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路怒症:汽車應該有道歉訊號麼?

類別: 新奇

為什麼駕駛爭執會在短時間內演變成致命暴力——特別是槍擊。在一篇“路怒症的心理學和生物學知識”的文中,作者Lauren Kirchner提出了這個問題。為什麼駕駛途中容易發生暴力?——因為向對方駕駛員道歉真的很難。

對抗路怒症:汽車應該有道歉訊號麼?

“駕駛員時時刻刻都會犯些小錯:比如數錯時間,比如車速不符合車道規定,”在書中Kirchner舉了2006年某份路怒症研究做例子,“錯誤很容易被誤解成有意而為,因為喇叭不會說“對不起”。”

那麼為什麼不能有會說“對不起”的汽車喇叭呢?或者開啟思路,為什麼不在所有車上安裝能接收和傳送比轉向燈和剎車燈更有用的資訊的裝置?我知道市面上有打訊號的小發明,我也知道遇到麻煩可以用古老的手勢訊號,但是,這可是Google Glass的年代,這是昆蟲大小無人機的年代,這是Netflix的年代,為什麼當我不小心攔住其他人的去路時,我要笨手笨腳地把手伸出窗外在倒車鏡前比手勢,而不是輕鬆開啟位於後窗的提示燈告訴後面的司機“我知道我開的不夠好”。

Kirchner認為這個簡單的裝置可以挽救一些生命,退一步,至少能減輕司機路上的壓力。不過,願不願意安裝,有沒有用,這因人而異。

安裝這個提示器的注意看上去挺新奇,但在Kirchner之前很早就有人提出過這個設想。這個想法最先在流行文化傳媒上不時冒出,常常可以看到在妙語欄目裡看到,這都是些聰明但沒人會當真的想法。Car Talk網前當家 Tom and Ray Magliozzi兩兄弟在一張“我們想在所有汽車上看到的奇特裝置”列表中把“抱歉按鈕”列在其中,Matthew Inman也畫過相同裝置的漫畫。喜劇作家Dennis Hong在經歷了一次逃過寶馬車追尾自己的驚險後,提議大家安裝一個“是我不對喇叭”。

對抗路怒症:汽車應該有道歉訊號麼?

有次我駕駛汽車以50邁(80公里/小時)的速度行進,突然另一輛車迫使我緊急轉向,我破口大罵對方,都是些難以啟齒的髒話。我看見對方司機舉起一隻手朝我點頭,神情十分羞愧。從他的手勢中我明白他在說:“抱歉,是我不對”,到嘴邊還沒吐出來的髒話馬上就咽回去了。

Bob Long是AutoWorld和其他幾個汽車廣播節目的主持人,他也承認抱歉提示器不僅僅是個新鮮概念“從各種角度來考慮這個提示器都很有必要,”他說,“路怒者數量很龐大,對自己行為羞愧的人不在少數。”在我(原文作者)和Bob交談的前天晚上,他說他在商場停車場裡看到兩個司機為爭一個車位惡語相向臉對臉吵得面紅耳赤。“如果一輛車上顯示“我先來,這是我的車位。”的話,兩人也不會吵起來,溝通過程會更加禮貌。”,Bob說。

Bob說汽車製造商的極端官僚主義和政府頒佈的各項規定讓所有訊號燈的含義都“有些難以達到實際效果”。Bob支援抱歉訊號,他認為這很有禮貌——“看到的人都會嘲笑這個想法,”他說,“但我一點也不覺得這個主意不好。”

Car and Driver雜誌主編Eddie Alterman不是很看好道歉訊號燈,他認為這沒有觸及真實駕駛問題的實質:不良駕駛。”道歉訊號燈只是創可貼,一路上讓人噁心的駕駛者太多了。”他說,“比道歉訊號燈更好的解決辦法是不要做出讓駕駛者說道歉的行為。”

他最關心的是手機分散了司機太多注意力,車裡其他東西都無法吸引司機。“車輛訊號燈之所以美麗,在於它雖然簡單但意義豐富。所有人都看得懂訊號燈:紅燈表示要停車,黃燈表示要轉彎,”他說坐在車裡看提示板會更分心,更可能讓你說“道歉”。

Alterman 和我都會擔心“道歉”訊號會被某些在高速公路上的混蛋亂閃亂用。

對抗路怒症:汽車應該有道歉訊號麼?

然而最難解決的問題是,如果我們有能力在公路上向其他人道歉,我們是否會這麼做?

當我問起Heitmann 如果他看見其他人閃爍“道歉”訊號時他的反應,他說“開始我對這訊號很寬容,後來我想了想“媽的,弱逼才會打這訊號。””

在你迫不及待想購買“抱歉”訊號燈之前,我想告訴你一個事實:之前已經有這方面的嘗試了。“謝謝你”訊號燈可以追溯到1934年,開發者希望這款產品的廣泛應用能夠幫助提升公路禮節,以此減少事故。再近一些的發明,一個是還在網際網路上銷售的“禮節閃爍訊號燈”,能夠打出“謝謝你”和“道歉”兩種訊號,但是廠商已經不再回覆電子郵件,廠商電話也已停機。另外一個是Drivemotion,一種可以顯示多種文字和圖形(自帶一些不是很好看的圖形)的LED車載LED顯示屏,去年進行過Kickstarter籌款,現在網站已經倒了。

對抗路怒症:汽車應該有道歉訊號麼?

對抗路怒症:汽車應該有道歉訊號麼?
不管怎樣,禮節閃爍訊號燈都是一次嘗試

然而,我舉這些例子不是說駕駛員之間不需要溝通,實際上駕駛員之間的溝通在未來的前景將更加光明——只是不包括“道歉”訊號燈。Long和Alterman都提到最近的重大突破——車與車溝通,這種方法採用數字方式在車與車之間交換資訊,使得車輛可以根據周遭環境自動做出反應,比如自動駕駛或緊急剎車。最終如果人們把行駛權交給汽車,可能車主之間的道歉會變少。除此之外,車間溝通技術可以讓駕駛者向周圍車輛傳送比“道歉”更豐富的資訊。

當然這些科技的實現要等到許多年之後,在此之前,也許“道歉”訊號燈還不算太壞的替代品。Alterman說如果我們連道歉訊號燈都不願意使用,可能未來的溝通只剩下豎中指和摁喇叭。

[王大發財 via Psmag]

對抗路怒症:汽車應該有道歉訊號麼?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