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本事賺錢的耿寅鋒

類別: 寵物
在深圳做生意的張詩陽平時喜歡養狗, 2006年初他花費5萬元購買了一條德國牧羊犬,除了愛好他還想讓這隻犬承擔起公司的保衛工作,可從那以後張詩陽就為這隻犬傷透了腦筋。

張詩陽:“我有一個汽貿城,一個很大的汽車貿易城,那麼這個狗就在汽車貿易城裡養,就沒有飼養好,飼養員把它養得過於肥胖。”

眼看著自己花費巨資千挑萬選買回的愛犬一天天肥胖而失去了工作能力,張詩陽又想起了老朋友耿寅鋒,提起耿寅鋒那在深圳訓犬行業裡是出了名的,不管什麼犬經過他手裡一訓練身價準能翻5倍以上。張詩陽把犬放到耿寅鋒那兩個月後果然見效。

耿寅鋒:“這條狗的狀態現在已經變了,剛開始來的時候就是怕人啊,現在狀態很好,不過它對人沒有仇視性。”

張詩陽:“原來畏懼,現在這隻狗在這放著,如果我不看它的牙齒,不看它的耳號,我已經完全看不出來它的樣子了。”

這隻犬經過訓練不僅減了肥,同時還具備了防暴,警衛的能力。這全是因為耿寅鋒有把普通工作犬變成警衛犬的本事。而當初耿寅鋒能夠在深圳生存下來還要感謝張詩陽。

耿寅鋒以前是在吉林市公安局的一名刑警。由於在大學所學的是警犬學,他夢想著作一名優秀的警犬訓導員。2000年8月耿寅鋒不顧親友的反對,辭掉工作一個人帶了3000元錢來到深圳圓夢。那年耿寅鋒23歲,年輕氣盛的他覺得有一身的訓練警犬的本事,不怕在深圳混不到一口飯吃。別看他現在有一個佔地100畝的訓練場,可剛來深圳時去只租了一個小店。

耿寅鋒:“這就是我以前一個小店,當時只有一排狗籠,這還是後期建的,剛開始來的時候,我自己住在裡邊,外邊就是留作訓練用的地方。”

耿寅鋒帶來的3000元錢除了付了一個月的房租和押金就剩下了500元,他打算賭這一個月,可一晃十幾天過去了,始終沒有人上門。正當耿寅鋒要絕望的時候,一個叫張詩陽客戶上門了,張詩陽當時養了三條德國牧羊犬,目的是為了看家護院。

張詩陽:“我所喜歡的是那種工作犬,是那種公安系統警戒所用的那種工作犬,但是通過我飼養一個階段以後發現它根本沒有這個技能。”

一次張詩陽偶然經過耿寅鋒的店門口,看到了馴犬招牌。他決定跟耿寅鋒聊一聊。7 9

耿寅鋒:“跟我說你有身份證沒有?我說我有身份證,給他看了一下,看了一下他迅速拿筆記了下來。”

張詩陽:“他像是剛剛來深圳的人,他就是一個簡單的木牌寫著馴犬,我這三條犬是我差不多花了20萬,如果要交給他,我覺得不放心。”

在聊天過程中耿寅鋒發現張詩陽也是東北人感到很親切,在交談中逐漸取得了張詩陽的信任。張詩陽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把3條犬交到耿寅鋒手裡。

耿寅鋒:“50米以上指揮坐、臥、立,緊接著撲、咬、護主,警衛,拒食、大概有三十多項,一條狗。”

為了能夠做好這來之不易的第一筆生意,耿寅鋒把當年在警校所學全部用上了,24小時陪著這三條狗。他知道只要訓好這三條狗,接下來兩個月的店租就又著落了。他利用狗對物品天生的佔有慾往,用球去吸引狗完成指令。而就當他沒日沒夜的訓練狗的同時,張詩陽也在暗暗地觀察他。

張詩陽:“我對他還是不放心,經常的我就派我的司機,偷偷來看他每天是不是勤勞的訓狗,人家跟我講,是這樣的。”

四十天過去了,耿寅鋒讓這三隻德國牧羊犬完成了隨行,警衛,護主等訓練科目,達到了警用工作犬的標準,這讓張詩陽十分滿意。後來耿寅鋒才認識到,像張詩陽這樣的老闆根本不在乎訓練費多少,在乎的是他的訓練態度,對犬照顧程度,從此他小心翼翼地侍候每一條送來訓練的犬,通過張詩陽介紹來一些客戶終於維持住了店面生意。

但是時間一久,耿寅鋒發現真正來找他訓練警用犬的並不多,大多數人都是來訓練寵物犬的,但他並不敢接受這些生意,因為訓練寵物犬和大型工作犬有著天壤之別。

耿寅鋒:“比如過這個小寵物狗,從小家庭環境氛圍都比較好,而且主人也特別溺愛它,它一定按照自己的性格來,因為在家裡它地位很高,所有的主人都要讓著它,它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導致性格比較野。”

所以客戶送寵物犬來訓練時,他都拒絕了。雖說每個月只要訓練二隻工作犬就可以維持生活,但這並不是長久之計。面對越來越多上門的寵物犬客戶,耿寅鋒再也坐不住了,2002年底,他決定試一試。當時有一個叫王建卓的客戶想讓他訓練一隻蘇格蘭牧羊犬。

客戶 王建卓:“整個小區是個大家庭,為了不妨礙他人的生活和自由,尤其是這個小區小孩子比較多,所以說那過去訓練以後大家都有個安全感。”

