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在人群中,才能認識自己(二)

類別: 心理
但劉太不理解這一點。劉濤說,這是讓他最難過的。每當劉太一邊寵愛妙妙一邊對虎子投過不耐煩的眼神時,他就想起了自己小時候,媽媽一邊寵愛弟弟一邊卻冷落他的情形。因此,當那次和太太發生衝突後,他失去了控制,因為當時的那種情形和他的童年實在太相像了,“我小時候,沒有人保護我,但現在,我可以保護虎子。”——Psy525.cn
也就是說,他可以保護自己心中的那個受傷的小男孩了。——525心理網
除了弟弟劉洋和劉濤自己,其他人很難理解劉濤的心情。因為,劉濤的事業非常成功,而且兩個兒子又那麼爭氣。按說,他的自我價值感應該很高才對,但劉濤的內心深處,其實仍然非常自卑。
他認為自己很難看
劉濤說,恰恰是因為那麼自卑,他才拼命工作,目的就是為了不讓別人看不起他。不過,這種自卑並非源自貧窮,而是源自愛的匱乏。只要還沒有獲得充分的愛,他的這種自卑就很難消失。
在和我聊天時,劉濤回憶起了一個夢。
那是20多年前的事了,經過一般人難以想象的拼命工作後,他的事業有了起色,並在香港的居住地附近有了一點小小的名氣。一次,他參加朋友的一個婚禮,看到伴娘非常漂亮,“就像是公主一樣,我一下子有了情迷意亂的感覺。”
當天晚上,他做了一個夢,夢見那個伴娘變成了一個妓女,並被他帶到一個破敗的房子裡,然後他強迫她和他發生了性關係。
這個夢,也典型地反映了劉濤的內在的關係模式。儘管已算是事業有成,但他仍是一個自我評價很低的男人。看到他喜歡的女孩後,他渴望她,但卻覺得自己配不上她。所以,他在夢中要把她變成一個低賤的妓女,因為那樣一來,兩個人就般配了。
我向劉濤講了這個觀點,他恍然有所悟地說:“反過來說,如果我自我評價很高的話,看到像公主一樣的女孩,我會在夢中把自己變成王子,那樣一樣是很般配了?”
的確如此,自我價值感高的人,無論他的現實狀況如何,他都會在夢中把自己想像得更有價值,而自我價值感低的人,無論他的現實狀況如何,他都會在夢中把自己想像得很卑微。
“這和別人沒有關係,是你自己的事兒。”我對劉濤強調說。
“對,只是我自己的事兒。自我價值感低,我會把那女孩夢見是妓女;自我價值感高,我會夢見自己是王子。”劉濤說。
接著,他繼續引申說:“打妙妙,也和妙妙無關,和我太太無關,和虎子無關,都是我自己的事兒……不過,太太要是理解我,這事也不會發生。”
“要是媽媽小時候和寵弟弟一樣寵你,這事更不會發生了。”我說。
聽到這兒,劉濤一下子明白了,他哈哈大笑說:“你在諷刺我,說我把太太當成媽了。”
我們的心靈常玩“刻舟求劍”的遊戲
這是所有重要的關係的奧祕,除非我們把某人當成我們的內在的關係模式中的某個人,否則我們不會對一個人或物產生那麼強烈的情感。
妙妙漂亮可愛,其他人喜歡它,劉濤也一樣喜歡它,這或許是出於天性,畢竟人皆愛美。
但是,這是一般的情感。而像虎子,儘管又難看又髒,但因為劉濤和它產生了認同感,於是對虎子的情感一下子遠遠超出了妙妙。
甚至,劉濤對太太的選擇,也一樣有同樣的道理。可能,他就是要選擇一個和媽媽有點像的女人,她一樣會愛美忌醜。愛上並選擇這樣的女人做自己最親密的配偶,也是因為劉濤渴望在這個像媽媽的女人身上,彌補自己童年的缺憾。
但反過來講,劉濤的這種心理過程,和太太沒有關係。因為,這是一種心靈的刻舟求劍。劉濤是在和媽媽的關係中受到了傷害,但他不去那裡尋找答案,卻到和太太的關係中尋找補償,這是對太太的一種不公正。這種刻舟求劍,註定難以實現。
不過,我們的生命中有太多的刻舟求劍的事情。並且,成年的關係中,和童年的關係模式越像,我們的情感就會被激發得越厲害,而我們也就越有機會弄清楚自己。因為這時的情感被激發得特別厲害,與我們童年受傷時的感受,就非常接近了。
這個時候,我們要提醒一下:你又回到過去了。
譬如,假若劉濤這樣提醒自己一下,他會懂得,看到虎子時,他的那種同情感,其實就是他的“內在的小孩”向外的投射。不是虎子渴望得到那種同情,而是他的“內在的小孩”渴望得到同情。
假若在那次衝突中,劉濤能這樣提醒自己一下,他會懂得,他對太太的那種憤怒,其實就是對媽媽的憤怒,而他對妙妙的嫉妒和憤怒,其實就是對弟弟的嫉妒和憤怒。
假若他能做到這一點,那麼這次衝突,以及這個複雜的關係,就成了他心靈成長的重要兵器。藉由現在這個複雜的關係模式,他可以清楚地理解自己童年時的複雜的關係模式。這樣一來,他的情感被觸動的那一刻,也是可以修復自己的最佳時機。
我們很容易把成長的責任推到親人身上
在心理治療中,一旦來訪者將心理醫生視為自己童年時的關係模式中的重要人物,他的強烈情緒也會被喚起。這個時候,無論來訪者是悲傷、內疚、憤怒還是仇恨,心理醫生都會明白,這是怎麼回事。於是,心理醫生只會給予來訪者愛與寬容,而不是像他童年時的重要人物一樣,回以他傷害。這樣一來,來訪者的心結被化解,而治療效果就產生了。
換過來說,假若劉太能理解丈夫為什麼那麼寵虎子,並跟著丈夫一起寵,但同時也一如既往地寵妙妙。那麼,劉太就是最好的心理醫生,劉濤的心結就會得到極大的化解。
不過,除了心理醫生,我們不能指望別人為自己的情緒負責,而劉濤則不能指望太太為自己的情緒負責。這個時候,假若你渴望理解自己改變自己,那麼重要的不是抱怨別人希望別人為自己改變,而是反省自己,“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我把他當成了誰?”“這和我以前有什麼相像的地方?”
