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Zeiss生物學大片[中]

類別: 新奇

這是CELL(細胞雜誌)舉辦,卡爾蔡司贊助的一項生物攝影展,生物學也可以很有範。(接[上]文)

Cell-Zeiss生物學大片[中]
The Next Challenge(下個挑戰)
Kairbaan Hodivala-Dilke and M. Stone, 倫敦大學
現在癌症治療的一大障礙就是對付抗藥性,癌細胞總能對藥物產生抗藥性,甚至最有效的藥物也不例外。例藥物抗血管內皮生長因子(有研究認為癌細胞在增殖與轉移過程中總會構建新生血管,以便為癌細胞提供營養,這個過程中,內皮生長因子會大量表達),在前期應用中,藥物能顯著的減少癌細胞,但是長期使用後,癌細胞會恢復增長。我們必須用基礎細胞生物學來解釋闡明這些抗藥性的訊號通路、機制,並找到監控他們的工具和辦法。這張掃描電顯圖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新生血管正在向黑色素瘤生長,併為它提供營養。

Cell-Zeiss生物學大片[中]
Heiti's Portraits(heiti的肖像)
Heiti Paves, 塔林理工大學, 愛沙尼亞
植物簡直就是生物學攝影裡的超模,因為它們苗條纖長,文靜端莊,無時不煥發光彩(真的發熒光)。如果鼠耳芥是生物界的卡門卡斯,那麼Heiti就無疑是Richard Avedon(時尚攝影大師)了。包括這張圖在內,Heiti已獲得多項生物學攝影獎。圖中的鼠耳芥經過膜染料FM4-64和DNA染料33342處理。在20倍共聚焦顯微鏡下拍得,綠色是植物自身的熒光。

Cell-Zeiss生物學大片[中]
Spiraling Around Sound(我隨聲轉)
M'hamed Grati and Bechara Kachar, NIDCD/NIH
耳蝸是內耳骨迷路結構中的一個像蝸牛殼一樣的管道。圖中紅色是最重要的感覺部分:螺旋器,它上面密佈著聽覺毛細胞,這些細胞感受基底膜上聲波產生的機械振動,震動開啟離子通道(改變膜上的電訊號),由此將聲音轉換成神經衝動。

Cell-Zeiss生物學大片[中]
Sperm Shop(精工廠)
Roger Wagner, 特拉華州大學
哺乳動物的精子產生於又長又細的管道,叫曲細精管。每條曲細精管的上皮都包含精原幹細胞(藍)。經過64天的時間,幹細胞逐漸分化形成成熟的精子(黃)。每個精原幹細胞首先通過有絲分裂產生初級精母細胞(紫),進而再經過兩次減數分裂形成精細胞,最後精細胞經過"精子形成"逐漸成熟,最終發育成精子。

Cell-Zeiss生物學大片[中]
DNA Robots("基"器人)
Campbell Strong, Shawn Douglas, Gael McGill
合成生物學的一大目標就是利用最基本的原件,DNA、RNA、蛋白、脂質,來合成自然界原本不存在的物質。比如在DNA“摺紙”中,科學家通過短鏈固定單股的DNA長鏈(大於1000對鹼基),來定製他們想要的成品。這張圖裡,研究人員用基因摺紙技術成功的塑造了酒桶形的奈米機器人(35nm*35nm*45nm),這種機器人可以用來承載藥物、抗體片段(粉)或者其他物質。我們可以通過設計帶有專門適體(綠)的機器人,準確的,定點的將藥物或者目標物質送達目的細胞(目的細胞膜上的受體與機器人的適體一對一,就像一個是鎖,一個是鑰匙)。

Cell-Zeiss生物學大片[中]
Blebbing Bodies(凋亡小體)
Thomas Deerinck and Mark Ellisman, NCMIR, 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
當細胞凋亡時( 由基因控制的細胞自主的有序的死亡 ),他們總會崩潰開,產生很多小的,如水泡、皰疹一樣的物質,叫凋亡小體。圖正中就有一個已經進入凋亡程式的海拉細胞。海拉細胞是人體宮頸癌細胞,它們遠不是正常細胞,它們可以無限傳代(正常細胞10代以下就死光了)。它最先的宿主海拉女士早就死了,可是這個細胞系還在全世界幾乎所有的生物實驗室裡做牛做馬的被實驗著,每天無怨無悔的品嚐著各種試劑。

Cell-Zeiss生物學大片[中]
Feeling Blue(肝中藍調)
Gilles Vanwalleghem, Daniel Monteyne, Etienne Pays, and David Pérez-Morga, 布魯塞爾自由大學
布氏錐蟲,一種屬原生動物的寄生蟲,它是非洲昏睡病的元凶。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區,這種寄生蟲的困擾尤其嚴重。寄生蟲的生活週期必須包括媒介昆蟲和哺乳動物終宿主。這張圖裡,兩隻寄生蟲正在和肝中的免疫細胞搏鬥,肝切片來自感染小鼠,最後兩隻蟲的結果很可能是被吞噬掉。

Cell-Zeiss生物學大片[中]
Eye of the Storm(風暴之眼)
Dean J. Procter , Bianca Dobson, David Tscharke and Timothy P. Newsome, 悉尼大學,澳大利亞國立大學
病毒蝕斑分析是一種定量的檢測方法,把病毒的宿主和正常細胞至於半透膜上培養,經過幾個病毒增殖週期,形成一個侷限性的病變細胞區。在病毒不斷向外擴散感染鄰近正常細胞的過程中,我們就可以統計病變細胞,從而計算出相應的病毒數量。圖中綠色的是正常的猴子腎臟細胞細胞,紫色的是正在表達病毒蛋白的感染細胞,黃色的是細胞核。

Cell-Zeiss生物學大片[中]
Pockets of HIV(艾滋快遞)
Donald Bliss and Sriram Subramaniam, 國家健康中心,國家癌症中心
巨噬細胞是HIV病毒的載體,成為病毒的製造廠。應用最新的離子蝕刻電鏡技術,我們得到了一張清晰的細胞全景圖。圖中新合成的HIV病毒正通過巨噬細胞的通道釋放出來。

註釋:
Anti-VEGF: http://en.wikipedia.org/wiki/Vascular_endothelial_growth_factor
Organ of Corti: http://en.wikipedia.org/wiki/Organ_of_Corti
減數分裂: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7%8F%E6%95%B0%E5%88%86%E8%A3%82
合成生物學: http://en.wikipedia.org/wiki/Synthetic_biology
Nnorobot: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6608733
http://en.wikipedia.org/wiki/Nanorobotics
細胞凋亡: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BB%86%E8%83%9E%E5%87%8B%E4%BA%A1
非洲昏睡病: http://en.wikipedia.org/wiki/African_trypanosomiasis
病毒蝕斑技術: http://dzwjyjgs.aqsiq.gov.cn/dwjyjy/ztxx/jishu/200610/t20061029_19829.htm
IA-SEM: http://citeseerx.ist.psu.edu/viewdoc/summary?doi=10.1.1.159.2807
Richard Avedon攝影作品: http://www.padmag.cn/archives/21787

[cloudwalker via Cell]

Cell-Zeiss生物學大片[中]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