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藥品亂象:人藥用於寵物貴10倍

類別: 寵物



中國的寵物藥品正成為一個混亂而缺乏監管的暴利行業。

據時代週報記者調查,雖然2004年11月施行的《獸藥管理條例》規定人用藥品禁止用於動物,但人用藥品用於寵物仍然是當前寵物治療中普遍的做法。

當然,對於這種規定專家們持有不同意見,有專家認為人用藥物用於動物雖然存在一定的風險,但是當前的寵物藥品種類較少,治療寵物肯定離不開人用藥。也有專家表示人用藥品禁止用於動物是對藥品資源的浪費,優質人用藥品完全可以放開用於寵物。

而在寵物藥品價格方面,政府監管一直存在盲區,寵物醫院經營中具體的寵物藥品費用並不屬於政府定價範圍。物價局、畜牧局和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均表示寵物藥品價格“不屬於我們管”,寵物藥品價格定價隨意,寵物藥品貴,寵物主人負擔重。

寵物藥品線上銷售也是當前監管的灰色地帶,雖然相關部門及相關法律並不支援寵物藥品線上銷售,但網路銷售寵物藥品並不鮮見。今年3月1日施行的《獸用處方藥和非處方藥管理辦法》規定獸用處方藥必須憑獸醫處方箋才可以購買,但在網上還是能看到寵物用處方藥的身影。

歐洲透視(Euromonitor)的調查顯示,2013年中國寵物數量已達1.2億隻,在過去的10年間增長了近900%,寵物產業銷售額突破900億元人民幣。在“寵物經濟”快速增長背景下,與寵物健康息息相關的寵物藥品卻仍存在不少問題,人用藥品用於寵物、寵物藥品價格虛高、網路銷售缺乏監管等種種亂象已經阻礙了寵物藥品市場的發展。

人用藥品用於寵物

“去寵物醫院看病就是寵物醫生說了算,一般狗得個感冒,醫生都是讓買人用的感冒藥來治。”養狗三年的劉先生對記者表示。當問及是否知道《獸藥管理條例》中規定人用藥品禁止用於動物時,劉先生滿臉疑惑,“還有這種規定?不過我家狗的感冒都是人藥治好的。”

而時代週報記者在調查多家寵物醫院的發現,人藥用於寵物已經成為一個普遍現象。

事實上,2004年11月施行的《獸藥管理條例》第四十一條規定,人用藥品禁止用於動物,否則將對違法單位處1萬元以上5萬元以下罰款。

鄭州康旭寵物醫院李醫生向時代週報記者表示,“這幾年上面對寵物醫藥管得嚴,但是寵物藥品完全不夠用,很多情況下人用藥沒法避免,比如市面上並沒有寵物用的葡萄糖水,要給寵物打吊針就只能使用人用的,再比如寵物得了腫瘤,也只能使用人用藥,這類情況太多了。”

對於用人用藥治療寵物,從事寵物醫療40餘年的退休醫生鬆醫生表示,“人用藥物用於動物是存在一定的風險,不過鑑於當前的寵物藥品種類不足的情況,治療寵物肯定離不開人用藥,醫生在用人用藥進行治療時必須在用量、用法上進行調整。”

而小動物保護協會會長劉朗博士早前就曾呼籲放開寵物用藥規定,他認為,《獸藥管理條例》對人用藥品禁止用於動物的規定是對藥品資源的浪費,他認為,那些比較成熟、普遍使用的優質人用藥品完全可以放開用於寵物。

對於造成人用藥用於寵物的原因,康旭寵物醫院李醫生認為,“落後的寵物藥品產能無法滿足日益增長的寵物數量,寵物專用藥種類太少,這是造成人用藥用於寵物的主要原因。”李醫生同樣不支援《獸藥管理條例》中人用藥品禁止用於動物的規定,“這讓不少醫生都面臨兩難抉擇,要麼違法用人用藥,要麼看著寵物去死。”

記者調查發現,目前國內專門生產寵物藥品的廠家確實屈指可數。武漢中博生物股份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一家,其工作人員張先生向《時代週報》記者介紹,“根據我們瞭解的資料,目前國內專門從事寵物藥品生產研發的企業大概只有二三十家,少量寵物藥由其他獸藥廠家順帶生產。”記者在國家獸藥基礎資訊查詢系統查詢發現,我國現有註冊在案的獸藥生產企業共1963家,其中90%以上是年產值500萬元以下的中小企業,依照張先生的資料,專門生產寵物藥品企業佔獸藥企業總量不到2%。

