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渡重洋的製鞋師,在手工業崛起的日本匠人

類別: 新奇

在製鞋歷史悠久的歐洲,雖然機械化成品鞋已經佔據大半市場,當今仍有訂做皮鞋的傳統。在當地,有著擁有自家獨立的手工鞋鋪、堅守著製鞋文化的日本人。讓我們來走進他們所擁有的店鋪。
法國老店——“和顧客的交流是很重要的”

在巴黎的開設的這家店是叫“奧博斯多夫”、主要訂單為男士皮鞋的老鋪子。今年,已經從正式工作退下多年的的鹽田康博(36歲)開始接管和打理這家店。

製鞋是從尺寸測量開始的——鹽田康博非常重視鞋型測量的這一步驟,為了確定這雙鞋適用的場合以及穿著者的生活方式,他會事先和顧客進行周密的商量。

尺寸和款式敲定之後他就會從製作木模具開始,在模圖紙上畫線來確定皮革裁切的位置。皮靴形狀的決定是一項費力的事情。因為幾個毫米的差別就會改變皮鞋的觀感和樣貌,所以這一步是自己親手手工製作的。
製作木模具需要花費一兩天時間。

遠渡重洋的製鞋師,在手工業崛起的日本匠人
(圖:在地下工作室用銼刀修整鞋楦的鹽田康博)

製作鞋楦(木模具)時,為了保證最終的皮鞋不僅合腳、也為了時尚的造型,製作師需要一邊回想和揣測著顧客提過的要求,一邊按照那個感覺來削改木模具。鹽田說道“從手裡誕生的東西,必須要傾注感情和想象力。”

一隻鞋用到的皮革,需要花費足足一頭牛剝下的原革料。訂做的鞋子用的是皮料高質量的部分,而那些比較次的皮革就拿來練手試作。為了做好鞋子尖端的那部分,他要求客戶試穿半成品鞋子,逐步確認合腳情況。 “為了那種流暢的感覺,有不合適的部分必須修改到完美。”鹽田這樣說道。 調整鞋楦的工作需要反覆多次進行,其中包含和客戶的交流,直到這一步驟完成,總共要耗費四個月至半年時間。當然,手工費不菲,從4200歐元起價。

鹽田是在大學時代對鞋子感興趣的,當時他可以拆分衣服結構並自己製作成衣,但對鞋子的學問一竅不通。畢業之後他來到英國的製鞋學校進修,積累了法國的一流鞋業品牌(Masaro和Kurote)的製作經驗。 “因為想要嘗試自己謀劃決策”所以轉行做鞋了。

店的第三代繼承人澤維爾 奧博斯多夫說“我的夙願是手工鞋的復興。” “我認可追求品牌極致的精神和日本人的上進心。”,他期待著日法合作製造出來的手工鞋。而鹽田表示:“通過和訂單客戶之間的溝通理解,我們也從中得到了無上的滿足。”

遠渡重洋的製鞋師,在手工業崛起的日本匠人
(圖:澤維爾 奧博斯多夫 和他的鞋子樣品)

在義大利標榜獨立和傳統

在義大利佛倫洛薩的觀光地“老橋”附近的松岡祥子(33歲)有一家名為“加索里亞 de shoko 松岡” 的店。作為手工鞋的名店“曼尼亞”工作了70年的工匠卡羅傑羅 曼尼亞的弟子,她已經學師了10年多,並於去年正式出師。

松岡製作的是紳士和婦人的定製皮鞋,店的裡邊是製作工房,可以在工房裡看到一邊被一群貓纏著一邊工作的松岡(#圖裡沒有貓#)。她正在默默進行的是把縫製好的皮革套到木楦上拉緊,然後縫合上鞋底內層以使皮鞋總體成形的“壓合”工作——這是在學師時就熟稔的操作。之後她按照定則一個一個地嵌入鞋釘。

遠渡重洋的製鞋師,在手工業崛起的日本匠人
(圖:正在縫合鞋底的松岡祥子)

她在高中的畢業義大利之旅時,被當地的精密製作、嚴格縫合的鞋子深深感動。留學於當地的語言學校之後,她瞭解到了“曼尼亞”這家鞋鋪。回到日本的她進修了專門學校並學習了醫療上整形鞋的製作方法,和曼尼亞的技術水平作對比後說道“和大型機械製作的東西一樣的木楦竟然是手工製作的東西,這使我吃了一驚。”

加上學師時代的作品,她大約訂做了50人的鞋子。至於價格,男鞋600歐元、女士鞋350歐元起價,木楦的手工費還另外需要100歐元。另外雖然女性客戶訂單大部分是高跟鞋,根據跟高不同,鞋形狀也會隨之變化(得多做模具)。曾經有用了四個木楦來確定最終鞋形的客戶。 她的第一個客戶對她說過“我現在還穿著你做的鞋子,因為從沒有第二雙這麼愜意合腳的皮鞋了。 這句話一直激勵著她。

遠渡重洋的製鞋師,在手工業崛起的日本匠人
(圖:松岡祥子製作的鞋子,雖然是樣品,看起來就有“穿起來熠熠生輝”的感覺。)

“她啊,是個很好的工匠。” 曼尼亞的工匠師傅說。在佛羅倫薩的傳統手藝工人急速減少的現代,剩下的工匠收到的訂貨單也相對增加了,“這樣的話,她的生計算是有保障了。” 她擁有的,是一雙支撐起傳統的皮革業的雙手吧。

[何鳴時 via asahi.com]

遠渡重洋的製鞋師,在手工業崛起的日本匠人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