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口效應:“咦?我剛剛想幹什麼來著?”

類別: 心理

我們一定都有過這樣的經歷:準備去房間或者上樓拿某樣東西,結果在走進房間的一瞬間突然腦子斷片,忘記了自己到底是準備幹嘛,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個房間;或者有時候開啟冰箱,伸出手之後卻忘了自己本來要拿什麼;在與朋友交談時,也會突然忘了自己本來想說什麼,“咦我剛剛想說什麼來著?”朋友也會一臉懵逼:“我怎麼知道你想說什麼!”。我們很容易把這種情況歸咎為記憶力下降或者年齡增大,更敏感一點的人在頻繁地出現這種現象的時候還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Psy525.cn

好訊息是其實這跟我們的認知和記憶並沒有很大的關係,與年齡也不相關,我們需要怪罪的是門——研究發現在走進房間通過房間的門時,這個門清空我們的大腦,從而導致了我們的“失憶”。這個效應就叫做門口效應(Doorway Effect)。門口效應揭示出了一些重要的細節,讓我們知道思維是如何組織起來的。理解這個現象或許能夠讓我們學會享受這些暫時失憶的瞬間,而不再是一味地感到怨惱(儘管它們確實依然很讓人煩心)。——525心理網

我們思維的一些特徵或許可以用一個女人和三個泥瓦匠的故事來進行形象地解讀。這個故事是這樣說的:

有一次,在泥瓦匠午休的時候,這個女人問第一個泥瓦匠:“你今天都做了些什麼?”“我把一塊磚砌到另一塊磚上,”第一個泥瓦匠嘆氣道。“你今天都做了些什麼?”她問第二個泥瓦匠。“我在砌牆,”他直截了當地回答道。但當女人問第三個泥瓦匠時,他驕傲地回答道:“我在建造一所教堂!”

或許,這個故事給你的啟示是應該要具備全域性觀念,但對於心理學家來說,這則故事最重要的價值在於:人的每一個行為都應該從多個層次來進行考量。第三個泥瓦匠對於他們日常工作的觀點最鼓舞人心,但如果他不像第一個泥瓦匠那樣知道如何一塊一塊砌好磚,沒有人能夠建起一座教堂。

我們每一天、每一個計劃都在這樣的三個層次上搖擺不定——從最高層次:我們的遠景和雄心、到計劃和策略,再到最低層次:具體的每一個行動當一切進展順利時,我們會把我們的注意力放到我們的目標及我們該採取的行動上面。如果你是一個熟練的司機,那麼你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把控方向盤、方向指示燈和車輪,這時你就有餘力把注意力放到一些別的事情上去,比如思考走哪條路或者和車上的其他人交流。當事情不是那麼熟練的時候,我們就需要將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我們正在處理的事情的細節上去,並且把我們的思維從遠大圖景中抽離片刻。因此,當車開到一個擁堵的岔口或者引擎開始發出古怪聲音的時候,對話往往會中斷。

我們的注意力會根據行動的層級上下浮動。這種方式讓我們能夠執行各種各樣複雜的行為,也能讓我們在不同時間、不同的地點或者要求採取不同行動的情況下,有目的地執行一個清晰明瞭的計劃

而當我們的注意力在不同層級之間浮動時,“門口效應”就會出現。

設想一下,我們準備上樓拿鑰匙,但是當我們剛剛走進臥室,就忘記了我們是來拿鑰匙的。在心理上講,我們的最初計劃(“拿鑰匙!”)早在執行這個必要措施(“去臥室!”)的途中就已經被忘得一乾二淨。或許這個計劃本身也只是一個更大計劃(“準備好出門!”)中的一部分,然後還有更大、更長遠的計劃(“去工作!”、“保住我的工作!”、“成為一個高效率且負責的好市民!”或者其他)等在後面。每一個層次的計劃都需要某種形式的注意力

某一個時刻,取鑰匙的願望會浮現在你的腦海中,你需要排程一個複雜的行動等級架構,並且在你注意到這件事的時候,它就已經變成了一個計劃,但緊接著你又會開始下一個計劃。(打斷你思路的有可能是走去臥室這個行動,也有可能是思索著誰又把衣服扔在樓梯上,還有可能是想著等你去工作了你需要做些什麼,抑或是生活中無數其他的瑣碎小事)。

我們的記憶,還有我們的目標都處在一張相互關聯的網上。這張網可以是記憶形成的物理環境(比如當我們重返童年時代的家園時,會有一大波此前遺忘的記憶洪流向我們湧來),也可以是記憶形成的心理環境(比如當我們正在考慮一些事的時候,另一些與此相關的事情可能在不經意間就闖進了你的腦海)。

“門口效應”之所以產生是因為我們所處的物理、心理環境都發生了變化——來到不同的房間,想著不同的事情。它為我們提供了一個管窺全豹的機會讓我們明白了自己是如何協調複雜的行動、將計劃和行動匹配起來,讓我們能夠一磚一瓦地搭建起生活的教堂

那回到原來的房間會不會讓我們的記憶恢復呢?有心理學家做過相關的研究,答案是並不太能

不過,總而言之,當我們遇到這種情況時,不用擔心,告訴自己這是正常的就好啦。

525心理網,中國心理諮詢第一品牌!
[轉載請註明來自525心理網和本文連結,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門口效應:“咦?我剛剛想幹什麼來著?”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