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穎做客:現在的我很幸福很滿足(一)

類別: 寵物

瞿穎:對,它會在情人節,就是過年的期間播出,因為我所知道的范冰冰、寧靜。

主持人:已經拍完了嗎?

瞿穎:我的戲還差一點點,本來因為昨天應該拍完了,但是因為昨天那個狗進不去那個藝術中心,所以就放在一邊了。

主持人:這兩天就忙別的事情?

瞿穎:這兩天戲基本上忙完了,因為前一段時間把工作都推到這一旦時間了,安排插不開,就有廣告的宣傳工作要完成。

主持人:有跟狗狗的對手戲是吧?

瞿穎:有。

主持人:多嗎?

瞿穎:只要有我的,基本上都有狗,那個狗還挺乖的,雖然它的個頭很大。

主持人:不是你的狗啊?

瞿穎:不是我的狗,是愛犬樂園的,它太溫了,有一點懶懶的。

主持人:聽你的召喚嗎?

瞿穎:不聽,我告訴它什麼它聽,但是很多時候你要讓它從這裡走到那裡,就要讓它的主人。

主持人:你沒有要求導演要培養感情嗎?

瞿穎:培養感情了,但是時間的關係,其實培養狗的感情關係就是一個勁的餵它,但是吃到一定的程度,它就是不感興趣了。

主持人:有自己養寵物嗎?

瞿穎:自己沒養,然後我們開玩笑,那個狗實在最後拍不動了,我們就給那個狗設計對白:拍戲真累啊。現場還有很多特好玩兒的事

主持人:養過寵物嗎?

瞿穎:沒養過。

主持人:都是什麼特好玩兒的事?

瞿穎:就是類似這些跟狗有關係的,因為人和動物去交流、演戲,其實是很麻煩的一件事情,不在你的掌握當中的。

主持人:都說小孩和動物的戲是總難拍的?

瞿穎:對,但是拍出來會很有意思,所以我覺得也是我很好的一個經驗,就是在拍戲方面。

主持人:那有想因為這次跟狗狗一起拍戲,有沒有想過養寵物?

瞿穎:沒想過,之前想養寵物,但是我覺得自己都養不好,還有能力去養寵物啊,就是因為太奔波了,家裡就我一個人,我父母也沒跟我一起住,然後養寵物你是需要花很多的時間。

主持人:就沒辦法照顧它了?

瞿穎:對。

主持人:接下來要跑四個城市,還都帶著它?

瞿穎:我覺得把它養起來的話,會很可憐的。

主持人:那現在就是這個戲嗎?

瞿穎:還有一些劇本,因為一些問題,還在磨合的階段。

主持人:你好像在影視方面一直不是那麼把自己壓的那麼那麼緊,一部緊一部的那個?

瞿穎:對,因為我從事的工作比較多,除了拍戲還有唱歌,以前還做主持人什麼的,就是涉足的方面比較多,所以時間都被瓜分了,另外一個自己到了一定的階段之後呢,總是覺得應該在質上面有一個飛躍,而不是在量上面。

主持人:不追求量了?

瞿穎:對。

主持人:你有沒有特別想要演的角色什麼的?

瞿穎:我很喜歡喜劇。

主持人:純喜劇?

瞿穎:對,像以前我看肥皂劇那樣的,每個人個性非常的鮮明,有很多優點也有很多缺點,有很多的毛病,你會覺得這樣很真實,非常生活,我不想演那種,有一些喜劇就是刻意的誇張,像周星馳那樣的我肯定演不了,或者是吳君如那樣的比較港式的,我更喜歡生活化的,不是一定要用誇張的那種,那是一種表現方式,那種我很欣賞,但是我覺得自己更適合演那種很自然的狀態下,來給觀眾看起來就是造成的一些喜劇的效果。

主持人:我們看一下網上有很多你的朋友在跟你打招呼。

網友:今天很漂亮,可是為什麼頭髮看上去有一點亂啊?

瞿穎:自己抓的,特亂啊,可能沒弄好,因為我想把它弄的卷一點,因為今天來不及了嘛,所以大家湊合看吧(笑)。

主持人:不是,最近流星那個蓬亂的髮型嗎?

