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具:小兒子熱死在車裡,爸爸在忙著髮色情簡訊

類別: 新奇

# 背景:上月18日,美國佐治亞州一歲零十個月男童Cooper在遺忘在車裡7小時身亡。他的父親Harris被控謀殺和虐子兩項罪名。星期四在亞特蘭大召開了關於此案件的意見聽取會。

杯具:小兒子熱死在車裡,爸爸在忙著髮色情簡訊

聽證會召開時,起訴人說,Harris是一個對妻子不忠的丈夫,不甘捆綁於孩子“為了自由”而謀殺自己的孩子。其中最震驚的一條控訴是:一名偵探在聽證會上證實,在22個月大的孩子獨自關在炎熱的車裡時,Harris正在工作期間給兩名女性收發內容露骨的色情簡訊(包括裸照)。

Harris的辯護律師一再否認佐治亞州科布縣警探Phil Stoddard提出的Harris向六名女性(其中有一位未成年)髮色情簡訊的說法,但是法官認同了這一事實。

警方說,Harris把Cooper綁在座椅上離開了。有記錄表明水銀溫度計的刻度已到92度(33攝氏度),警方還稱那個離父親工作地方不遠的停車場氣溫達到了88度(31攝氏度)。

“在他進入車子的時候,孩子已經死了並且屍體僵硬了,難聞的屍臭味充滿了整個車子。但是他還是忍著臭將車子開出了一段距離而沒有采取任何補救措施。我認為,關於謀殺和虐童兩項指控是有跡可尋的。”科布縣首席法官Frank Cox在法庭上說。

Harris堅決不認罪,法官也拒絕對他的任何保釋行為。

Stoddard說,除了這些與他兒子的死有關的指控之外,Harris還面臨涉嫌性剝削未成年少女的重罪以及非法接觸未成年少女的輕罪。

網路搜查
此案偵探還通過搜查他的網路記錄找到指控他的鐵證。在Cooper死之前,他的父親曾經瀏覽過一個叫“child-free”的網站並在那閱讀了四篇文章。Stoddard說,他還有可能檢索過“如何在監獄中生存”的相關詞條。初次之外,警方還公佈了他和他的妻子Leanna Harris曾搜尋過一輛車得要多熱才夠殺死一個孩子。在Cooper死前五天,Ross Harris曾兩次瀏覽一個公益短片,內容是一個獸醫演示將某個物品或者某個人留在封閉的高溫汽車裡的危險性。Leanna Harris告訴警方說她最近曾看過國家警告人們不要把孩子單獨留在車裡的故事,她也很害怕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數碼產品中的細節是本案的關鍵證據
警方稱Ross Harris承認自己在網上研究過一些在車內熱死的案例以及關在車內致死的溫度。但他是為了預防這樣的事發生,並且也很擔心這樣的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而相關的話,Leanna Harris在接受審訊期間也曾說過。至於這些所謂的研究瞭解具體是在什麼時間尚不清楚。

“我感覺到了他的痛苦,我都哭了。”

這次潛在動機的意見討論會本來計劃90分鐘完成,但實際上卻多用了三個小時。很多時間都花在討論他帶著他的兒子駛入購物中心尋求幫助時的一系列行動上。

目擊者告訴警察說,他們聽到了一陣輪胎與地面刺耳的摩擦聲然後車子停了下來,“Stoddard證實過這些證詞確認無誤。當時Harris從車上下來然後大喊”我的天哪!我到底做了什麼!“偵探說,據目擊者稱這位33歲的父親下來以後一臉茫然地站在原地發呆,在圍觀群眾告訴他給他的兒子做心臟復甦術時他跑到車子的另一邊打了個電話,明眼人都看出來了他是在跟別人說他兒子的死訊。

從頭到尾Harris沒有打過911,當911工作人員到了現場讓他掛電話時他不聽,他們拿走了他的電話給他拷上手銬時Harris還說了句”法克。“偵探還說,Harris跟警方說他沒有打通別人的電話,但是通話記錄明明白白地告訴我們:他在發現兒子的屍體之後打了3個電話,其中包括給他僱主打的長達六分鐘的電話。

誰是Justin Ross Harris?
然而,目擊者Leonard Madden給了個不同視角的現場情況。她是在和熟人吃完飯走出餐館的時候注意到圍觀的人群和顯眼的Harris的。“他一直在哭,在嘶吼”Madden說,“他一直重複說我的天~我的天~我兒子死了。”

