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獎得主訪談:在自己身上做實驗的醫生

類別: 新奇

諾貝爾獎得主訪談:在自己身上做實驗的醫生

Barry Marshall曾在自己身上做實驗證明了幽門螺旋桿菌會導致胃潰瘍並因此獲得諾貝爾獎,但你想過這個小蟲子還有好的作用嗎?

你曾發現幽門螺旋桿菌會導致胃潰瘍,但是為什麼你現在又說它對免疫系統有好處?

可能是因為它能調節免疫系統,防止你的身體產生過度反應。我想幽門螺旋桿菌曾經對早期人類的遷徙有幫助。如果人們在非洲一個小區域裡進化,他們在一萬年內只能接觸到方圓100公里的動植物。當他們開始遷徙的時候,一路上接觸不同的動植物可能會導致一系列的過敏反應。如果他們體內有幽門螺旋桿菌,在面對各種不同的過敏原時就不是那麼危險了。

但是現在,這種細菌的數量在減少?

我們都知道不管是哪個國家,每過個10—20年生活水平都會上升,人們喝的水越來越乾淨,家庭越來越小。這樣一來,幽門螺旋桿菌的數量減少了10%左右。

我們能重新把它們引入來提高人體免疫力嗎?

我的生物技術公司Ondek,設在澳洲珀斯的西澳大利亞大學。目前我們正在開發新的品種,及內含幽門螺旋桿菌的不同配方,通過實驗觀察它在體內改變免疫系統的過程。我們主要在白鼠體內進行實驗,結果並不是絕對可信的。但是我們在向幽門螺旋桿菌產品邁進:給過敏體質的人進行臨床試驗。

重新採用幽門螺旋桿菌有沒有危險?

我們實驗中的菌體是被隔離開的安全菌株,有些非常糟糕,有一些危險性比較小不構成威脅。我們還沒發現百分百安全的君主,但我們覺得它們肯定存在。

如果幽門螺旋桿菌在那麼久以前就存在,那為什麼上世紀潰瘍病例會激增?

幽門螺旋桿菌損害了胃裡保護胃酸的粘液層,如果你被幽門螺旋桿菌感染,體內高胃酸分泌的同時又有很強的免疫反應,兩者相結合就會使胃潰瘍發作機率變大。而這兩項又是20世紀對生活品質、健康營養的兩大普遍標準。20世紀的潰瘍流行其實是美國人身體健康的標誌—良好的飲食習慣、較強的酸性和健康的免疫反應。但其實這些實際上會使你得潰瘍的風險加大。這就是為什麼那些吃巨型丁字牛排的商務人士會更容易發生潰瘍。

您在自己身上做幽門螺旋桿菌實驗得出的結果讓您出名了,這是不是您現在的事業的風險?

關於這一點,實際上我的同事在治療胃潰瘍患者時都像對待患有心病的人—用抗抑鬱劑、鎮靜劑、心理療法等等。我的職業生涯可以說已經很不穩定了,因為我看的不是患者的心理狀態,而是給他們吃抗菌藥物。然後我老闆的患者開始偷偷來我的診所接受治療。在醫學領域講政治是很難的,在電視上描述的一些醫療實踐方式其實還是有其事實依據的。

你現在是否推薦醫學領域的自我實驗?

我沒請別人幫我再進行自我實驗,但我想那是因為我在動物實驗裡已經取得了有用的結果,現如今還是動物實驗更容易被許可操作。

[小笨 via New Scientist]

諾貝爾獎得主訪談:在自己身上做實驗的醫生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