瞿穎:沒有,我平時喜歡戴帽子,因為我平時不太弄頭髮,因為趕上做活動什麼的,都有造型師弄好,所以平時我基本上喜歡戴帽子,遮掩頭髮的零亂。

主持人:明星戴帽子,要不就是沒弄頭髮,要是就是沒洗頭呢?

瞿穎:洗頭我還是經常洗的,一般就是比較懶,因為本身你的工作就是一直要打扮,弄的很精緻,所以平時我特別隨意,但是今天因為聊天有視訊,我還努力的弄了一下,但是不知道效果好不好。

主持人:是不是沒有工作平時跟朋友在一起的時候,特隨意?

瞿穎:不化妝,穿衣服也穿的很休閒那種,基本上不打扮,天生麗質沒辦法(笑)。

主持人:最近在網上搜取你的訊息,有很多是關於舞林大會的?

瞿穎:對。

主持人:什麼時候播?

瞿穎:這周播,我得了第一名。

主持人:真的?那天的人都好厲害的?

瞿穎:對,那天晚上我都沒睡好覺的,都覺得自己在跳舞的方面很厲害的。

主持人:我們一開始看到也以為,可能跳跳得了,沒想到這麼專業?

瞿穎:原來不會想到是一個煽情的節目,最多是搞笑的,可能有一些人跳舞會吹醜,很輕鬆的節目,大家看到明星跳舞是什麼樣子,但是沒想到每個人真正一排練的時候特別認真,結果到比賽的時候自然就特別緊張。

主持人:緊張啊?

瞿穎:我還好啦,我們那一期的像徐懷鈺和鍾麗緹跳完之後真的哭了,覺得自己跳舞太辛苦,像超女比賽那種,本來我不想哭的,最後我們選出來投票,她們三個人PK,看留下哪個,那我們都是認識的,而且練舞的時候大家一起練,那大家都哭成那樣,我實在忍不住,就哭了。

主持人:哭了?

瞿穎:再不哭就不好意思了(笑),因為本身我也是很感興的人,所以很容易被她們帶進去,所以我覺得這也可能是這個節目比較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很多的那種情緒的表現,完全在你的意料之外的,你自己也沒辦法控制它。

主持人:我想大家喜歡這個節目,也可能因為他們已經是明星了,還要在臺上表演、比賽,還要被評委點評,這個片斷可能大家覺得挺新奇的?

瞿穎:我覺得有時候你的狀態自然會讓自己注意力集中一下,或者有的時候為了表現,導演有的時候說你們要互相怎麼怎麼,表現出來可能有一點做作比較假,但是大家在臺上激動的掉眼淚那一刻我覺得都是真實的,所以觀眾愛看你真實的一些表現,所以你不要事先設想我是理智的。

主持人:沒有想我已經是明星了,要是沒跳好會不會丟人之類的?

瞿穎:那不會,因為我又不是專業的舞蹈演員,每個人也不是完人啊,都會有哪些方面是強項。

主持人:給你們多長時間練習啊?

瞿穎:基本上保證三天的練習時間,但是因為我的時間老是跟教練的時間對不上,我就練了五個小時,等於是速成。

主持人:那記動作很難了,還要做標準?

瞿穎:所以我比完了之後非常驚訝,我沒有忘動作,沒上場之前還會忘運動,上場之後可能就是注意力集中,就都順暢了。

主持人:比賽型的選手,這種人我很佩服!你好像平常也比較少在什麼娛樂節目裡面跳舞?

瞿穎:很少,因為跳舞不是我的強項,包括我唱歌的時候,其實像我的《加速度》、《連鎖反應》都是節奏感比較強的歌,動感的,但是我很少在臺上跳的很放的那種,因為我在跳舞方面不是很自信。

主持人:那這回漲了一些?

瞿穎:對啊,我就說當天晚上就膨脹了嘛,就睡不著覺,興奮,也曾經設想過,自己在下一張專輯的時候,就試一試。

主持人:舞曲?

瞿穎:不一定是舞曲了,就是有律動的感覺。

主持人:那平常健身的時候會跳舞的吧?

