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對雙變性夫妻

類別: 新奇

# 小編注:為了不讓大家看著亂,原文中間以時間段不同代詞有轉換,這裡不區分。“他”、“她”都是以其生來的性別為準。

“爸比,你會唱......哦no,你居然是媽咪?!”當Bianca和Nick Bowser的孩子們長大以後一定會被一個重磅炸彈炸得三觀全毀:他們一直叫媽媽的女人,其實是他們爸比。而他們一直叫做爸爸的Nick,居然是生下他們的母親。不要懷疑你是不是看錯了,真的是這樣的。這對夫妻的大兒子Kai已經三歲,小兒子Pax也還沒到一歲,當他們知道爸爸原來應該是媽媽,而媽媽其實是爸爸估計會腦子轟一下炸掉。

事情是這樣的:他們的媽媽,32歲的Bianca生下來的時候是個叫做“Jason”的男孩,而27歲的父親Nick則是個女孩,本名叫“Nicole”。他們夫妻都做了變性手術,但是生殖器卻還是原有性別的不變。兩夫妻都相信他們的孩子能很正常、健康地長大,成長過程將是充滿愛、支援和安定無憂的。

又一對雙變性夫妻
Bianca和Nick Bowser(變性後)

Bianca說:“孩子們現在還太小,完全不懂,我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告訴他們這個事實。也許會在Kai 6歲的時候吧!反正得在他們懂事之後。由我們親口告訴他們是很重要的,因為你要瞞住他們實在困難,而且如果讓他們以別的方式得知可能會引發他們很大的不滿。還有一點,我並不擔心他們的反應,我們不覺得這是件壞事,他們年紀還小,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很強,也沒有辨別能力。做一個變性人並不能對我們整個人進行定義,就像黑人、白人、胖、瘦一樣。”

又一對雙變性夫妻
Bianca和Nick Bowser(變性後)

這些話如果放在一個完美的世界裡每個人都會認同,但是Bianca和Nick生活的是美國大陸的肯塔基州,很多人都拿看怪人的看光看他們。他們不拿這件事當祕密也不廣而告之,現在他們更多地談論它,試圖以此提高人們的認知不再大驚小怪。

在懷孕之前,Nick服用了睪丸激素幫助改變自己的外貌,還做手術切了自己的乳房。Bianca做了隆胸手術,進行鐳射脫毛,但是並沒有服用任何雌性激素藥物,因為不論是他的外貌還是聲音都特別有女人味。

據Bianca介紹,他們倆走出去絕大多數陌生人都不知道他們變性過,因為他倆看起來都像生來就是這個性別的,所以也沒有對生活造成困擾。但是當Nick一懷孕,就很容易看出來了,隆起的肚子給他們帶去了一些敵意的、厭惡的眼光和言論。她說:“我懷孕是個很稀奇的事情,所以他們頂著我看我無法直面別人的指指點點和竊竊私語,懷孕晚期的時候我基本門都不出。我只在孕檢的時候出門,人們對於無法理解的事情總是心懷恐懼的。”

那個時候讓Nick放棄他的男性服裝及髮型可能會更容易,但是也沒多大可能。Bianca說:“他從高中起就不穿女生的衣服了,9個月的時間還不足以強迫他做那種改變。而且我們的朋友和家人都為我們感到高興,高興他們有侄子、孫子了。”對Nick來說,還有一點可能讓她動搖的是,經歷大多數女性一生中所經歷的事情對她來說就像噩夢。她說:“我的腦子告訴我我是個男孩子,我決定生孩子時因為我們想要有自己的孩子,但是懷孕對我來說實在是太痛苦了。我每天都要進行思想掙扎,我討厭我身上發生的身體變化,它跟我內心深處的感覺不一樣。”

因為無法承受自然分娩給她帶去的“我是女人”的思想,她決定剖腹產。Bianca笑著說:“還好我不用生孩子。懷孕了做什麼都不方便、身體的變化還有生產的痛苦,能夠擺脫它真的是太好了。”

Bianca成長於佐治亞州一個小鎮的宗教家庭,在五歲就開始慢慢發現自己跟別人的不同。他說:“我討厭一切男性化的動作,喜歡和芭比娃娃玩耍,我跟女孩子一起玩會更舒服,行為舉止也非常女性化。到17歲的時候我開始以為我是受,而沒想過還有變性這回事,直到我進入了男同圈子裡面第一次遇到變性人才茅塞頓開。”從那以後他開始“治療”自己,每天穿女人的衣服。那種感覺有點可怕,就像又經歷了一次懵懂的青春期,但我從來沒把它當成是個祕密。Bianca家庭為他的改變也很糾結,但是最後還是像開始接受他是gay一樣接受了“她”。他說:“讓他們叫我Bianca和用‘她’稱呼他花了一段時間。”

又一對雙變性夫妻
Bianca小時候,變性前叫Jason

Nick也生活在佐治亞州,開始也以為自己是個拉拉的攻,巧的是她也在17歲才醒悟。她的內心深處男性意志特別根深蒂固,並開始穿男孩子的衣服。她說:“我很小就想像個男孩一樣做事了,說話做事、髮型衣服全和男孩子別無二致。我甚至還和別的拉拉一起約會過。但是對性別轉換的認識還是花了我4年時間。”

2009年,兩人在Bianca工作的酒吧第一次遇見給了Nick做個男人的決心。Bianca說:“那個時候她還是Nicole但是看起來很男性化,深深地吸引了我。幾個月之後我們在一起了,並跟我提起變性的事情,而且也開始束她的胸。在忐忑地想家人會不會接受‘他’的時候,真的是一段灰色空間,但過去之後一切都變得好起來了。”儘管那時候兩人都對自己的外表性徵不滿意,但是也沒影響兩人的性生活。

又一對雙變性夫妻
Nick小時候,變性前叫Nicole

他說:“我們仍然利用與生俱來的生殖器,如果可以我們當然想換了它,但是在孩子降臨之前我們都承擔不起高昂的費用。”Bianca承認他嫉妒Nick能在寶貝們親切的“媽媽”聲裡生活,但Nick卻說道:“當我們發現懷孕了的時候,我其實對孩子沒多少感情。就算把孩子生了下來對我也沒多少感情上的影響,我花了幾個星期時間才慢慢喝他們親密起來。”

Kai出生的時候醫務人員還以為他們是一對女同夫婦,但是當Bianca在父親那一欄簽下自己的名字的時候全體人員都石化了。他說:“拿到那張手術單的時候他們才相信這個事實,除了一張紙上籤了名字之外,他也一直盡心地融入媽媽這個角色。Nick扮演的是爸爸的角色,這不表示我比她做了更多媽媽要做孕產的事情,我們分擔所有的事物。孩子只是叫我媽媽,叫Nick爸爸而已。”

又一對雙變性夫妻
Bianca、Nick Bowser和孩子們

這對夫妻於2011年11月在一個安靜得結婚儀式上完婚,兩人都表示不會再要孩子了,因為照顧兩個孩子對他們來說已經夠麻煩的了。Nick在酒吧做經理,而Bianca還是做表演藝人,Bianca說:“帶孩子很累,但我們享受養育孩子的過程。要孩子是我一直想做的事,從我發現自己生錯性別之後做夢也沒想過我會找到一個這麼合適的人跟我一起完成它。”

[小笨 via Mirror]

又一對雙變性夫妻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