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與醜惡合作

類別: 心理


前幾天看了一部影碟,《甘地傳》。甘地使印度擺脫了殖民統治,被印度人民被尊為聖雄。歷史學家評價說,甘地不是一個王國的統治者,沒有任何官銜,沒有個人財產,也沒有卓越的藝術天賦或者科學研究的能力,但是,這個身材矮小的印度人卻幾乎以一人之力打敗了強大的大英帝國,贏得了全世界的尊重。愛因斯坦十分崇拜甘地,他說:後世的人也許不會相信,在這個星球上曾經走過這樣一副血肉之軀。配得上愛因斯坦如此評價的,人類歷史上能有幾個人?



甘地將英國人從自己的國土上趕出去,用的武器是和平、非暴力、不合作三個原則。嚴格地說,這都不是武器,但它們的力量卻比任何武器都要強大。甘地第一次說出這些原則的時候,英國人笑了,彷彿在嘲笑一個小孩威脅大人說“我不跟你玩了”。看影片的人,如果不知道最後的結果,也會嘲笑甘地的天真可愛:大英帝國的堅船利炮,豈是你非暴力不合作就能將它戰勝的?可最後的結果是,英國人敗了、走了,印度人贏得了獨立。



在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運動中,有一些急躁的印度人也使用過暴力。雖然也是被逼無奈,但這樣做恰好幫了英國人的忙:你搞非暴力,我一點辦法都沒有;你如果搞暴力,那正好給了我出兵鎮壓、拘捕領頭人的口實。幸好甘地及時出面制止,才避免了更糟糕的結果發生。所以,那些使用暴力的印度人,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被稱為敵人的“合作者”。



甘地的辦法,即非暴力不合作,也可以用在個人的人際關係中。一位二十歲的女孩告訴我,她和她母親的關係非常不好。每次因為一點小事,一方指責另外一方,被指責的不服氣,就開爭吵起來並迅速升級。我聽了以後對她說,你和你母親“合作”得很好啊,就像乾柴與烈火的合作:要麼你是烈火,她是乾柴,你一點她就著火;要麼她是烈火,你是乾柴,她一點你就燒起來。

很顯然,她從未從合作的角度來看待她和母親的爭吵,所以聽了我的話以後,她愣了好一會兒,然後說:你是不是說,我們任何一方不在吵架上跟對方合作,架就吵不起來了?我反問道:有一方不合作,那還叫吵架嗎?



在學校或者工作單位,如果我們仔細考察那些互相可以稱得上是“冤家”的人之間的緊張關係,就會發現,他們不僅僅是冤家而已,他們還是衝突上的很好的搭檔、夥伴、戰友和合作者。他們在情感上聯絡的非常緊密,一個人生了氣,另一個人絕對高興不起來;一個人攻擊對方的時候,另一個人絕對會馬上回應,就好像是兩個打乒乓球的運動員一樣,配合的天衣無縫。



我們可以看到,這絕不是令人愉快的“合作”。在這樣的“合作”中,兩個人相互牽制著,人怒我怒,人悲我悲,都失去了人格的獨立和人生的自由。



就像國家的獨立自主最為可貴一樣,個人的人格的獨立,也是人生在世最為要緊的東西。在人際交往中,每個人都可能面對醜惡,不管是無意的還是有意的醜惡,如果我們被那些醜惡左右,或者以醜惡對醜惡,那就失去了人格上的獨立性。能夠保留獨立人格的做法是,選擇不與醜惡合作,依然走自己該走之路,享自己可享之福,讓那些醜惡見不到我,而去見鬼去。



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不與醜惡合作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