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可能製造出“安全”香菸嗎?

類別: 新奇

有可能製造出“安全”香菸嗎?

幾十年來菸草業都試圖提供給吸菸的人更多的選擇,但是這比想象中更加艱難。

在公共衛生界工作的人中流傳著這麼一句古話——香菸是唯一一種當你使用後會殺了你的合法產品。幾十年的研究完全已經證明了吸入煙霧會導致各種健康問題——超過十二種不同種類的癌症、心臟病、中風、肺氣腫以及其他呼吸道疾病。那麼得這些病是吸菸過程中不可避免的風險嗎?換句話說,我們有沒有辦法制造一種健康的、沒有危險的香菸?

“我覺得這是很不可能的。”明尼蘇達州大學癌症中心,研究香菸致癌物的Stephen Hecht說。煙霧是一種複雜的混合物,混雜了至少四千種化學成分,這其中包括了至少七十種未知的致癌物。儘管菸草業已經為此奮鬥了五十年左右,但還沒有人開發出一種“能有效削減了化學成分並且人們還願意使用的香菸”, Hecht說。“而且現在還沒有任何可能的徵兆。

就像Hecht說的,菸草業並不是沒有嘗試過。記者Will Storr最近證實了一段企圖發明健康香菸的失敗歷史——人們嘗試讓致癌煙霧通過一個用另一種致癌物石棉製造的過濾器過濾,但是過濾後這煙嚐起來味道像是硫磺、木炭和燃燒的塑料。

問題在於在生產與消費過程中,將危險的成分注入煙霧中的步驟不止一個。有些成分是在收割的時候菸葉本身就攜帶著的。這些菸草植物可以吸收金屬元素和非金屬元素例如來自於肥料和周圍土壤的砷和鎘,同時菸草上有粘性的毛可以黏住並聚集空氣中的顆粒,包括放射性成分像是釙-210。

當這些收割後的菸葉被加工處理和脫水後,它們當中所含的複合物就會被轉變為香菸特有的亞硝胺,這是一類廣為人知並且被認真研究過的致癌物。當吸菸者點菸後,燃燒的菸草中的化學反應物便和一氧化碳、氰化氫以及一些致癌的混合物——聲名狼藉的多環芳徑和由蒸汽攜帶的“易揮發物”例如甲醛和苯——一起充斥在煙霧中。只有當你在燃燒這植物以及吸入煙霧的情況下,你才會吸入一肺的致癌物。“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舊金山加利福尼亞大學的藥理學家Neal Benowitz。

強效藥
就如毒理學所說,只有劑量夠大才會有毒性,而且列出其成分這種簡單的方法並不能準確評估一件產品的真正風險。但是很明顯的是,在煙和吸菸者的身體內確實被大量發現很多煙霧中的成分,TSNA,PAH和揮發物。它們會產生引發癌症的DNA變異相似的結果。

接觸途徑也很重要。很多煙霧中的化學成分在生活來源,包括食物中也可以找到。但是“將這些成分吸收入腸道中,在它們主動運輸進你的血流前先用酶把它們消化”與“直接將它們吸入肺中,讓它們被動地擴散進你的血液裡”,是有很大區別的。

這裡有一些可以減少煙中致癌物的措施:減少香菸中的混合物;改善加工過程;包括利用木炭過濾器去吸收一些揮發物,等等。“但是沒有證據說這些措施是有用的。” Hecht說。這些措施沒有一種能完全消除了一系列致癌物,並且Hecht補充說,“我們趨向於關注那些我們已知的危險成分,但是也許我們只是識別出了四千種成分中的幾百種。可能還有其他事情發生了我們也不知道。”

不要忘記尼古丁的存在。這種高度引人上癮的成分並不是致癌物,但是它也不是完全健康的。它加快了心跳速率,使血管收縮,還導致了高膽固醇。有證據顯示它會阻止癌細胞自毀,加大血管收縮力度以至於給腫瘤帶去了氧氣和營養物質。但是這兩個宣告都是來自於細胞實驗室。“我們並不清楚它們在活的生物身上還是否奏效。” Hecht說。“最重要的事情(有關尼古丁)是上癮。”

尼古丁使人上癮的特性會導致一些製造健康香菸的企圖事與願違。從六十到七十年代,菸草業就把“低焦油”香菸作為比一般香菸更健康的品種上市了。這些就是所謂“輕微的”“溫和地”“微弱的”的選擇,它們帶著含有小排氣孔的過濾器,據說能讓新鮮空氣進入以稀釋化學煙霧中合成“焦油”的髒東西。

這些香菸經過機器測試證明,其中焦油的濃度在其產生的煙霧中確切減少了。但是,令人震驚的是,人並不是機器。因為這些品牌的香菸包含了較少的尼古丁,所以吸菸者要吸更長的煙,更經常地吸菸,或者用他們的手指簡單地封鎖了過濾器才能得到滿足。儘管如菸草業所言,他們減少了吸入的煙霧量,但是他們依舊將自己暴露在等量的致癌物中。

更安全的選擇?
無煙香菸產品好不了多少。儘管它們被吸入,被咀嚼,被嗅,沒有被點燃,它們依舊包含很多相同的致癌物,並且變得跟嘴巴有關,會導致食管和胰腺癌症。唯一一種可能得例外是snus,一種相似於袋泡茶的瑞典產品,放置在你的脣間。它依據縝密的標準制造的,將最終產品的亞硝胺控制在一定劑量內,同時依舊保留滿足要求的尼古丁量。Snus被視為瑞典相比其它以香菸為主要產品的國家肺癌和口腔癌發病率低的原因。

“它比其它菸草產品要安全得多但是並不是完全健康無害的,它依舊存在著引發癌症的可能性。” Benowitz說。的確,最近一些研究表明snus使用者有更高的患上胰腺癌的風險,以及死於癌症的風險。“如果你簡單地去要求每一個人停止吸菸而去使用snus,的確會為人們的健康帶來很大益處,但是問題在於人們會不會那麼做。” Benowitz說。他的憂慮在於snus會由於滿足了吸菸者對尼古丁的渴求而導致他們更加難以戒菸,或者慫恿不吸菸者去嘗試吸菸。“這可能比單純抽菸要好,但是你可能並不想把煙放進自己的嘴巴里。”

相同的爭議也適用於電子香菸——一種看起來像香菸的用電池供電的裝置,它釋放著不含致癌物的尼古丁氣體。無論如何,這只是一種理論——沒有足夠的資料說明他們確切釋放了什麼,以及在不同的品牌間有什麼區別。一個來自於美國食品與藥品局的分析說明它依舊存有一些無法去除的亞硝胺。“在理論上,他們比snuf對人們的健康更有益。” Benowitz說。“但是人們對它們依舊存有疑慮,因為他們是未受校準的,誰知道你正在得到什麼?”

即使日後資料日漸齊全,Snus和電子香菸的作用可能依舊會飽受爭議。這反映了公共衛生界一種不安:鑑於吸菸如此容易讓人上癮並且有破壞性,依靠宣傳相對健康但依舊不健康的產品來減少香菸的危害,能否被大眾接受?而這種宣傳又是否是符合道德的?“如果我們從來沒有聽說過香菸,我們很可能會看著一種無煙的菸草製品說:這種東西應該被禁止。” Hecht說。在一個菸草從未存在過的世界裡,這些爭議是沒有實際意義的。但是這樣一個世界是不存在的。那麼在我們這個世界裡,我們又該怎麼做?[amor via BBC ]

有可能製造出“安全”香菸嗎?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