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熊貓是怎樣的

類別: 新奇

真實的熊貓是怎樣的
# 聖迭戈動物園 16個月大的“華美”

看著它,你看到了什麼?關鍵是,你忽略了什麼?

進化生物學家Stephen J. Gould說,“每一隻大熊貓,都是一個謎。”這很矛盾。它們就像是個毛茸茸的、柔軟的、惹人愛的肉球,又大又圓的腦袋配上笨拙的身軀讓我們都想上去抱一抱,但,“那只是我們印象中的熊貓。”

真正的熊貓並不為我們所知,野生熊貓本質上仍是個迷

三十年前,科學家們對熊貓幾乎一無所知,由於它們生活在茂密的竹林裡,來自布朗克斯動物園的George Schaller和中國的科學家們在四川的四年搜尋中連熊貓影子都很少見到,頭兩年裡只有16次,而大部分的目擊也僅僅是它們穿過空地或走過小徑的驚鴻一瞥。

真實的熊貓是怎樣的

那麼在直接目擊很少的情況下科學家們該怎麼辦呢?它們轉而收集熊貓行為的間接證據,在熊貓的巢穴裡,那就意味著——便便,熊貓經常排便便。

Schaller將這些便便稱重、測量並檢測,檢查其中的竹筍殘渣,它們吃多少?能消化多少?這是項嚴格的、令人筋疲力盡的工作,同時也很無聊。但Schaller堅持了下來。下面是他畫的1982年5月31日一隻熊貓的蹤跡,全部精確計算過的。

真實的熊貓是怎樣的

如此這般四年之後,Schaller和他的團隊已經可以指出熊貓一天60%的時間裡都在不停的吃,其它時間睡覺或休息(也就是排便便),再花幾分鐘梳妝打扮和圈地運動(像狗狗那樣,你懂的),而不是像我們想的那樣玩耍嬉戲。野生熊貓一點也不浪漫,和我們印象中一點也不一樣。

至於野生熊貓究竟是怎麼想的,Schaller也不知道。經過了四年的追蹤、便便收集、竹子檢測,熊貓對於他來說仍然很陌生。他對它們的行為了如指掌,但又描述不出真實的它們。在他的書《最後的熊貓》中,他想象著收到了熊貓寄給他的信,信中說道:你的所謂“科學”,根本描述不了真正的我。

真實的熊貓是怎樣的

但Schaller辯解道(打字的那傢伙也該知道),這些科研活動還是有結果的。

在他出發前,自然資源保護論者曾認為熊貓的數量在減少,因為它們的食物來源並不可靠——野生竹子的生長是有周期性的,有時會發生短缺。但Schaller並沒有發現熊貓餓死的證據。相反,應受到譴責的是人類偷獵者。

幸好,在那之後,偷獵減少了,政府加大了執法力度,維基百科寫道:“野生熊貓的數量上漲了45%。”

因此,那隻虛幻的打字熊貓也許應該在那封信里加幾個字:“謝謝你。”

真實的熊貓是怎樣的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