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對俄實施經濟制裁沒有用?

類別: 新奇

上週早些時候美國和歐洲對俄羅斯進行的經濟制裁卻導致盧布升值、莫斯科股市回彈,這是為什麼?

要理解這個矛盾,首先回憶一下《是的,大臣》這部英國電視喜劇裡一位浮躁的政客從接連而來的危機步履維艱時對所有恐慌的相同回答:“必須做點什麼事。——這(危機)就是“什麼事”,所以危機必須發生。”

這番推論的問題在於“做為”可能比“不做為” 的後果更為嚴重——西方國家對烏克蘭危機向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的決定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為什麼對俄實施經濟制裁沒有用?

明顯的事實擺在眼前,美國和歐洲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從而期望達到使俄羅斯退出克里米亞局勢的結果過,其影響力弱到可悲。在這過程中反而凸顯了西方國家缺乏足夠的堅定和計劃。不過普京卻很可能已經達到了自己的主要目的:增加國際社會對克里米亞加入俄羅斯的默許程度,克里米亞入俄已經成為了不可逆轉的既成事實;同時也讓代行烏克蘭總統職責的烏克蘭議長土耳其諾夫承認,只要烏克蘭面對俄羅斯這個敵人, 基輔就無望阻止烏克蘭的分崩瓦解。

為什麼對俄實施經濟制裁沒有用?

經濟制裁對西方國家危害還有幾個微妙原因:

其一,烏克蘭邊境的軍事-外交爭端演變成俄羅斯與西方國家的經濟衝突的話,中國和以色列等強國很可能也會效仿俄羅斯用軍事行動解決各自的領土爭端。

如果將烏克蘭的軍事-外交衝突演變成經濟對抗是個錯誤,是否意味著比起對俄經濟制裁,西方國家應該對俄羅斯發動戰爭?答案很明顯是——否。原因在於西方國家犯下的第二大戰略失誤。

現代民主國家只會在異常情況下才會考慮戰爭,所以戰爭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比起戰爭,美國和歐洲一直將經濟制裁作為逃避正式外交談判斡旋和艱苦的公開辯論的萬金油,而且屢試不爽。

相反,歐美採用了簡化原則讓矛盾無法協商——國際邊境線無比神聖,只有基輔的烏克蘭政府才是具有民主正當性的團體。這讓烏克蘭和俄羅斯再無協商的可能。

因此,對俄羅斯進軍克里米亞的快速經濟制裁才產生了反作用:試想如果進行復雜的外交談判,最終可能所有集團都要做出讓步妥協,雖然大家都能接受,但肯定心不甘情不願,相反,西方國家沒有拖拖拉拉採取外交談判,而是直接進行經濟制裁,這肯定會導致直接軍事行動——俄羅斯必定會取得徹底勝利。

其二, 西方國家依然能夠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以謀求俄羅斯政府有朝一日破產,瓦解強大的軍事力量,扭轉在烏克蘭問題上的頹勢,這可能麼?從長期看來,這當然是可能的,因為俄羅斯作為弱經濟體,大量依賴進口,支撐經濟只有靠出售石油和天然氣。西方國家正是看中了這點才千方百計用經濟手段代替外交手段打壓俄羅斯。

如果經濟制裁開始嚴重威脅俄羅斯在海外的資產,短期內反而正中普京的下懷,他會強迫政治寡頭們將海外資產轉移回國。長期看來,經濟上孤立俄羅斯的效果更差。

今天的俄羅斯的經濟開放度出乎意料的高,俄羅斯也沒有向其他許多中等收入國家那樣採取措施保護國內製造業的保護政策,而是任由其經受全球競爭浪潮的席捲。進出口在俄羅斯國內生產總值總所佔比值為52%,和中國持平,高於印度尼西亞,差不多是巴西的兩倍。

如果經濟制裁導致俄羅斯走向自給自足和貿易保護注意的道路,俄羅斯國內的製造業和服務業肯定會更加壯大。

如果俄羅斯從依賴西方國家進口的消費者社會轉型成更類似於蘇維埃社會的自給自足,成為巴西那樣的貿易保護國家,或是南非一樣的種族隔離國家,對俄羅斯的政治會產生怎樣的影響?

沒人能給出確切的回答,但是隻要看一眼與全球市場隔絕了幾年或者十年的國家,我們就能看出一個貿易保護的俄羅斯,只會喂肥政治寡頭。在這樣一個自給自足的環境裡,普京也好,也許是更有野心的領導人也好,實力會變得越來越強,俄羅斯的軍事力量會更加強大,並不是像西方國家預期的那樣慢慢腐朽。

所以經濟制裁也肯定不會造成西方國家預期的結果。

[王大發財 via reuters]

為什麼對俄實施經濟制裁沒有用?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