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願升官”背後的貓膩

類別: 新奇

6月16日的《中國紀檢監察報》,以《腐樹挪窩與馬桶效應》為題,報導了山東省萊蕪市醫藥公司原黨委副書記、總經理張敬貴,得知省醫藥集團黨委決定將他調離的訊息後,脅迫公司中層以上管理人員“集體上訪”、聚眾鬧事,迫使上級改變決定。

張敬貴為何不願意調動?據報導,他被組織調查後說:“我在貴都商城、中信醫療裝置公司佔有大量股份,每年有大量的分紅利益,如果服從組織決定離開萊蕪,會影響我在市醫藥公司及下屬單位的既得利益。另外,市醫藥公司及下屬單位有鉅額的隱藏利潤,設有小金庫,我如果走了,這些問題會暴露。”《中國紀檢監察報》對此評價:作風不廉潔的領導幹部,好比一棵腐樹,根不固,枝不壯,葉不茂,一旦提拔或調離,很容易出現一挪窩就死的現象。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梳理公開報導發現,在落馬官員中,”拒絕升官“的案例並不少見,一部分官員繼續留任是不願放放棄在原崗位上的撈錢機會,不少人前腳剛到新單位報導履新,後腳就暴露自己在老崗位上的各種貪腐醜行。

張靜貴

侵吞國有資產拒絕到省裡工作,辦公室換門鎖趕走新書記

“不願升官”背後的貓膩

2002年2月,38歲的張敬貴被提拔為萊蕪市醫藥公司總經理、黨委副書記。2006年6月,他決定由萊蕪市醫藥公司中層以上人員投資成立貴都商城,2008年4月向出資人實收資本時,他出資169萬元,控股51%。2013年3月,張敬貴又與班子成員及公司下屬的萊蕪益壽堂醫療器械公司員工共同出資,成立萊蕪中信醫療裝置科技有限公司,併成為第一大股東。貴都商城所用的樓由萊蕪市醫藥公司投資3000多萬元修建,儘管合同上標明年租金96萬元,但張敬貴只是安排人“走走賬”而已,幾乎是無償使用國有資產。張敬貴把這兩個公司當作自己的“錢袋子”,不僅從中分紅277.48萬元,他個人購買房屋、攝像機、字畫所花的33萬多元也在這兩家公司報銷。

2014年3月,張敬貴等人又瞞天過海,隱匿山東益壽堂公司和萊蕪益壽堂公司4100多萬元的利潤,通過評估稀釋國有股權,僅以542萬餘元的低價將國有股權購入。此外,他還採取把國有資產低價轉讓、低價出租給自己持股的企業等方式,造成2000餘萬元國有資產流失。短短几年,萊蕪市醫藥公司的資產和業務逐步被轉到由張敬貴持股的公司。至2014年底,萊蕪市醫藥公司名下的國有企業變成了負債6100多萬元的空殼。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2013年3月,省醫藥集團任命張敬貴為省醫藥集團公司總經理助理,但他多次在公開或私下場合向其心腹表示不願離開萊蕪,他曾在公開場合說:“我和集團那些人尿不到一個壺裡。”

在其暗示唆使下,他的心腹干將脅迫利誘公司中層以上管理人員60餘人到省國資委“上訪”。公示期結束的當天上午,部分管理人員帶領40餘名職工又聚集到省醫藥集團公司鬧事,要求馬上撤銷對張敬貴的任職決定。最終,省醫藥集團從穩定角度考慮,決定張敬貴繼續留任萊蕪市醫藥公司總經理。

2013年5月,萊蕪市醫藥公司黨委書記退休,省醫藥集團公司黨委新任命一名同志出任萊蕪市醫藥公司黨委書記、副總經理。張敬貴趕忙召集心腹開會,暗示他們阻撓這一任命決定,宣佈任命決定的領導和新任黨委書記被迫返回省城。其後近兩年的時間,張敬貴安排人阻止黨委書記進單位大門、趁書記外出將其辦公室門鎖換掉,迫使省醫藥集團將黨委書記調回去另行安排工作。

2015年12月,張敬貴因嚴重違紀被立案調查,37天后,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曹鑑燎

為能繼續留任斂財,讓村民聯名寫信挽留

“不願升官”背後的貓膩

今年1月,廣州市原副市長曹鑑燎涉嫌受賄案在深圳中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為官近30年的曹鑑燎,歷任鎮黨委書記、三個區“一把手”,又官至廣州副市長,在新城開發、舊城改造中濫用權力瘋狂斂財,涉案金額高達近3億元。

“小的不貪貪大的。”在接受審訊時,曹鑑燎直言不諱地說。在長達20多年的貪腐歷程中,曹鑑燎始終不忘“按經濟規律辦事”,甚至為此三番五次拒絕組織提拔。

在沙河鎮任黨委書記、鎮長期間,有關部門幾次想調他上天河區,曹鑑燎竟表示“不願意”,因為鎮領導位子“含金量”更高。

早在1992年,香港老闆範某找到時任沙河鎮黨委書記的曹鑑燎,希望獲得原沙河鎮政府所在地塊的開發權。曹鑑燎欣然允諾,事後範某給曹鑑燎送了200萬元人民幣。此後,在廣州市規劃開發珠江新城的過程中,由於鎮一級幹部有很大自主權,可以通過協議轉讓方式靈活出讓村集體土地,曹鑑燎更不願因提拔調動失去斂財機會。

