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沉鉤:喬治王朝的放縱史

類別: 新奇

歷史充盈著性愛、麻醉劑,以及更多的性愛。世界之大,色情已無孔不入,即使身處象牙塔中的你,依舊能夠學習得到足夠的生理知識。如果你堅信學校教導的故事,那麼英國的喬治王朝時期將是一個無聊透頂、充滿禮貌舞會的年代,其中最為精彩的歷史片段也只不過是喬治三世發瘋而已。但是事實真相是,在英國丟掉了美利堅這塊殖民地之後,他們變成了借酒消愁的盧瑟。事實上,從美國獨立戰爭到1812年戰爭這段時期是英國曆史上最為放蕩墮落的日子。

史海沉鉤:喬治王朝的放縱史

簡·奧斯丁的小說及翻拍電影會告訴你1800s早期的英國情侶間會有許多活潑機靈的交談,另外還有(根本不可信的)一週50場的舞會。但奧斯丁是個完完全全宅在家裡的性壓抑老處女,所以她懂個球。在現實社會中,英國攝政時期的人民都在進行著大量的性愛活動,而且大半數都發生在結婚之前。

史海沉鉤:喬治王朝的放縱史
就在藝術家完成這幅畫之後,現場變成了縱慾狂歡會。

1850s以前的英國基本不存在離婚這一說法,即使在那之後,只有有錢人才會離婚。所以喬治時期的人一旦結婚只有等到某方早死於梅毒才能恢復自由之身。但是就跟今天一樣,人們在婚姻之前都會確認一下與伴侶是否性意相容,所以在洞房之夜被推倒的新娘的處女率不到40% 。外加1800s時期避孕手段的缺失,25%的長子都是在父母未成婚的狀態下出生的。

家族不會因為私生子而感到羞恥掩蓋它,因為社會每一階層的人都理解這種情況,沒有人會在乎它。如果非得拉出某人來為國家大半數私生子的情況負責的話,那麼也將是皇室家族。因為喬治瘋王的13個孩子只有一個是合法庶出的,而且他還有至少19個非法出生的孫子孫女(很有可能是56個)。而且這些孩子都沒有被祕密隱藏起來,他的兒子公開地和情婦及孩子生活在一起,這是當時人們熟知的常識,報紙上經常會刊登這些花邊訊息。

史海沉鉤:喬治王朝的放縱史

如果你不想要有私生子的麻煩事,當然還有窯子這個替代品。在那時不僅賣淫是合法的,每年還會出版許多指導手冊來幫助你找到他們,以及何種服務。根據某個歷史學家的估計,單單倫敦一處的性交易規模就達到了20億美元每年。

如果你在結婚之後後悔不及,沒關係,外遇在那時出奇地普遍,特別是上層階級。配偶只會對你的拈花惹草睜隻眼閉隻眼。德文郡公爵甚至安排情婦與妻子三人組一起生活了25年,大家都瞭解這件事。而女性在外遇方面也絲毫不會示弱,公爵夫人在外遇期間給未來的首相Charles Grey生了一個女兒。這就像是Angelina Jolie給Brad Pitt戴了頂綠帽子,還懷上Barack Obama的小孩,而且沒有人會在乎這件事!

史海沉鉤:喬治王朝的放縱史

在喬治王朝時期,男性長褲下的生殖器形狀明顯可見,而且這種情況普遍尋常。

史海沉鉤:喬治王朝的放縱史
你可以通過上圖印證我的說法。

話說這種風俗還要追溯到古代希臘。在他們的雕塑中,女性通常都會有衣著覆蓋,至少下半身是被衣服遮掩著的,但是男人都會讓自己懸掛出來。因為西方人認為古希臘人的一切品味都是絕妙的,於是就繼承了這種男人應不恥於在公眾展示自己大屌的思想。事實上,他們還認為應該以此為榮,於是就產生了喬治時期男士輕便褲子的風潮,向每一個人展示著自己引以為豪的老二。

史海沉鉤:喬治王朝的放縱史
遮掩私處的手。

至於女人,她們身上的服飾也越發趨向透明的內衣。當時的女人認為穿著內衣上路是正常、姣好的,而且也不算是暴露的。在1700s到1800s之間,女性服飾的面料變得越來越輕盈,直到變成了透視裝。在透視裝發展的頂峰時期,許多女士停止穿著內衣、或是穿粉紅的緊身內衣來展現自己的裸體。最酷的、最時尚的巴黎女性,稱作為Merveilleuse,在漫畫家筆下一副半裸出行的樣子(見下圖),有著大批的英格蘭女粉絲。

史海沉鉤:喬治王朝的放縱史
漫畫家筆下的Merveilleuse

仍然嫌棄不夠裸露的女性發起了溼身服飾挑戰。雖說此舉引發了大眾的嫌惡,夏天中的溼淋淋服飾的時髦性延續到了冬天,即使醫生提醒說這種不適之舉會殺光她們的,女士們仍舊不減24小時穿著潮溼T恤的熱情。

史海沉鉤:喬治王朝的放縱史
公元2300年前,賭博就已經記載於世。喬治時期的人們更是沉溺於此。他們除了吃喝拉撒睡之外,只剩下賭博。三明治的發明也是來源於此,據說人們賭癮上頭,不肯花點時間離桌吃飯。

