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老人家得了帕金森之後……

類別: 健康

4月5日中午12點,正值飯點兒,但瑞金醫院11號樓報告廳卻被前來參加“世界帕金森日”患者關愛活動的老人家擠得滿滿當當,直到開講後,依然有不少顫顫巍巍的老人在老伴兒或子女攙扶下來到會場,放眼望去,滿眼皆引發。

顯然,那些扶著老人們的“子女”們也不年輕了,在醫院工作人員添了好幾遍小板凳後,大部分的老人家總算是找到了位子。

身邊的一位大爺對此習以為常,“你看那些帶著小本子的,都是家裡有帕金森的。”

聊下來才知道,大爺已經不是第一次來聽講座了,每年瑞金醫院關於帕金森的講座他是一場不落,無論是他最喜歡的陳生弟主任,還是別的教授,只要有時間他一定是風雨無阻。

估計大爺很久都沒逮著這麼一個話嘮,於是我們聊開了。

“您得這病多久了?”

“三年。”

“您看起來不像病人哦。”

“看起來我還不錯是吧,實際上早就手抖,腿抖,你知道最要命的是什麼嗎?牙齒抖啊,小夥子。”

“牙齒抖?”

“你瞧瞧我這牙床,只要我不控制,就這麼跳著,”大爺邊說,邊張大了嘴巴讓我看那如血管搏動般微微震顫的牙花子,顯然他一點兒也不避諱這點兒事實,“等到抖的更厲害點兒,控制不住了,口水就順著嘴巴往下流,那時候,我就招人厭啦。”

“牙齒抖還好說,你知道我每天能睡多久?”

老大爺伸出3個手指頭在我眼前晃了晃。

“3小時?”

“不吃藥我一個小時都睡不著,牙床一抖,頭頂上就好比有一個小錘子在不停的咚咚咚的敲著,你能睡著?”老大爺看了看我翹著的二郎腿,“真羨慕你們年輕人,瞧瞧我這腿,想翹起來得跟起重機似的往上抬。”

老大爺邊說邊手腳並用的把右腿往左腿上搬,那姿勢,硬的讓人心疼,於是我趕緊切換下一話題。

“您現在還在吃藥?”

“不吃藥能咋?醫生都說了,帕金森就這麼幾種藥,換都沒地兒換去,做腦起搏器吧,效果確實好,可不但貴,萬一搞不好還死在手術檯上,”老大爺說,“去年我一兄弟,腦起搏器電池沒電了,就多挺了一個月,就過去啦。”

似乎這個年齡的老人並不避諱死亡,反倒很怕變成一個顫顫巍巍,走路要人扶,吃飯要人喂,嘴角還留著涎水的糟老頭子。

不得不說,老大爺的擔心可是再實在不過的大實話――照顧帕金森病人是個可怕的活兒。不僅老人家吃穿不能自理,得時刻準備著端屎擦尿,行動不便的老人家還得每隔2小時不停翻身,不然就會得褥瘡。老大爺單位的一個同事就是得褥瘡走的。

“保姆一個月5000,人家還不可以幹!你年輕人在家時,人家乾的勤快點兒,等你走了,你還真當人家跟子女那般孝順呢,再說,全天的不得更貴不是。”

“算算賬,帕金森十年下來,等進展到4期,至少得一百萬!”老大爺開始給我算賬,“每個月吃藥打針看門診一兩千,住院一天好幾百,一盒藥幾百,都是錢啊……”

除了每個月的退休金被花的乾乾淨淨之外,沒人照顧也讓他很是煩惱。

“孩子嘛,當然要上班,不然誰來照顧你,誰來交金,誰來養家?”

“您希望誰來照顧你?”

“還有誰?當然是老伴兒啊,老伴兒最好,可老伴兒也最苦。”

“沒老伴兒的呢?”

“趕緊的,打經濟基礎!”

39健康網(www.39.net)獨家專稿,歡迎分享,請點選獲取授權
投稿及合作請聯絡:020-85501999-8802
當老人家得了帕金森之後……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