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犬器動物行為學講座(2)

類別: 寵物
講座二: 行為問題的根本因素

背景

狗的馴化

家犬(Canis familiaris)被認為是最早馴化的物種之一(Thorne, 1992)。狗的馴化早於豬、鴨、綿羊或山羊。人們認為狗的祖先有很多,包括豺狼甚至北美草原狼。然而,有關行為、生物形態,以及遺傳學的研究都指出,狗的主要,也許是唯一的祖先是狼(Canis lupus)(Clutton-Brock, 1995)。分子遺傳研究表明,狗和灰狼的粒腺體DNA序列最多隻差0.2%(Wayne, 1993)。

人們認為家犬至少在一萬兩千年前就已經馴化(Thorne,1992; Wayne, 1993; Clutton-Brock, 1995)。然而,來自化石 DNA 的最新證據暗示,一萬年前狗和狼可能就從遺傳上分開了,這意味著馴化可能比以前認為的要早(Newby, 1997; Vilà et al, 1997)。

早期狗的角色

歷史記錄表明,一萬兩千年前,狗已經被當做寵物 (Thorne, 1992; Clutton-Brock, 1995)。例如,在以色列的Ein Mallaha,考古發現透露,一名老婦埋葬時,胳膊放在一隻五個月大的狗身上,意味著二者之間存在著一種親密的關係。

我們對狗在早期人類社會中扮演的角色並不太清楚,但它們可能根據共同生活的不同人群滿足各種不同的需求,包括垃圾處理,早期的警報系統,以及作伴。

社會行為

狗和狼的社會行為有著顯著的相似性。兩種動物都居住在一個相對穩定和社會等級森嚴的組或群體。狼群有一個領導,通常是雄性,人們認為每個性別分別有一個等級。群體的大小各不相同,根據條件和季節而定,但可能由2-15個個體組成,群體通常由有親屬關係的動物組成(Jordan, Shelton and Allan, 1967; Mech, 1975)。人們研究的野生狗並不總是生活在一個有親屬關係的群體中,一些研究發現,群體是穩定的 (Boitani, Francisis, Ciucci and Andreoli, 1995)。群體通常由2-6 只狗組成(Boitani et al., 1995),在優勢等級的最上層是一隻雄性狗。

狗和狼都表現出一種極富儀式意味的問候行為,包括搖尾巴、露出腹股溝、及嗅肛門(Fox, 1971),並發展了複雜的有多種元素組成的視覺訊號。視覺訊號,比如尾巴和身體的位置,以及面部表情,是用來表明領導地位和競爭行為。群體的和諧和凝聚力是通過一個精細的姿態系統來維持的,這個系統能夠儘可能減少公然侵犯(Fax, 1971, Klieman, 1967)。展示等級是為了將狗和狼之間的公然侵犯減至最少(Fox, 1971, Klieman, 1967)。

競爭性的衝撞的嚴重狀態表現為,兩種動物都會採取一種強硬的前趨姿勢,耳朵和毛髮向前豎起,這樣可以給人身材高大的印象。順從的動物會低下身體和尾巴,放平耳朵,毛髮也不會豎起。狼和狗還表現出許多相似的面部表情,兩種動物都用目光接觸來控制社交距離。

領地行為

兩種動物都具有很強的領地性。用尿和糞便留下氣味,是這兩種動物通常用來表明等級、鞏固社會順序的方法。這種方法也用來標明領地(Mech, 1975)。不過,與狼不同,狗特別喜歡用出聲和吠叫來回應許多刺激。狼只有兩種叫聲,警告和威脅,而狗在不同的情況下會發出各種不同的叫聲,比如當尋求關注時、防禦、玩耍、問候和警告時,或是孤獨的叫聲(Bradshaw, 1995)。不過,狗比狼嚎叫的時候少(Scott, 1950)。

也許正是這些領地保護和吠叫的性質,以及其作為早期警報系統的作用,吸引人們將狗作為伴侶。家養的寵物狗也生活在一個群體中,由人類的家庭成員組成社會階層的一部分。事實上,Scott(1950, p 1019)指出,"狗在人類社會的行為模式與狼在狼的社會的行為模式一樣"。象人類一樣,狗也有一個社會制度,這個制度是建立服從基礎上,有一個不穩定的或可變的等級(Overall, 1997)。

品種的發展

除了被選作伴侶外,約3-4千年前,狗還被有選擇性地繁殖用作特殊的用途,比如狩獵、放牧和打仗。但是,狗被大量有選擇性的繁殖作為寵物只是在19世紀初才開始(Willis,1987; Thorne, 1992)。從那以後,狗的品種迅猛增加,特別是在過去600年。它們開始有了各種不同的體形,從大型的獵犬到小型的家犬。直到19世紀前,人們養狗只是為了其用途(包括作伴)而非作為寵物。那時人們養狗是因為它們能夠打獵、放牧或打仗。

發展的重要階段:從概念到成熟

人們對狗成長的一些階段已經有了認知,甚至對某些階段已經作了大量研究。在每個階段經歷的影響都會對其後的行為產生一些影響。

馴犬器動物行為學講座(2)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