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打產婦事件”豈是“刺激公眾仇官情緒”了得?

類別: 心理
( 來源:光明網原標題:《“暴打產婦事件”說到底還是權力撒潑》作者:龍敏飛)



5月30日,網曝雲南省財政廳法制處原處長黃欽明在紅河州建水縣西莊鎮張家花園景區遊覽時,要參觀一產婦和嬰兒休息的房間,產婦拒絕後遭黃欽明一行兩人暴打。雲南省紅河州州委宣傳部部長伍皓個人認證微博稱,打人者是黃欽明族人,傷者家屬是借黃的幹部身份刺激公眾仇官情緒。(6月1日《新京報》)——Psy525.cn

退休處長暴打產婦的新聞一出,立馬掀起社會的熱議以及公眾的質疑。網友紛紛批評,“暴打產婦還有沒有人性?”“這怎麼下得了手?”……類似的質疑與批評隨處可見,而此事也迅速發酵成為一起公共事件。——525心理網

在眾聲喧譁之下,當地理應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以止息輿論的紛爭。此時,當地迴應稱,打人者是黃欽明族人,不是黃欽明本人,傷者家屬是借黃的幹部身份刺激公眾仇官情緒,言外之意便是被打者家屬以及公眾小題大做了,但真的如此嗎?

一則,打人者既然是黃欽明族人,那麼公眾權且相信這是真的,那麼問題來了,如果黃欽明只是一個普通百姓,從來都沒有當過官,那麼他的族人有沒有這樣的牛氣與底氣?

黃欽明族人打人一事,黃欽明本人也在現場,這就足以說明,此事自一開始,就是一起有著權力撐腰的事情,那麼審視此事便不可能離開權力本身。可以肯定的是,無論黃欽明自己有沒有動手參與,都不影響這是一起“以權欺人”的惡性事件。

二則,當地迴應稱,傷者家屬是借黃的幹部身份刺激公眾仇官情緒,問題是,仇官情緒從何而來?這說明,現實生活中,的確存在一些有權之人欺凌百姓,這才有了仇官情緒。

而退休處長暴打產婦這樣的事情一出,公眾也立馬接受與相信,這同樣說明,之前有不少官員手中的權力的確是很任性的,不少人都是受害者,所以面對類似的事情時,一種感同身受的弱勢感讓他們站在了一起,一起向權力“亮劍”。就此來說,仇官情緒從來都不是掀動的,而客觀存在的。

更何況在此事上,除卻黃欽明有沒有打人之外,同樣還有不少令人氣憤的地方,如來傷者家屬家裡談賠償的都是臨時工,誠意何在呢?如警察的說法是打人者年紀大了拘留不了,最好調解,如果沒有官員身份,警察也會如此嗎?再如,傷者家屬稱賠償3萬元,對方卻聲稱三五百元就夠了,不行就走司法程式,為何如此傲慢呢?而直到媒體曝光,才有鎮領匯出來打官腔……

種種細節足以表明,打人者對公眾權利的傷害是毫不在意的,的確給每一個人一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感覺。可以說,不僅是暴打產婦這起事件本身,還有相關人員的善後,都是沒有半點悔意與誠意的,為何會這樣呢?說到底還是權力撒潑。

就此來說,對於此事,當地官員沒有必要急於為打人官員或打人官員家屬辯解,而應及時反思對權力的監管有沒有到位。畢竟,仇官情緒從來都不是刺激起來的,而是官員行徑不妥造成的。就此事而言,無論打人者是官員還是官員家屬,當前社會對官員的質疑都不過分,而置於更廣闊的視野,自然是將權力以及權力的溢位效應都監督好,不然,便是沒有贏家的博弈—公眾權利受到損害;官員任性害人害己。

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暴打產婦事件”豈是“刺激公眾仇官情緒”了得?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