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記者眼中的犬展

類別: 寵物
電視記者眼中的犬展

因為要拍攝紀錄片,我與天金犬舍共同參與了這次的犬賽。

為了這次比賽,每個犬舍都已經準備了很長一段時間。因為據說這次比賽的公正性和獲獎的榮譽度都是非以往可比的。

當我們早早來到長城腳下的比賽場地,發現這次的賽事確實顯得尤為隆重和嚴謹,各個關口設定得非常分明。

我們先是來到比賽準備區,在這裡,每隻犬隻都要先接受檢疫。雖然距離正式比賽還有很長一段時間,但是參賽的選手都已經基本到位,這時候,大大小小的狗狗都已經開始亮相,比賽還未開始,準備參賽的指導手已經在賽場下暗自較量了起來,誰牽過一條漂亮的狗狗,都會被來來去去的眼睛瞧個不停,還有些指導手在忙碌地穿來穿去,只為看看競爭對手的水平。

在以往的犬展中,不參賽的家庭犬也佔了很大一部分,而這次的賽事,幾乎很難看到家庭寵物犬,或者說,每一條到場的犬在品系血統上都具有著明顯的特徵,而且都打理得精緻漂亮。以致在行外人看來,幾乎無法分辨它們是否為參賽犬。

正式比賽的場地,是我理想中那種專業正規的沙土地,嘉賓席也顯得極有檔次。前排耀眼鋥亮的獎盃,把人們的期待和心願一覽無餘地呈現了出來。

整個比賽在一種冷靜、緊張而又令人愉悅的氣氛中進行著,外籍資深評委很有紳士風度地在場上進行著審視,令人不敢有一絲的怠慢。

歷時兩天的大賽結束以後,除了參賽選手的捧場親友之外,其餘觀眾幾乎所剩無幾,越接近尾聲,場上的氣氛越是緊張,觀眾席卻越顯得冷清,甚至有些淒涼。這時我不禁有些困惑,犬展到底是為了普及犬業文化還是愛犬人士們的自娛自樂?無可否認,這次的賽事因為大部分為業內人士參加,避免了混亂嘈雜的環境,也顯得極其專業和權威。但也由於疏虞人氣而變得虎頭蛇尾。場上來自香港的主持人在評說的時候講道:在香港,犬賽是一個隆重的盛會,到場的人們都會盛裝出席,像是過節一樣。而我們這裡,純種犬的普及還存在著一定的障礙,很少有人把狗與尊貴聯絡到一起,玩物喪志這種說法還在很多人的腦中根深蒂固地存在著,就更不要說對參加犬展抱有什麼隆重之心了。在這裡,哪條狗狗表現如何、成績如何並不是十分熱門的話題,相反,很多人倒是對那些鮮有的品種驚詫不已。這不禁讓我直接想到那些狗販子的投機之道。而我們怎麼能做到讓更多的人真正關注犬展,參與犬賽?讓如此精彩紛呈的瞬間真正走入我們的生活?讓犬展也昇華到國際文化交流的精彩篇頁之中呢?

很顯然,我們的普及之路還有很長一段要走,而且,走得會很是艱難。但是寵物業的前景是有目共睹的,多少人在這背後的努力和汗水都是為了看到人與動物自然和諧的生活情景。我想,犬展只是一個開始,一個集中,但是它也清晰直白地顯現出我們目前寵物業荒涼的狀態。腦海裡不斷想像著主持人所說的香港犬展中繁榮盛大的場景,希望不久的將來,我也會羞於著樸素的便裝參加犬展。

電視記者眼中的犬展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