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後的我能為你們做些什麼特別的事?

類別: IT

首先,介紹一下背景。我叫Aaron Winborn,是一名程式設計師,開發Drupal系統。Drupal是一個開源的內容管理系統,你可以用它搭建網站。我是兩個小女孩的父親,她們讓我的生活充滿了樂趣,我娶了一位漂亮的女人,你可能已經聽說過她,她叫Wonder Woman。

就在2年前,我被診斷患上了肌萎縮性側索硬化症,又稱魯格里克氏症(Lou Gehrig’s disease)。 簡單的說,我的大腦將會慢慢的與身體各部位失去聯絡,因為運動神經元在不斷是死亡,肌肉萎縮硬化,直到呼吸肌死亡,帶走我是生命。


我的手和胳膊已經完全癱瘓,現在徹底被困在一個電動椅上。我的呼吸肌的力量已經大幅度減弱,我需要7×24小時的使用呼吸器,完全喪失呼吸能力的危險已經逼近我。

就算是有幸能再活一年——唯一的方法就是接受氣管造口手術——活更長時間的奢望也是不可能的,因為肺部將成為魯格里克氏症晚期的另外一個遭受魔咒的器官。這種恐怖的疾病目前是沒救的。我的家人照顧著我的所有生活起居,幫我擦去臉上的口水,直到我死,她們才能重回正常的生活。

但是,正像一句老話,每片烏雲都有一個金邊,我也是。一年前的今天,Kim Suozzi也在網上表達了相似的謝意,他透露了他驚人的做法,他的身體將被冷凍,期望有朝一日科技足夠先進,能讓他重新復活。他的身體現在處於液氮冷凍狀態。http://www.reddit.com/r/AskReddit/comments/uvaqe/today_is_my_23rd_birthd…

我聯絡到了幫他募集資金的組織——the Society for Venturism,上個月,他們同意接受我的請求。http://venturist.info/aaron-winborn-charity.html

但是,我在這裡告訴你們這些,卻是為了一個倒過來的請願單。

我活了一生,沒有遺憾。我去了很多地方旅遊,在很多美麗的地方住過,比如荷蘭和倫敦。我結交了很多好朋友,而且從沒停止。我向社會報答對我的恩情,一輩子努力工作,做教師,做服務員,做一名開源軟體開發者。我曾跟很多有有趣的人一起共事,像Elisabeth Kubler-Ross,在我遇到我的夢中情人前,我甚至還在一個佛教寺院裡生活過。

但我還沒有準備好就這樣安靜的離去。

在我10歲時,我有三個願望,希望我長大後能實現:成為一名教師,一名作家,一名宇航員。我已經實現了兩個——在我沒死前。提外話,我曾對一些人說過這些,而被問到,“哦,你寫了什麼?”我回答說,“我並沒有說我已經寫出了什麼東西。”

說些正經的,我希望能找到一些巨集大的創意去做——在我死後——如果能夠復活。屆時,我想,到那時,天已經太低,不要擔心技術上的可行性。這是你異想天開的機會。比如,在海王星的甲烷海里裸泳。

我此生想做的事情很多,但在這一輪迴裡已經不可能。我成為了我的生命的一位看客,像木偶似的依靠我的女兒生活。幸運的情況下,依靠眼睛,我每分鐘能打出15個單詞。

但我不抱怨,我像往常一樣早上醒來,興奮的生活一天。這只是我讓大腦多活動的一種方法,讓我們做一個清單,列出下個世紀我們可以做的事情,我有這樣的幸運嗎?

Stay strong,

Aaron

復活後的我能為你們做些什麼特別的事?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