據中國獸醫協會資訊中心統計,截至2013年12月10日,2013年農業部共核發生物製品新獸藥證書21個,化學藥品新獸藥證書19個,其中貓犬專用的新藥僅有4種,且都為驅蟲藥物。2013年我國獸藥生產企業研發資金總投入25.65億元,佔獸藥產業總銷售收入的6.39%,雖然資料顯示近幾年來研發投入佔收入百分比呈逐年增加趨勢,但與已開發國家仍存在很大差距。

華南農業大學獸醫學院曾振靈教授認為中國獸醫協會資訊中心統計的資料可能存在不少水分,因為小型獸藥企業幾乎不投入新獸藥研發。同時曾教授表示,“國家、農業部要制定有關政策鼓勵企業捨得花錢研發新獸藥,可以學學人藥的創新,國家企業每年投入幾十上百億!”

線上線下差價近10倍

自稱“狗奴”的劉先生是一名基層公務員,月前他家三歲金毛犬生殖器出現黃綠色分泌物,寵物醫院醫生說是炎症,開了一瓶香蓮護理液,花去他200元。有網購習慣的劉先生回家後在淘寶上輕易地找到了該藥,他詫異地發現網上均價僅25元。他向記者這樣表達他的疑惑:“到底是網上賣假藥,還是寵物醫院太黑心?”

“我們的藥品當然是正品。寵物醫院需要負擔房租、人員工資等,我們是直接從廠家拿貨,當然比他們便宜。”某淘寶皇冠賣家這樣告訴記者。

對此,廣州李醫生表示,“並不能說網上銷售的都是假藥,醫院成本確實比網店要高,但是如果價錢太便宜,低過我們的進貨價就值得懷疑了。”

記者走訪了廣州幾家寵物醫院發現,不光線上線下的寵物藥品價格存在差異,線下寵物藥品之間也是如此。事實上,當前政府對寵物藥品價格的監管確實存在盲區,寵物藥品並不屬於政府定價範圍。記者就寵物醫院經營中具體的寵物藥品費用問題分別諮詢了市物價局、市畜牧局和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的工作人員,得到的答覆都是“這不歸我們管”。

拋開價格問題,記者發現,寵物藥品線上銷售也是當前監管的灰色地帶。不過,雖然相關部門、法律不支援寵物藥品線上銷售,但是寵物藥品線上銷售仍普遍存在。記者在淘寶網上搜尋“寵物藥品”,出現1.25萬個結果。關於線上銷售“人藥”,在去年11月19日“部委微博開放日”上,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藥化監管司司長李國慶就曾表示“目前藥監部門並未開放審批藥店在網路交易平臺上銷售藥品,任何在上面聲稱銷售產品是藥品的都是非法行為。”。同樣的,記者並未發現農業部開放審批獸藥網路銷售。

網售非法處方藥盛行

如果說網上銷售寵物藥品處於當前監管的灰色地帶,那麼網上出售寵物處方藥則明顯是違法行為。2014年3月1日開始施行《獸用處方藥和非處方藥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辦法》顯示,獸用處方藥是指憑獸醫處方箋方可購買和使用的獸藥,獸用非處方藥是指不需要獸醫處方箋即可自行購買並按照說明書使用的獸藥。根據《獸藥管理條例》和該《辦法》,農業部組織制定了《獸用處方藥目錄》,目錄對九類獸用處方藥物:抗微生物藥、抗寄生蟲藥、中樞神經系統藥物、外周神經系統藥物、抗炎藥、泌尿生殖系統藥物、抗過敏藥、區域性常用藥及解毒藥進行了詳細的規定。

注射用青黴素鉀是禽畜貓犬常用的一種抗生素,是《獸用處方藥目錄》中規定的處方藥,依照《辦法》,注射用青黴素鉀必須憑獸醫處方箋方才能購買和使用。但記者在淘寶網上搜尋該藥,卻搜出57件寶貝,甚至在監管較為嚴格的天貓商城裡,“諾偉康旗艦店”也在出售該藥。記者聯絡該賣家的客服,客服大方承認他們在出售的正是處方藥,當記者問及是否需要郵寄處方給對方時,該客服表示“不需要處方,直接拍下就行了”。

對此,記者以入駐商身份諮詢了淘寶天貓招商客服,客服向記者表示,“目前寵物藥品屬於寵物食品用品類目下的畜牧用品,對賣家並沒有准入門檻,只要商傢俱有經銷資質就可入駐。”當問及淘寶或天貓上是否出售寵物處方藥,招商客服表示“人用藥監管嚴格,我們只會邀請符合要求的商家入駐,寵物藥不像人藥,目前監管並不太嚴格。”

寵物藥品亂象:人藥用於寵物貴10倍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