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資料”這個詞,正在改變你我的飲食和生活

類別: 新奇

“大資料”這個詞,正在改變你我的飲食和生活

所有東西一旦沾上“大資料”,就顯得高階大氣了。

如今最流行的短語是“量化生活”,通過資料追蹤來改善自己的生活。而最重要的個人活動之一,飲食則是量化生活的重中之重。

食品產業是最複雜的資料使用者之一,它包含很多市場推廣急需的個人資訊——我們吃什麼。當你使用一張超市的代金券,或者去網站下載一張食譜,或者發給朋友一張食譜,公司馬上會對得到的資訊進行處理,然後有針對性的進行廣告投入,最後賺你的錢。雖然這一開始感覺很震撼,但真有人覺得像Google這種市值最大的公司僅僅提供的是面向大眾的免費電郵服務嗎?

如果公司可以駕馭資料的駿馬並獲利,那麼個人使用者也應該更加關注於這些資訊,不過是用來改善自己的生活。可穿戴裝置的興起,使得個人資訊更易被追蹤。量化生活就是通過追蹤卡路里,血糖,維生素含量等來精準科學地瞭解你自己,最終了解你的健康水平。

通過網路,我們能夠管理和處理每天獲得的多到爆的資訊。沒有時間去超市買東西,那麼今晚冰箱裡有啥可以做晚飯呢?舉個簡單的例子,一個app可以記錄我用信用卡購買的食物資訊,然後給我一份我家冰箱裡食物的清單,然後聯網查詢我下載過的食譜(素食,希臘風味,不含奶製品),最後根據手頭資料推薦一份晚餐的食譜。我的晚餐資訊隨後將被記錄在我的用餐記錄裡。

收集的資料是有用的;然而對於個人來說它們也只是一大堆資訊而已。個人需要公司替他們收集整理資料。

再來看看資料學家們。20世紀90年代因特網的興起催生了職業網路人,21世紀頭一個時間裡,食品公司開始僱傭資料學家來幫助他們監測顧客的行為模式來製作更受歡迎的新產品。整個諮詢業都在做“食品界的大資料”。一公司認為“抓住個人做選擇時的每個變數”將幫助公司更高效地工作……

多數人想要利用資料來改善生活,卻害怕因此帶來的隱私洩漏。在一份《白宮大資料和隱私評論》報告中指出,今年初80%的受訪者稱他們十分關注資料使用的透明度。隱私問題一直伴隨著大資料的使用,不管他們如何強調“沒人會在意其中的幾封電子郵件內容啦”還是“公司更注重趨勢研究,而不是具體每個人”,那些控制資料的人(誰知道他是前男友還是恐怖分子)能夠通過敲擊幾個鍵就重組我們的生活,這種感覺太可怕了!

公司也想知道員工的飲食規律。根據Politico雜誌,通過可穿戴科技如Fitbits等來監測行為資料(比如吃什麼)等變成了一種趨勢。奧巴馬醫改鼓勵公司為員工提供醫療保險。受此影響,飲食監測絕對是一個好的開始。不過它可能演化成一種公司的硬性要求而非僅僅是現在的“善意建議”。

相比於這種道德層面的問題,科技層面的花費更多。

隨著飲食和健康的關聯日漸緊密,關注也日趨上升,因為醫用資料有著自己的道德準則(而食品產業則不同)。整個哲學問題圍繞著“個人認證資訊能否在研究當中使用”展開。資料道德能夠與資料科學並行嗎?可能公司需要再花錢僱傭一些資料道德學家吧。

當然,阻止公司使用資料也會阻止他們獲利。但問題並不是這麼簡單。聰明的食品公司會開始想方設法贏得使用者的信任。

[Skywalker via National Geographic]

“大資料”這個詞,正在改變你我的飲食和生活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