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黑客」?

類別: 新奇

我在華盛頓特區工作的時候,常看到「黑客」一詞,但基本上只剩下了一個「黑」字,不止一次在新聞和政府發言稿裡,看到對「黑客」一詞充滿了誤解、甚至深惡痛絕,甚至有一個活動恬不知恥地冠以「黑客馬拉松(hackathon)」的名字。對於政府和媒體來說,「黑客」就是一群蒙著面紗,面對螢幕上滾動的奇怪字元的人,但對於世界上其他一部分人來說(特別是在網際網路上),「黑客」一詞有著非常,非常不同的含義。就算在韋氏詞典上,對於「黑客」一詞,前三個解釋是這樣的(小編:第四個解釋才是非法入侵計算機的人):

偷信用卡密碼,或者傳播惡意軟體,這都不是黑客的品位,真正的黑客精神完全與之相反。所謂黑客,是將如上三項定義渾然為一的人。「黑客精神」是分享、開放、反權威……是一種無法抑制的,去挑戰極限與顛覆不可能的渴望,黑客的行為無非就是用鉛筆破解被鎖頻的 CPU,或者給自己造臺「透析機」活命這類一般專家瞧不上,但真能解決問題的事情。

黑客一詞,可以追溯到1960時期,麻省理工的聰穎才子們將計算機科技推向新高度的年代。今天這種精神依舊完整地體現在追求卓越的行為上——不斷地問自己:「這可能嗎?」(並且堅定地回答:讓我們試試看!)。這是一種內在的,對於解決從沒有人解決過的問題的渴望,渴望突破以前的智慧無法突破的極限。

有點意外的是,黑客行為不全都是技術上的,更多的是「交流」上的,思考一下什麼是「黑客的精神」、「黑客的方法」和「黑客文化」。

黑客精神

黑客被各種文化所激勵,黑客精神是關於分享的文化。黑客所需要的素質是能夠把問題拆分開,並分析各自的原理,希望通過這種方式來改進它們。必須自己動手,不但能參與,而且能創造出某個專案的分支,使之更有趣,更優秀。黑客精神是關於開放的精神。黑客行為是基於團隊的,只有開放才能讓參與者們發揮出最大的能量,去修補,去改造。保密只會扼殺創新,所謂自由當然包括獲取資訊的自由。黑客精神是關於「反對權威」的精神,促進資訊交流的最好方式就是提供一個讓所有人都可以自由交流,沒有阻礙的平臺,有意地,或者無意地拆除資訊流動的障礙,官僚主義,無論是企業,還是政府,甚至是大學,這些都是資訊交流的固有障礙。

黑客的方法

精神只是理念上的存在,實踐才是成為黑客的道路。黑客是不作就要死星人,心癢手癢地祈求能上手一試。 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問題需要解決了。 有聰慧的大腦和能幹的雙手,科技應該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就和運動員通過挑戰地球引力,提升人體的極限而獲得快感一樣,黑客尋找擴充現有工具的應用極限的方法,尋找答案,提出可能。但黑客精神裡還有一層含義 一個問題有一個解決方案就夠了。 創新的大腦是寶貴的,有限的資源不能耗費在重複發明輪子上,需要去搞定的問題還有很多。

黑客的文化

黑客文化,顯示出傳統文化中特別部分:精英主義文化。
網際網路上最有價值行為就是「奉獻」,對於黑客來說,奉獻比金錢和權位都要重要,奉獻可以是程式碼、設計、版權……什麼都行。黑客文化是優雅的文化。黑客追求藝術地手法,簡潔創新的技術,可以完成複雜的任務,卻以最小的代價和最少的說明。黑客文化是關於智慧的樂趣,成為黑客確實充滿了這種樂趣,特別是在世俗生活中注入這種樂趣。

「黑客」的意義,不是成為一個熱詞,也不是和犯罪聯絡起來,黑客是是一種氣質,一種動機,一種文化,成為黑客,就是用程式碼去改善我們這個世界。

什麼是「黑客」?

[Junius via balter]

什麼是「黑客」?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