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者”向維基洩密宣戰

類別: 新奇

“匿名者”向維基洩密宣戰

“匿名者”(Anonymous),一個鬆散的黑客,異議人士,憤青組織,在2010年將滿腔憤怒化為實際行動——保衛維基洩密,而他們的實際行動就是,在人們發起集資關閉維基洩密這個網站時,匿名者靠黑客技術對那些通過萬事達卡,Visa 卡和 PayPal 進行轉賬的人實行拒絕服務。這項行動就現在來看,好像已經走到了盡頭。維基洩密“將資料[檢視許可權]藏在付費門檻後”的行為已經激怒了“匿名者”組織。

維基洩密最初開始實施付費門檻是本月10日。改網站的大部分網頁都被一個視訊和標語所覆蓋,而視訊/標語的內容就是懇求網站的訪問者能夠“為維基洩密投票”並且捐助資金。捐款,在 Facebook 上分享維基洩密的集資視訊,或者在推特上轉發該活動——上述三種行為就是維基洩密現在的門檻,使用者至少要完成一項才能正常訪問該網站(#使用 AdBlock 設定可以繞過維基洩密的付費牆)。不過這也並非強制性,在網頁開啟一段時間之後,即使你什麼都不做,覆蓋內容也會自動消失。在10號維基洩密剛開始實行這一政策時,推特上議論紛紛,維基洩密曾經一度撤下了覆蓋物——不過11號它們又捲土重來了。

覆蓋網站內容的標語的視訊再度出現,激怒了“匿名者”組織的代表。“匿名者”聲稱被維基洩密背叛了。組織代表的說法是,在這幾年保衛維基洩密的行動中,有不少組織內的黑客等都曾被起訴,被拘留調查,甚至入獄——作為回報,維基洩密不僅沒有為“匿名者”做任何事,現在還搞起了商業化的套路。

詳細一點地說,上面那些“做出巨大貢獻的匿名者們”包括14名參與了2010年底“拒絕服務攻擊”的黑客,以及 Jeremy Hammond(著名的“指令碼小子”之一),他曾經幫助維基洩密從私人情報集團 Stratfor 手上奪回了郵箱。現在該郵箱被擋在了付費牆之外,而這一步深深地侮辱了“匿名者”組織。

“匿名者”向維基洩密宣戰

所以總結起來,匿名者組織的宣告所表達的意思就是——他們以後會停止將組織置於風險之中來保護維基洩密及其創始人 朱利安·阿桑奇的行為——並且不僅如此,在發表宣告以後,匿名者組織將在自己的洩密網站上釋出洩密資訊。

阿桑奇在為自己和網站辯護時,在採訪電話中說,為了網站能夠順利釋出內容以及網站的基本建設,集資是很必要的。(阿桑奇集資信連結請猛擊我),並且維基洩密的官方推特發表宣告說,對網頁上的覆蓋內容,你可以選擇轉發,捐款,也可以等它自動消失——這根本就算不上付費門檻。

[keep_beating via: Ars Technica ]

“匿名者”向維基洩密宣戰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