨生子女新生代身上隱伏的潛在道德問題、和諧問題和發展問題是不可忽視的。

早日廢除獨生子女政策固然是“釜底抽薪”的一種舉措,但是獨生子女文化已經在1.5-1.8億獨生子女人口中形成和蔓延,於家於國皆大不利。中國已經進入超低生育率陷阱,即便取消政策性獨生現象,也依然會存在大量的意願性、選擇性獨生子女現象。單獨家庭可生二孩政策“遇冷”背後的原因通常認為要過身體關——是否懷得上,經濟關——是否養得起,住房關——房子是否夠大,老人關——老人能否幫助,殊不知還要過孩子關——老大是否高興,這種現象匪夷所思,也恐怕是中國獨有的一種歷史現象。無論如何,強制性或者誘導性獨生子女政策不應該繼續了。

古今中外,獨生子女從來不曾像中國那樣大面積地出現,這是風險和代價巨大的社會實驗。獨生子女天然缺乏愛的共享和合作的“成長生態”,必然導致孩子人格的扭曲和道德的缺陷。所以,西方學者提出了兩個孩子的家庭是“合適之家”的觀點,生育至少兩個孩子應該是普遍適用的生育倫理底線,中國也不例外。作為社會主流的生育價值觀,傳遞給千家萬戶的也應該是這樣家庭友好、孩子友好和老年友好的資訊和價值。

對於老大排斥老二的家庭,需要幫助老大走出“獨生子女的角色困境”,一些孩子不願意從心理上放棄昔日獨生子女角色所帶來的萬千寵愛集於一身的榮耀和感覺,所以他或者她對於因為弟弟或者妹妹的到來導致“獨生子女待遇”的喪失感到憤怒和無奈。只要老大走不出過去的“獨生子女角色”,老大就會表現出對父母之愛的獨佔傾向,對老二的排斥就不會消除,甚至引發孩子之間的爭鬥和衝突。所以,有了二寶的家長要注意了,要幫助老大在心理上的“第二次發育”即“包容性成長”,讓其以非獨生子女的眼光來重新看待自己,善待老二,學會真正的愛,這是單獨二孩家庭和我們的社會面臨的新課題。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獨生子女需要心理上的“第二次發育”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