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狗人士高速路上截獲2000只狗 如何安置成難題

類別: 寵物

灤縣攔狗事件再升級 志願者在遷安又攔下4輛車

經多方協商,志願者3日在河北灤縣截獲的犬隻大部分已被領養或送往安全的地方安置,至昨日下午,灤縣服務區在志願者的清理下已恢復原貌。而前晚,志願者在遷安又截獲了4輛運狗車,他們把近2000餘隻狗轉進遷安一廢棄養殖場。目前狗的分流以及衛生成為最嚴峻的問題。

灤縣服務區漸復平靜

昨日上午,北京晨報記者在京哈高速河北灤縣服務區看到,經志願者一夜的努力,400多隻狗已被安放在單獨的小籠子裡,很多丟狗的市民和想領養的市民都開車前來找狗,少部分狗已被領走。

此前一位送物資的張先生途經此處看上一隻金毛,在得知可以免費領養回家後,他立刻給金毛拴上繩子,放出狗籠,帶著它四處溜達,“前天來的時候,它可憐兮兮地趴在大籠子裡一動不動,我過去餵它,它朝我叫了兩聲,當時我就想把它帶回家,現在終於如願以償。”

大部分狗則未能找到新主人,在志願者的安排下,被送往安全的地方暫時居住,“很多志願者把自己的家提供出來,400平方米的平房,我們可以領十來只狗過去。像這樣的人家並不少,狗們也都有了安置地。”志願者負責人說道。

與此同時,志願者開始清理灤縣服務區的現場,並拉走死去的犬隻,“我們會按照相應的規章制度把這些死去的狗處理好”。昨日上午11時許,灤縣服務區逐漸恢復平靜,志願者們默默地收拾著殘餘垃圾。

2000只狗轉至遷安

前晚,志願者在遷安又截獲了4輛裝有狗的大卡車,約有2000多隻狗,由於數量過多,當時並未找到臨時安置地,志願者在攔截地守護了整整一夜。昨日,他們將從灤縣服務區內分散出的幾十只狗和這4輛分別懸掛冀、魯、豫、皖牌照的運狗車轉移至遷安一處廢棄養殖場內。該養殖場廢棄已久,十分髒亂,且沒有任何遮陽物品,志願者不時拿水給狗降溫。

志願者稱,小院內的狗大約有兩千餘隻,其中有將近一半的狗都因為長時間沒有進食進水極其虛弱。“一些狗因為在擁擠的環境中時間太長而染上狗瘟,現在已經奄奄一息。我們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把狗從這裡疏散領養出去。”

據志願者初步統計,目前已有將近200多隻狗死亡,患病的狗佔剩餘總數的將近一半。志願者小五告訴記者,他們已經在這裡堅持了一天,精疲力竭。小五說,截止到下午6時許,4車狗還有將近一車沒有卸完。

此時,養殖場周圍有很多圍觀村民,趁機翻牆入院抱狗往外送。“這些人中很多都是狗販,我們是不會讓他們領養的。”小五說,領養狗必須出示身份證作登記才能將狗帶走。

警方現場維持秩序

讓小五等人有些意外的是,“從上午11點左右,當地警方就不允許我們隨意進出,說是要保證地方秩序,很多來支援的志願者都被擋在門外。”記者看到,在進村路口處排著長約20米的車隊,很多志願者提著東西步行進村。

現場民警告訴記者,上午10時許,他們接到上級命令要求封鎖安置狗的現場,禁止無關人員接近。警方及政府多個部門的工作人員,在現場成立了臨時指揮部,緊急商討解決方案。記者提出採訪要求,對方以“具體情況我們也不清楚”拒絕。

在此過程中,不少從北京趕去的獸醫也身穿白大褂抵達現場,在和警方協調後進入養殖場。據其中一名獸醫稱,現在進去及早控制住情況,才不會讓更多的狗感染。

而很多希望領養狗的人也被拒之門外。據瞭解他們分別來自北京、天津、唐山等地,都是聽到訊息後趕來幫忙領養的。

“我在這裡轉了好幾圈,根本沒有人來登記,也無法靠近養殖場的大門,這樣怎麼領養啊?”志願者小麗十分著急。最終警方開放半小時,領養人紛紛到養殖場內登記並領養,其中最多的一人領養了5只,“只是希望通過自己的力量多救一些小生命。”

■後續疑問

2000多條狗如何安置?

雖然志願者們將狗車攔截成功,將狗轉移到遷安暫時保住性命,但是這2000多隻狗如何安置?怎麼分流?是否能在短時間內被領養卻成了首要難題。

昨天下午,首都愛護小動物協會的工作人員李女士攜帶著代表協會對此事態度的法律意見書趕到遷安,通過和警方接觸將此意見書送達唐山市政府。記者在法律意見書中看到,其中包括了對目前攔截下的狗的暫時處理辦法以及就醫檢疫等建議。

至記者截稿時,首愛協會仍在與當地部門進一步協商,同時也在聯絡北京的一些收養者。

隨後,記者致電北京市昌平區動物衛生監督管理局詢問運狗回京的相關事宜,工作人員表示部分地區不得養大型犬,“可以從外地運狗回來領養,數量沒有具體規定。不過五環內所有地區和五環外重點管理地區不可以養大型犬,像回龍觀,天通苑樓房密集區就不行,這也是為了衛生環境和居民的安全著想才會有這樣的政策。而像五環外農村平房可以養,數量上也沒有限制規定,但還是要去當地派出所給狗辦理狗證才可以領養。不僅如此還需要給狗做檢疫和防疫的相關工作才能合法飼養。”

■律師呼籲

儘快出臺動物保護法

北京建祥宇律師事務所蔡春紅律師表示,假設檢疫證不符合“一犬一證”條件或無檢疫證,根據《動物防疫法》第78條:“違反本法規定,屠宰、經營、運輸的動物未附有檢疫證明,經營和運輸的動物產品未附有檢疫證明、檢疫標誌的,由動物衛生監督機構責令改正,處同類檢疫合格動物、動物產品貨值金額百分之十以上百分之五十以下罰款;對貨主以外的承運人處運輸費用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罰款。”她稱,根據我國的相關法律,在當地是有責任支援檢疫的,並且有責任對已經死去的狗進行無害處理。

她表示,在之前灤縣事件中有相關負責人所提發回重檢、發至到達地重檢、未確認疫情即就地撲殺等建議方案,均無法律依據,是錯誤行政行為。“動檢組織及志願者不會答應,貨主也不會答應,法律更不會答應,此類不合法建議方案請勿用於遷安事件處理中。”同時她希望能夠儘快出臺動物保護法,以確保有法可依。

愛狗人士高速路上截獲2000只狗 如何安置成難題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