瞿穎:健身沒有,健身唯一跟跳舞有一點點練習的就是瑜珈,因為瑜珈有一些肢體的動作,在健身房就是跑步和練器械,它有那種街舞的班,因為時間趕不上,我沒有上過,唯一上過的只是瑜珈課。

主持人:還比較喜歡靜態的,瑜珈挺靜態的?

瞿穎:因為我覺得自己性格比較奔放,比較熱情,所以我覺得有時候讓自己能夠練練瑜珈,讓這種從裡到外都能夠靜下來的話,可能會比較有好處,因為本身工作節奏啊,這種在城市裡面生活就已經很躁了,然後我覺得練練瑜珈對身心都有幫助。

主持人:那你是不是跟朋友在一起都挺瘋的?

瞿穎:跟朋友在一起肯定瘋的。

主持人:私底下做過的最瘋的一件事是什麼事?

瞿穎:我不是那種惡作劇的人,不是那種有很多奇怪想法的人。比如去卡拉OK,主要是表現自己唱,有時候不唱歌的時候就是說笑話,就是增進朋友感情的場合,所以我基本上都是能夠調動氣氛的那種。

主持人:能讓大家看到你都很開心?

瞿穎:對,就算我不唱歌,大家在唱的時候我可能伴舞啊,搞怪啊這些,可能跟我平時不太像。比較喜歡那種,就有一點類似活寶的感覺,我的朋友跟我在一塊都特別開心。

主持人:去KTV你會唱自己的歌嗎?

瞿穎:很少。

主持人:為啥不唱?

瞿穎:因為自己的歌平時電視臺做節目或者表演的時候,唱太多了,在KTV再唱肯定是注意力集中了。

主持人:沒辦法很搞怪的唱自己的歌?

瞿穎:自己的歌還是沒有嘗試過,但是比如唱別的歌我都會變換各種嗓音,或者用童聲唱出來,或者如果像《青藏高原》那種歌,它本來有民歌的嗓子,我可能把那種韻味更加誇張出來,有一點像瘋瘋癲癲唱歌似的。

主持人:我明白了,所以你的朋友一定非常喜歡你,我看你的部落格,雖然很久沒有更新,但是很多篇提到跟好朋友一起玩兒的事了,是有事沒事聯絡一下,閒了就聚了?

瞿穎:我們昨天還聚了呢,但是這兩年聚的比較少,因為有的人有了家庭了,有的孩子了,有的換了工作,可能跟以前的那種一直閒置在家裡的狀態不一樣了,有的愛上了健身,因為每一年每一段時期每個人都有一段變化,所以到現在我們對友情的理解也更多,體驗更多理解更深了,就覺得不一定非得天天泡在一塊,但是互相惦記著對方,逢年過節大家都有空的時候聚在一起吃個飯夠很開心了。

主持人:所以我看你的部落格裡面,有的時候發簡訊說我想你了?

瞿穎:我們會平時撒撒嬌。

主持人:但是我們看到很溫暖的?

瞿穎:溫暖是我們平時生活的一種,因為自己覺得孤寂的時候,或者到一個新環境,或者互相很想念的時候,朋友跟朋友之間就會發這種很溫情的資訊,但是有時候比如那天舞林大會我得了第一名,當時我的另外一個朋友,他是在山東衛視做了一個星期的選秀的一個,他是當評委,他一直在山東,每天晚上是都要直播的,然後我們舞林大會是這個星期直播,當天晚上我特別興奮,就跟他說,我是海濤,我們倆都那個,意思就是事業進入了另外一個高峰,發現了另外的潛質,我們都要感謝東方衛視,感謝山東衛視,然後說我們要紅了!然後他說請注意!我已經紅了,已經紅了!就發了四個感嘆號。大家就是用這種方式去表達,非常的輕鬆,大家互相都體會到了那種快樂,有時候用溫情的方式呢,我們不一定的,就是有時候看你當時的情緒發簡訊的時候表達那種情緒。

主持人:你算是一個很黏人的人嗎?