通過這些反省,一個重要的親密關係就會成為最好的鏡子,幫助我們看清自己,並最終走向改變。
具體到劉濤身上,他藉由這次反省,明白了自己很多事情,他開始懂得,他以前是渴望太太能按照他的願望發生改變,那樣他會很舒服。但是,他指望太太改變,那就是把自己成長的責任放到了太太身上,而結果會讓太太感到壓力,並且太太一定會抵制他的要求,因為她不能為他負責,她只能為自己負責。
反過來,劉太也有類似的要求。這個親密關係一樣也喚起了她內心深處的一些聲音,她也渴望丈夫能按照她的設想去改變,那樣她也會很舒服。但劉濤拒絕這麼做,因為他一樣也不能為她的成長負責。
這是一個普遍的心理學道理。重要的親密關係,是我們生命中的拯救者,遇到一個真心愛自己的人,那是生命中最有價值的事情。
不過,我們許多人都沒有從這種親密關係中獲救。相反,我們很容易毀掉親密關係,甚至還彼此仇恨。並且,越親密,就越仇恨。
之所以淪為這種局面,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們把自己成長的責任放到了對方身上。以前,在原生家庭沒有得到的,現在希望從配偶身上得到,但這給了配偶太大的壓力,並幾乎清一色地會被配偶所拒絕。於是,我們的生命就只是在簡單的重複,童年的痛苦到了成年又重演了一遍,而改變卻未發生。
每一次迷戀都是認清自己的最佳時機
26歲的阿永寫信說,他和女友相愛3年了,每次發生矛盾,女友都會不理他,他打電話、發簡訊、寫電子郵件,她都只是沉默,而拒絕進行任何迴應。這時候,他就會非常痛苦,因為他“最怕沉默”,於是每次都是他主動認錯。只有當他認錯後,她才會繼續和他說話。
對此,阿永感到痛苦至極,他在信中寫道:“我小心翼翼,生怕犯一點小錯就徹底失去她,所以每次都是我忍不住要認錯。我渴望女友能改變這種方式,不要總用沉默對待我,那樣我太痛苦了。”
這也是一種刻舟求劍。女友小小的沉默,就給他帶來那麼大的痛苦,那只是因為,他童年時被媽媽傷害得太重了。
原來,阿永4歲的時候,父母離婚,他跟著爸爸。每當他說想見媽媽時,爸爸會帶著他去見媽媽,但媽媽拒絕見他們父子,且也是沉默著不說任何理由。這給阿永幼小的心靈留下了很深的創傷。
我回信問阿永,他是否曾覺得,媽媽和爸爸離婚,是因為他犯了錯?
阿永的第二封信回答說,是的,他還想過,如果有機會向媽媽認錯,或許就可以見到媽媽了。
 顯然,他童年時和媽媽的關係,現在也展現在他與女友的關係中。女友一生氣就沉默,就像小時候媽媽的沉默一樣;他每次都忍不住向女友道歉,就像想向媽媽道歉一樣;他如此害怕失去女友,其實害怕重複失去媽媽的痛苦……
那麼,阿永應該怎麼辦?
最好的辦法不是急著去改變,更不是說服女友改變她對待他的方式,而是藉著這個機會去理解自己,明白自己的這種感受是從何而來,並告訴自己,這麼強烈的痛,並不是女友給的,而是媽媽過去給自己的。
我們應切記一點:愛不是為了幸福和快樂。愛首先是為了強迫性重複,假若你和某個異效能完美地再現你的“內在的父母”與“內在的小孩”的關係,那麼你一定會強烈地迷戀上這個異性。迷戀他,是為了修正你內心的關係模式,是為了彌補你童年時的一些痛苦。
所有重要的關係,都有著這種強迫性重複的含義。尤其是,你越在乎一個關係,你的那個內在的關係模式就越會淋漓盡致地展現在這個關係上。
這個時候,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把這個關係當作一面鏡子,一面幫助你認識自己並重新整理自己的鏡子。
如果能做到這一點,那麼無論這個關係看似多麼糟糕,你其實都獲得了無比重要的成長的機會。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只有在人群中,才能認識自己(二)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