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慮者的大腦,感知世界的方式也不同

類別: 新奇

一項新研究表明患有廣泛性焦慮障礙的人會無意識地將無害的東西當做威脅對待,進一步加深他們的焦慮。這一發現被髮表在上週的《當代生物學》上。

焦慮者的大腦,感知世界的方式也不同

心理學家們承認臨床焦慮有多種不同形式,其中最常見的一種是廣泛性焦慮障礙(GAD),這類患者常常會對一般人覺得沒什麼好擔心的東西感到憂心忡忡。有些研究已表明焦慮性障礙也許源自過分概括這種過程。

在過分概括中,大腦會將安全和不安全的東西都放在一起並將它們都貼上不安全的標籤。處於這種原因,研究人員們也將它稱作“寧可事先謹慎有餘,不要事後追悔莫及”的方法。我們的大腦天生會更加關注我們周圍的負面和威脅資訊。如果焦慮之人認為他們周圍的世界有更多威脅,那麼他們一直感到擔憂也說得過去了。

為了瞭解過度概括是否涉入其中,研究人員們徵集了28名廣泛性焦慮障礙患者和16名沒有焦慮症的人,並將他們帶到了實驗室。實驗分為訓練和測試兩部分。在訓練階段,研究參與者們需學會區分三種不同的聲音。每種聲音都代表著不同的結果:按下按鈕可讓他們贏錢(用積極的語調說出來)、輸錢(用消極的語調說出來)或者什麼都得不到(中立的語調)。

在實驗第二階段,研究人員們給參與者們播放了15種不同的聲音,並讓他們在認出訓練階段中聽到的聲音之後按下按鈕。如果他們猜對了,那麼他們將贏得金錢;但如果他們猜錯了,研究人員們反而會從他們那裡拿錢。

在擔心失去金錢的情況下,每個人應該採取的最佳策略是保守地不按任何按鈕,因為有可能所有的音訊都是新的。但焦慮的參與者更加冒險,他們認為他們之前聽過了這些不熟悉的音訊。訓練階段的贏錢和輸錢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促使他們過度將新資訊概括為相關資訊。

研究人員們在測試階段還利用了大腦掃描器。他們發現焦慮之人和不焦慮的人大腦之間有著明顯差異。焦慮之人在剖析新資訊的時候,大腦多個區域都被啟用,包括杏仁核這個與恐懼和擔憂有關的區域。

研究的共同作者Rony Paz表示:“我們的研究顯示有情緒體驗的焦慮症病人,在實驗結束後,他們大腦回路被誘發出來的可塑性依舊存在。這種可塑性變化發生在隨後能對新刺激做出迴應的初級迴路中,導致病人無法區分新刺激和他們曾經體驗過的刺激。也因此,焦慮症病人能在情緒上最新刺激做出迴應,促使他們對明顯不相干的新刺激焦慮不已。重要的是,他們無法控制這一點,就好像它是一種無法區分的感知能力一樣。”

Paz指出在危險的情況下,這種與焦慮相關的超警覺是一件好事。問題在於我們生活中的大部分環境都不危險。他說:“焦慮特質完全正常甚至是有利的進化。一次情感事件(有時就連未成年人也無法倖免)引發的大腦變化,也許會導致成熟的焦慮症。”

[肌肉桃 via Mentalfloss]

焦慮者的大腦,感知世界的方式也不同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