瞿穎:我比較黏人,我不管是對朋友也好還是對家人也好,特別是對自己親近的人,我特別的依賴。

主持人:覺得不像啊,因為可能在熒幕上看到你的性格都特別的直率,甚至有的時候男孩子脾氣,沒想到黏人?

瞿穎:有兩面,當然也不能肯定自己是不是一個特別有主見的人,但是我會尊重自己內心的想法,我覺得這樣舒服,我覺得這樣是我想要的,我就會去那麼做,我可能就是,我的這些判斷啊,或者我的選擇都比較直接,就是不會想的太多,不會太理智,就是有的時候還是感性的成份比較多,憑感覺,感性的成份比較多。就是這個時候你會覺得,我就是一個大線條的粗線條的人,很乾脆,風風火火的這種,但是跟朋友在一起的時候,比如我跟我的好朋友,都是我主動打電話給他們,都是我覺得我不管是有好訊息也好,還是自己想要傾訴的時候也好,我都會更主動一些,然後我的朋友呢,可能就是這一點跟我相比較而言。

主持人:他們有不開心也會跟你打電話傾訴?

瞿穎:也會,我們都是互相的,因為我們相處在一起已經有六、七年的時候了,所以對彼此的性格特點、一些缺點,一些脆弱的地方什麼的,這些都瞭解的比較清楚了,所以有時候你需要朋友這種幫助的時候,你馬上能夠從朋友那,只要你說這件事情,或者是透露自己當時的心緒,朋友馬上就會知道怎麼安慰你。

主持人:都相互很熟悉了?

瞿穎:很熟悉,連我們在過母親節的時候,或者是有些節假日的時候,我們互相之間的父母都會在一起聚會,跟我們一起帶的。

主持人:已經這麼熟了?

瞿穎:對,就是包括前一段時間,因為前一段時間我父親不是病了,然後病危到去世嘛,就是從7月份到10月份的事,然後我父親在9月份的時候,其實在北京跟我住了一段時間,然後當時又住院了,住院的時候像我的朋友海濤的爸爸媽媽都看我爸爸,就是屬於父母都知道他們的子女有幾個很要好的朋友,他們也會互相,因為每天都聽說自己的孩子,說我的那個朋友又怎麼了,這個朋友又怎麼了,所以他們不知不覺的也會融入了感情,他們也想去表達他們的關心、安慰。

主持人:很多人會覺得能夠在娛樂圈裡保持這樣的友情,其實真的挺難的,因為大家可能一忙起來都行長時間見不到面,這樣很容易感情變得生疏啊什麼的?

瞿穎:我覺得在任何一個圈都可能會面臨這樣的情況,為什麼說這種真正的關懷、關心,還有這種友情,真正的友誼和愛情會很珍貴呢?還有親情,就因為太多的時候,人們都會名和利所牽制,所以有時候你會忽略了這些東西,但是真正內心深處,我覺得每個人還是需要愛的,需要那種溫情的東西,你才會覺得很多事物是美好的。

主持人:我們剛剛也說了,不開心的事情也會打電話跟朋友傾訴?

瞿穎:會,但是不會跟父母說。

主持人:那大家成熟了以後都不會了,因為怕父母擔心吧?

瞿穎:一種是這個,但是我離開家的時間比較早,所以我對父母沒有很強的依賴心,父母很信任我,因為我從15歲離開家住校,然後來北京,基本所有的決定都是我自己做的,父母對我特別的放心。

主持人:那他們對你最大的影響你覺得是什麼?

瞿穎:就是個性方面,因為一個人的個性形成應該是18歲以前,因為我母親跟我父親呢,雖然他們後來離異了,在我17歲的時候,以前關係不太好,因為個性不一樣,我父親脾氣比較暴躁,但是人很好,我母親就是一個事業型的女人,不是那種會織毛衣、會做飯,不是那種,她每天忙她的工作,所以家裡面對我的教育方式,沒有什麼方式,就是放任自由的,所以變成我自己很多決定就需要自己做,然後呢,父母基本上都是很樂觀的人,而且我母親以前跳舞的,舞蹈演員,我父親是花鼓戲演員,唱戲的,所以從小我就有這個藝術方面的天分。

主持人:走藝術這條道路算是父母影響特別大。

瞿穎:對,而且我的樂觀、熱情、包括對人很真誠的,我覺得都是遺傳基因,因為我們家很簡單,也是普通的家庭,也沒有對子女要求那麼嚴格。

主持人:也不會要求你,比如考試要考到第幾名?