“我當時感覺到他很痛苦,我甚至都流淚了。”Madden說。

杯具:小兒子熱死在車裡,爸爸在忙著髮色情簡訊

奇怪的行為
據Stoddard說,Harris當時的言論很奇怪,他說:“我不敢相信這事居然發生在我身上”,“我會被判重刑的”。

“這是瞭解到的關於他的一切”,Stoddard說,“‘為什麼被懲罰的是我?’他的話還繼續著,都是些一面之詞。”偵探了解到Harris失業了,夫妻二人都面臨經濟問題。他們倆給Cooper買了兩份保險,一份2000刀,一份2500刀。

Stoddard瞭解了Leanna Harris去託兒所接孩子卻得知孩子根本沒有去過那時的表現。她當時回答說:“Ross一定把他放車裡了。”當時身邊目擊者說會不會有其他可能,她卻堅持說Ross把他兒子留在車裡了。Stoddard還說,Harris兩夫妻坐在審訊室的時候Ross對他妻子說Cooper看起來很安寧,當他把兒子從車裡抱出來的時候Cooper的眼睛是閉著的。“我擔心過他的死相。”Stoddard特別注意到,Harris在說這句話時用的是過去時態。偵探特意補充道,當孩子從車裡抱出來的時候他的嘴和眼睛都是張著的。Stoddard說,還有一點可疑之處,Leanna問她丈夫都對警察說了些什麼。偵探提供證詞道:“她問完以後,讓她老公坐下然後說‘你有沒有說太多’”。

“沒什麼好奇怪的”
當起訴人把Harris描述成一個糟糕的、有罪的父親時,辯護方叫上了自己的證人——曾和Harris一起工作並在過去2、3個月裡和他一起運營一個網站優化公司的James Alex Hall。”我保證他在他兒子死那天的表現很正常,並沒有什麼奇怪或者出格的舉動。“警方說,Ross Harris在5點約好和朋友一起看電影,但是他突然跟他們說他會遲到一會。他是4點16分下班的,而他去電影院只用十分鐘就夠了。

當電影開場30分鐘後Harris還是沒有到,於是Hall就到外面給他打了個電話,簡訊沒回,電話直接轉接語音信箱。當被問到Harris對沒有孩子的生活持什麼看法時,Hall說正好相反,他很喜歡不厭其煩地談自己的孩子,哪怕別人已經聽得耳朵都起繭子了。

“他說他一直很愛他的兒子”,Hall說。“喪子之痛會永遠跟隨著他。”

在雙方互問時,起訴方問Hall他是否知道Harris曾和不同的女人髮色情簡訊。他回答說不知道,並說他並不知道Harris其他朋友的事情。Harris的辯護方則問他們知不知道Harris有一隻耳朵聾了,而這一點或許使他在下車時聽不到自己孩子的聲音。“他一隻耳朵聾了甚至可以說和差不多等於聾子了”,Harris的一個朋友為他作證說。Winston Rowell Milling說:“我都是貼著他另外一隻耳朵跟他說話的。”

“很容易被干擾”
辯護律師H. Maddox Kilgore說,有證人證明聽證會列出的關於他蓄意把孩子留在車裡的證據Harris其實當時“並沒有意識到、更沒有感覺。”這樣因為一時疏忽導致的犯罪甚至連輕罪都算不上“他請求法官駁回這些證詞。“人在開車的時候很容易心煩意亂、注意力不集中,這是每個人都會有的。”Kilgore曾經把打包的剩菜忘在車裡了。辯護律師助理Chuck Boring說,有些人把義大利麵放車裡30分鐘才想起來拿。但是Harris不只是忘記了他的兒子這麼簡單。原告說,他白天工作時曾收到由託兒所發來的郵件並且在中途回車上裝電燈泡,這樣都不能想起來Cooper嗎?“我想有一點值得注意,他並沒有把心思放在車裡(的其他東西上)”,Boring說。“他知道他是為什麼去的車上也清楚知道自己要找什麼。”

杯具:小兒子熱死在車裡,爸爸在忙著髮色情簡訊

是意外還是高溫車內的謀殺?
Cooper於星期六埋在亞拉巴馬州塔斯卡魯薩(Tuscaloosa)。據科布縣公共安全科所述,該縣法醫局測定孩子的死因是”持續的高溫炙烤,研究體表資訊顯示為他殺“。法醫局正在等待毒理檢測結果,結果以出來才能對Cooper的死亡結果作最終裁定。在Cooper的葬禮上,Leanna Harris表示她愛他的丈夫並堅定站在他這邊。

“我生Ross的氣嗎?”,Leanna Harris對送葬者說。“一點也不。生氣兩個字從沒在我腦子裡出現過。Ross以前是,現在是,將來也是(如果將來我們再生一個孩子)一個好父親。他不僅是好爸爸,還是我們這個家的主心骨,Cooper對他來說意味著全世界。”

[小笨 via CNN.com]

杯具:小兒子熱死在車裡,爸爸在忙著髮色情簡訊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