有冼村村民回憶說:“20多年前,為了能繼續留任斂財,曹鑑燎通過下屬讓我們聯名寫信挽留他,當時不懂什麼意思,現在想來真是荒唐。”事實上,後來,直到發現在天河區任職“賺錢”機會更多,曹鑑燎才接受了提拔。

2011年12月任增城市委書記後,曹鑑燎繼續如法炮製,在舊城改造中“參股”開發商的專案,併為其改規劃、提高容積率。知情幹部透露,就在案發前兩週,曹鑑燎還主持會議研究決定,一次性出讓“三舊改造”土地20多塊。相關部門初步查明,曹鑑燎涉嫌收受他人錢物摺合人民幣7000多萬元,另有2億多元的涉案金額。

“小官鉅貪”

國土小吏從科級提拔為副處竟不願升遷

廣州“國土小吏”、住房保障辦公室徵收儲備處原副處長黃華輝曾負責土地徵收、拆遷補償的工作,在土地收儲、舊村改造等領域工作多年,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2014年夏天,黃華輝被局裡由科級官員提拔為副處長,但出乎意料的是,黃華輝不願意升遷,並提出辭職,此反常舉動引起反腐機構懷疑,隨後不久,其被免去廣州市住房保障辦徵收儲備處副處長職務。

此後,番禺檢察院向媒體透露,黃華輝涉案金額高達8900多萬元,在科級幹部腐敗案件中貪腐規模較大。據報導,黃華輝主要從舊村改造中“斂財”,他通過提前獲悉政府改造城中村的計劃,與村幹部談條件購買宅基地,待改造時獲取政府鉅額賠償金,並通過加建層數、住改商等,將政府補償金的獲利金額達到最大化。

“黃華輝所在的廣州市土地開發中心的土地開發與整理工作,與土地實物收儲和土地收儲專案的報批、工程招標、徵地拆遷等密切相關,是土地出讓前的重要一環,收儲和徵地的價格、專案能否審批等關鍵環節都需要做通這些部門的工作。”廣州市國土系統人士對其評價道。

今年3月,黃華輝受賄案開審。據檢方指控,黃華輝在2005年至2014年期間,共多次非法收受三人賄送的款項人民幣8891萬元。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特別注意到,另據證人證實,黃華輝從2008年開始辦理移民美國的事項,先後共花費了400多萬元,直到案發都沒有成功。目前,本案尚未宣判。

學校“清水部門”

副科長冒領63萬助學金,怕敗露不願升文藝部主任

河南安陽職業技術學院學生科副科長嚴進,在近5年時間裡,累積冒領386名學生合計63.2萬元國家助學金。

在安陽職業技術學院學生眼裡,嚴進是名“熱情的好老師”,每屆新生入學,作為學生科副科長的嚴進總會積極鼓動全體新生申請貧困生國家助學金,讓學生準備各項材料,幫助每一名學生爭取助學金。然而,他所做的這些事背後原因卻是“無利不起早”。

根據國家相關規定,學生一旦助學金申請成功後,每名貧困生每學期可以領到750元的助學金,四個學期合計3000元。由於各種原因,職校高中專學生中途轉學、退學率相對較高,讀至一半便半途而廢的學生屢見不鮮。嚴進正是利用職務之便,隱瞞這些學生轉學或退學的資訊,由自己則繼續冒領這部分學生的助學金。

為了手段更隱蔽,每學期末,嚴進都以“方便管理”為由,將這些助學金統一親自代領,扣除已退、轉學生的那部分助學金,再將資金轉交給各班班主任發放。

據媒體報導,學生科一直被視為“清水部門”,屬於學校的基層管理崗位中“並不算好”的差事。嚴進卻表現出很大的熱情,不僅將工作做得井井有條,甚至還拒絕職務升遷的機會。

然而,這背後真實的原因是,他在這個崗位上發現一處只有自己知道的“米缸”。因為“清水部門”無人問津,無人監管,恰恰為其在這個“小領地”貪汙自肥提供了便利。

意外的是腐敗小黑箱因2011年安陽市職業技術學院整合重組被打破。因安陽市的職業中專、技校和藝校等六所學校合併為一所綜合性中等職業技術學院,這時,嚴進有機會升任學院文藝部主任。面臨職務升遷,但嚴進卻擔心,一旦離開現在崗位,自己冒領助學金事情敗露,他選擇不願意升遷。然而“紙包不住火”,因上級部門助學金髮放和學校的系統記錄無法對應,他的貪腐行為最終還是暴露了。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報記者許騰飛校對:陸愛英

轉載須徵得本頭條號作者同意,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不願升官”背後的貓膩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