瞿穎:我不用他要求,因為我在學校永遠是受表揚的,所以我得到的都是寵愛,都是表揚,從小就是在這種環境下長大,也沒有什麼競爭意識,我覺得大家都對我很好,然後我一定要表現的更好,不能讓爸爸媽媽失望,但是如果我達不到的那種,我覺得誰都對我很好,我希望每個人之間都很平和。

主持人:那你有受過什麼委屈嗎?一路走來?有受過大的委屈或者什麼困難、挫折之類的?

瞿穎:我覺得還好,可能在外人眼裡來看,肯定都會有,人的一生當中,哪怕是對於小孩子來說,一次批評就是一個很大的委屈,或者捱了爸爸媽媽一頓打能記很長時間那種,可能當你大了之後,可能工作上的不如意,或者朋友間的誤解,或者是失戀,對你來說是一個打擊,但是我現在回憶起來,特別是我父親去世的前後這一段時間,我覺得我所體會到的那些情感,包括我跟我繼母,還有我的弟弟,就是我繼母的兒子,就我們之間的一些情感,反而越來越親了,我覺得我所經歷的這些可能不一定是每個家庭的子女都能夠經歷的。但是我會覺得我自己一下有了很多的感悟,就通過自己這一段經歷,我覺得以前,就是當你的親人要離去的時候,你覺得你之前什麼生活當中受到的一些委屈,我覺得那是特別小的事情,可能是你人生的一個必須要經歷的,否則的話,你可能一點委屈都沒受過,一點經歷都沒有的話,那遇到再大的事情你不可能去面對的,所以我自己是覺得人的一生當中,無論是失敗的經歷也好,還是成功的經歷也好,所有的這一切都是你的財富,就是在今年的下半年的這幾個月當中,我自己對這方面特別有感悟。

主持人:好像你變的成熟了很多一樣?

瞿穎:應該可以這麼說,很多時候我不像以前那麼計較了,當然本身我也不是太計較的一個人啦。

主持人:對啊?

瞿穎:但是有時候比如工作。

主持人:會有鑽牛角尖、鑽死衚衕的時候嗎?

瞿穎:很少,暫時有一個情緒的起伏,比如我不願意面對這個事情的時候我逃避,我可能忘了這個事再解決,但是現在我是直接的面對這個事解決,對生活的把控可能會更主動一些。

主持人:那有不開心的時候,難過的時候,一個方法是跟好傾訴,說出來?

瞿穎:這是很重要的方法。

主持人:還有別的方法嗎?你會自己一個人處理嗎?

瞿穎:後來慢慢學會自己一個人處理了,因為其實不管你是跟好朋友傾訴還是自己一個人處理,你的目的就是想通,想明白這件事,所以有時候可以通過好朋友的勸解你慢慢明白這個事情,有時候你也可以自己,比如這個事我沒跟我的朋友說之前,或者我突然看到一個什麼電影,或者我看到一段什麼文字,我突然茅塞頓開那種,再想到我的事情也有釋懷的那種,當然跟朋友傾訴是必須是你特別信任的朋友,否則的話,就你一點祕密都沒有了。還有一種是你寫日記啊,或者你感到很無助很無奈的時候,你會有一種壓抑的感覺,但是你如果找到一個出口,把這種情緒發洩出來,也是一種解決。比如說嘗試一些創作,或者不一定拿出來的創作,比如畫畫,你把那種情緒表達出來以後,只要不悶在心裡我覺得就可以。但是後面的思考跟總結呢,是為了避免你下次再碰到這種事情以後,你依然無助,那就不好了,碰到相同的事情的話,你把鬱悶發洩出去以後,你要冷靜的思考一下,才知道以後怎麼面對。

瞿穎做客:現在的我很幸福很滿足(一)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