史海沉鉤:喬治王朝的放縱史
據說成人紙尿褲也是拜此出世。

喬治時期的金錢彷彿是種不詳之物一樣,當時所有的人都似乎迫不及待地將它拋棄賭完。窮人會在酒吧玩紙牌,富人則會尋求多樣的玩法。當貴族們在自己的府邸玩轉輪盤賭直至夕陽西下,他們便會前去新開張的俱樂部,那裡有數以千計的貴族貴婦揮霍光所有的家當與繼承。沒錯,女人跟男人同樣一般好賭。

如果你在一輛馬車裡,沒有賭桌、沒有紙牌怎麼來賭一局。沒有關係,只要儘可能地發揮你的想象力。人們會為任何微不足道的事賭上個好價錢,比如說用價值30萬美元的東西來打賭玻璃窗上的哪顆水珠最先滑到底。一旦某人在酒吧喝得大醉倒地不起,他的朋友就會打賭他到底喝死了沒有。

你可以僱傭導師來教導你策略好在某些技巧性質的賭博上賺點贏面,但是逢賭必輸是千年未變的自然規律,賭徒最終都免不了要輸得一塌糊塗,而且大多都會輸得傾家蕩產。曾經的國務卿、國會議員Charles Fox一生中輸了2000萬美元的資產,沒有人會為此稍微感到驚訝(除了為他付賬單的雷霆震怒的老爹)。毫無疑問的是,自殺是這群病入膏肓的賭徒最大的死因。

史海沉鉤:喬治王朝的放縱史
“十基尼賭你不能用這根棍子打死你自己。”

史海沉鉤:喬治王朝的放縱史
然而你在英格蘭最多騙騙老婆、賭賭家產,你必須前往蘇格蘭才能領略真正的淫亂世界。“紳士們的俱樂部”在喬治時期遍地開花,其中最人畜無害的要算男士的單身派對。一個典型的派對之夜的節目有胡吃海飲、低俗小調、互相敬酒、性事探討、色情出版物的互享、裸體的僱傭女郎的妖豔表演。

其中有兩傢俱樂部都擁有皇室級別的客戶,享樂主義的天堂。

史海沉鉤:喬治王朝的放縱史
P號展物

最古老和最強勢的俱樂部要算“乞丐的祝福(Beggar's Benison)”,其名源自一個女子送給蘇格蘭國王老二的祝福。成為會員的你可以用雞巴卵子形狀的酒杯來喝酒。1700s,醫生開始著魔地四處傳道說自慰會給你帶來危害,社會大眾皺眉反抗。因此,一群非常有錢(非常無聊)的傢伙集體自慰,把所有的精華集中在一個刻有雞巴、陰道的盤子,以這種誇張的手法表達自由(自慰)的意願。

史海沉鉤:喬治王朝的放縱史
“祝雞巴與錢囊永遠不會讓你失望。” -Actual motto

與此同時,鄉村各地的假髮俱樂部也各盡其職,俱樂部之星會戴一頂假髮來扮演假裝皇家的女士。

如今,那些俱樂部的骯髒之物都為聖安德魯斯大學的博物館保管著,你需要有準入許可證才能見到它們。因為它們本性汙穢,而且就如俱樂部其中一員所說的,“我們必須時刻小心,我們不想變成桌面的談資。比如說‘上大學中的威廉王子專門有間屋子放置色情物品。”

史海沉鉤:喬治王朝的放縱史
“但是,Kathy(作者),我相信人本性是好的。怎麼可能有那麼多人都參與到如此放蕩的縱慾中呢?”這是個很好的問題,但答案其實也很簡單,就是酒精。如果你喝醉了的話,你也會賭上你的房產,欺騙你的妻子,搖晃著你的生殖器到處亂逛。

18世紀早期杜松子酒是一個很大的問題,為此政府甚至頒佈了幾部法律來限制它,但是效果非常有限。杜松子酒非常流行,僅在倫敦一處每年就會被喝掉1100萬加侖,更別說葡萄酒與啤酒。每年有上萬人都因酒精而喪生,其中包括9000多個兒童。不論男女,不論哪個階層,公共場所醉酒都不會被認為無禮冒犯、或是值得路人注目。在上層階級,醉酒不僅不會被人鄙視,反之會被認為有陽剛男子之氣。

史海沉鉤:喬治王朝的放縱史

在酒鬼的名單上,威爾士王子當之無愧引領群鬼。他基本上能夜夜醉酒,甚至在新婚之夜也是醉得趴下。由於經常被描繪諷刺成醉酒小丑登入小報,他曾賄賂過一些漫畫家“不要再次不道德地諷刺殿下。”據威靈頓公爵所言,喬治每天要喝上“三巡Mozelle,一整杯香檳,兩杯波旁,一杯白蘭地”...當做早點。

如果負擔不起年年的豪飲,你還可以採取服毒這種模式。準確的來說服用鴉片酊,一種鴉片與酒精的混合物,它不僅合法便宜,還被當做感冒、心臟病發作的治療藥物。人們甚至會把鴉片酊提供給嬰幼兒服用,即使大家都知道它的上癮特性。毫不奇怪地是,那個時代有成千上外個鴉片癮君子,1821年其中一個為此還寫了本自身經歷的書,成了當時的暢銷書。

總而言之,喬治時代究竟墮落到怎樣的程度呢?歷史學家們都同意那混亂的喬治年代直接導致了禁慾的維多利亞時代。換句話來講,百萬人民在見識到淫蕩酒鬼的祖父母后走向了另一個極端。

史海沉鉤:喬治王朝的放縱史

[feelings via Cracked.com]

史海沉鉤:喬治王朝的放縱史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