雖然與德國牧羊犬一樣同為工作犬,但蘇格蘭牧羊犬在國內早已被當成寵物犬了,剛剛訓練第一個科目坐臥,耿寅鋒就遇到了一個難題,寵物狗太活潑,原來的那些訓練方法根本沒用。

耿寅鋒:“我就一遍一遍把它這個爪子放在地下,臥下,臥下以後撫拍一下,給一些吃的,長期使這個狗對臥這個指令比較開心,比較願意做,加大表揚使它喜歡這個科目,怎麼表揚?表揚很簡單了,撫拍撫拍,起來singdi(狗名),一跑它這個興奮點就帶起來了。”

耿寅鋒在店裡沒黑沒白地訓練這隻寵物犬,但是坐臥這一個科目訓了五六天還不見效,正當他準備放棄的時候,遇到一個叫鄭榕的姑娘。

鄭榕:“走在路上,看到旁邊一家狗店,有個人在訓狗,覺得挺新奇的,就走過去看一看,看一看,就聊,聊這狗的事。”

鄭榕也是一個寵物愛好者,因為當時在深圳沒有人訓練寵物狗,她對耿寅鋒也感到十分奇怪,於是耿寅鋒於這個素不相識的姑娘就有了共同的話題。鄭榕鼓勵耿寅鋒把寵物犬訓練堅持下去,只要成功了,就會引起很多人的興趣。

鄭榕:“我想這一行還是有很大的潛力的,看他去怎樣開發這個市場了。”

從此,鄭榕每天一有空就到耿寅鋒的店裡去看他訓練這支寵物犬,幾天以後耿寅鋒終於完成坐臥這個第一個訓練科目。

耿寅鋒:“完成這一個科目,我覺得70元錢到手了,70元錢到手以後,我知道後面的錢我也到手了,因為它的性格我瞭解了,訓練方式我也摸索著了。”

以後三十天,這隻蘇格蘭牧羊犬逐漸完成了隨行,遠距離服從指令等科目。當客戶王建卓把它帶回小區以後,立刻引起了轟動。

客戶 王建卓:“在一些寵物犬當中作一些表演,其它寵物全都達不到,所以也感覺很有自豪,很有面子的感覺。”

從此,耿寅鋒新開了一項業務訓練寵物犬。因為寵物犬而結緣,2002年,鄭榕跟耿寅鋒成了終身伴侶。耿寅風的身邊就這樣多了一個細心的幫手。

2005年,訓練寵物犬成了工作犬後又一主要收入來源,耿寅鋒每個月增加了40只犬的業務量,全年利潤達到了10萬元。但他始終還沒有忘記訓練警用犬的夢想,一次在寵物醫院的經歷使他有了新的想法。

耿寅鋒:“店裡面有一隻金毛犬,跟這個外觀差不多,很普通的一條金毛,我也沒留意,看了一下,轉身就走了,這金毛就衝我大叫。”

這一下就引起了耿寅鋒的注意,耿寅鋒敏銳地感覺到那是一條極具有訓練潛質的狗,他一打聽才知道那隻狗是被遺棄的狗。

寵物醫院老闆 王德文:“這隻狗在家裡亂拉,亂咬,搞得主人收拾不了,所以就把它遺棄,遺棄放在外面做流浪狗,他們主人又有點感情,所以就送到我們醫院。”

這時,耿寅鋒有了一個的靈感。

耿寅鋒:“之前都是別人的狗拿給我們訓,給一定訓練費,突然間我覺得這個小狗不太起眼,先天條件又可以,我就有了一個想法,是否我可以買一條訓練,作一個銷售訓練犬的工作。”

寵物醫院老闆 王德文:“他喜歡狗,客戶買走狗是很常見的事,所以我們就收了點成本就賣給他了。”

由於那隻犬隻是市場上常見的普通金毛犬,耿寅鋒僅花了1500元把它買下來,經過訓練,金毛犬可以進行一些隨行,翻滾,跳躍等表演了,後來那隻金毛犬被這個叫楊某某的客戶以7500元的價格買走了。

客戶 楊文俊:“像帶去海邊,或沙灘上丟球,像丟出去揀回來,別人沒有帶狗,男人嘛,很有面子。”

除去飼養人工成本,那隻金毛犬讓耿寅鋒純賺了5000元。這給了他很大的啟發,以前給別人訓練犬隻是賺一點訓練費,何不擴充套件一下新的業務自己銷售訓練犬呢?有了想法,耿寅鋒立刻到深圳狗市上去淘寶,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些有潛質同時價格相對便宜的犬淘出來,可面對市場上形形色色的各種犬,怎樣才能不看走眼呢?

耿寅鋒:“這個狗要看他幾個方面,好一點的犬隻如果現在拿一個球出來,他現在會什麼樣子你看,他很想得到這個東西,左,右,左…… ”

從此耿寅鋒即馴犬又賣犬,業務量一下擴大了10倍。經過2005年一年的資金積累,到了2006年耿寅鋒又購買了大量工作犬品種自己訓練,他想圓自己當年的夢想。他把這些犬訓練成警犬,然而推銷到深圳一些工廠小區。

林建宇是一家電子廠的老闆,以前經常為廠裡丟東西而發愁。耿寅鋒向他推銷了一隻警犬。

客戶 林建宇:“晚上如果是比較晚一點,送貨都帶犬放在車上,買那個小車帶了20萬現金,帶了犬就踏實一點。”

2006年3月,耿寅鋒在深圳建立了自己的訓狗場,除了給客戶訓練寵物犬和工作犬外,自己還擁有100多隻警用犬銷售到深圳各地。當初那個只帶著3000元闖深圳的東北小夥,在深圳紮下了根。

憑本事賺錢的耿寅鋒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