膽兒挺肥:黑“比特幣耶穌”的後果

類別: 新奇

膽兒挺肥:黑“比特幣耶穌”的後果
“比特幣耶穌”被黑後,不會驚慌失措地去報警,而是淡定地執起比特幣之劍。

上週,全球比特幣界響噹噹的核心人物,身在日本的美國人Roger Ver被駭客光顧,竊取了他的Hotmail帳號,並進一步盜取了他的社會安全號,護照號碼,以及其它私人資訊。駭客威脅Ver稱,除非他願意支付37個比特幣(約20000美元),不然就繼續開採他的私人資訊。Ver果斷用37枚比特幣發出懸賞令,讓這個無恥混蛋速速求饒。

“大哥,實在對不起。我只是個中間人,只能按他們說的做”,懸賞令剛發出去,這個駭客就開始道歉。隨後,他還問:“你會僱殺手殺我嗎?”

比特幣,長期以來都是自由主義者用來逃離政府和銀行控制的一種重要途徑。不過僅用37枚,Ver就讓這種全球最流行的數字貨幣獲得了另一項追求自由的殊榮。對Ver而言,比特幣不只是不在政府的控制下儲存和轉移財富的一種方式,也是尋求公正的工具。Ver用他與這民駭客在Skype上的對話證明了這點。肯定你會問,用其它貨幣不是也能找到殺手嗎?相信我,但用比特幣要合適的多。

“這可不好耍”

這個駭客用過好幾個化名:Nitrous,Savaged和Clerk1337。早在這名駭客聯絡Ver好幾小時前,與Ver相識的創業公司Wiz Technologies首席黑客官Jason Maurice就已經開始嘗試恢復Ver被盜取的多個帳號,而且Ver堅信這個駭客是在單獨行動。Nitrous先控制了Ver以前的一個Hotmail帳號(顯然是用公共資訊回答了郵箱安全問題),並用這個帳號強佔了memorydealers.com域名--Ver用來做電腦部件生意的一個網站。早在這15年前,Ver就用被盜的Hotmail地址註冊了這個域名,Nitrous應該是通過Ver註冊這個域名的方式(Register.com)來獲取了控制權。

獲得多個帳號資訊後,Nitrous竊取了Ver母親的私人資訊,以及他的護照號和社會安全號,並威脅稱如果不交出價值20000美元的37.63289114枚比特幣,將把這些資訊賣給“詐騙犯”,還說他們會“毀掉你媽媽還有你的生活”。“你我都知道這不是鬧著玩的,放老實點:你完全沒有辦法抓到我。我已經潛伏很久了”,Nitrous這樣寫到。隨後,他還毫不掩飾地讚美了Ver:“我不得不說:我很欣賞你經營比特幣的能力。”

曾在加利福尼亞議會兜售過自由意志言論的Ver,在全世界的比特幣積極分子和投資者中,那名號可是響噹噹的。2011年深入瞭解這種數字貨幣後,Ver就走遍全球,在比特幣研討會上發表真知灼見,並用自己的比特幣投資了6個以上的創業公司,其中包括Blockchain,Bitpay和Ripple。Ver從不會透露自己有多少比特幣,但進入這個領域相當早,20000美元的勒索對他來說應該不是個大數字。

儘管沒有漫天要價,但通過Ver提供的聊天記錄來看,Nitrous聲稱他還在網路上做了很多其它壞事,比如攻擊LOHANTHONY和UberFacts。

比特幣-公正之劍

當被Nitrous黑掉後,作為比特幣狂人的Ver就一直在與他周旋,以獲得時間在Maurice的幫助下找回被盜帳號。大約1小時的嘲弄和談判後,Nitrous顯得越來越不耐煩,威脅稱要Ver付出100000倍的代價,並寫到:“可憐蟲,聽著,我母親需要做肝移植手術,開始就要花15000美元,兄弟.....這樣做我也覺得有些不地道,不過我已經沒有退路了”。隨即,Ver就用Facebook發出訊息,要用37枚比特幣買可以把Nitrous送進監獄的資訊。這名駭客立馬就敗下陣來。

很明顯,Ver並沒有出賞金買Nitrous的人頭,他只是講只要能把Nitrous抓起來就願意付比特幣。然而,比特幣與網上毒品交易市場“Silk Road”有一定聯絡,而且犯罪分子還會利用Mt.Gox交易比特幣。Ver不願意承認是否就此事件時尋求過政府的幫助,但他卻表示:“我對警察不是很有信心”,“不過我希望他們是真正想抓到他”。

大約十幾年前,Ver做電腦部件轉售生意時,曾失竊了價值約1百萬美元的貨。通過產品標號,經過一個月的努力,他終於發現這批貨在洛杉磯。“我找了好幾個警察部門,想盡辦法告訴她們我找到了失竊的部件”,Ver回憶到:“但沒有一個人有要幫我的意思,這批貨就這樣付諸東流”。這樣看來,懸賞更有效。訊息發出去幾分鐘後,Nitrous就乖乖交出了Hotmail帳號的新密碼。Ver表示,這傢伙再也沒找過自己任何麻煩。

[claudio via wired]

膽兒挺肥:黑“比特幣耶穌”的後果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