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元的反攻:人類一直在被自己發明的技術打臉

類別: 新奇

從泰坦尼克沉沒到切爾諾貝利的核事故已經過了30年,人類一直在被自己發明的技術打臉。

現今在科技發展到這個階段的時候,大型專案的保護措施一般都做得很好了,可是被自己最親密的小夥伴納了投名狀也是很揪心,比如我們幾乎每天都在用的智慧機、GPS、自動駕駛系統或線上聊天機器人。

巴黎國家科學研究中心的法國哲學家Jean-Michel說:“我們是為了讓生活更輕鬆才把這些機器安排在我們周圍的。就拿自動駕駛汽車來說,這項技術應該可以改善交通擁堵狀況,提升出行安全性並且可以讓我們從無聊的駕駛中抽身出來,節省寶貴的時間。但是人們也許會覺得他們不再是這一切的主宰,因為他們失去了控制權。因為這個原因,人們也會失去責任感。”

也許是為了證明這位哲學家的話,關於GPS引發事故的報導似乎就沒斷過。

位元的反攻:人類一直在被自己發明的技術打臉
巴士司機跟著GPS,載著58位乘客衝進了橋洞,6個人重傷。

去年三月,一位巴士司機帶領50個來自比利時的小夥伴滿心期待的奔向法國阿爾卑斯山去玩堆雪人。結果這位大哥在GPS上選擇傳送點的時候,出現了三個相似的地名,他毫不猶豫的就選了一個,他們跟著GPS的指示往相反的方向走了600公里,直到其中一個小夥伴說他們應該帶泳褲而不是雪橇,因為在他們眼前出現的是地中海。

四個月之前,法國北部,一位59歲的男人說這一切都是耳邊響起的優美女聲讓他做的。這位巴士司機大哥堅信不疑的執行著GPS的指示,帶領車上的58位乘客衝進了一個低矮的橋洞。橋洞贏了,巴士車頂被掀掉,6個人重傷。

位元的反攻:人類一直在被自己發明的技術打臉
手機導航軟體Waze把以色列士兵帶入了巴勒斯坦難民營。

2016年3月,樹上的鳥兒成雙對,綠水青山綻笑顏,兩個以色列兵哥哥用爪機導航把家還,結果他們一頭扎進了巴勒斯坦難民營。導航軟體Waze笑而不語。不過Waze的運營公司還是出來打圓場了,他們說是因為兩位兵哥哥偏離了建議路線,並且開啟了Hard模式——關掉了危險區域警告器。

確實,裝備新技術之後,在適應階段的各種磨合總是讓我們自己麻煩不斷甚至團滅。其實這和科技本身沒啥大關係。

去年八月在西班牙著名的潘普洛納奔牛節,一個32歲的男子正在拍攝牛兒們歡快奔跑的鏡頭,其中一隻牛潛行到他背後,給了他一個暴擊背刺,然後他就刪號了。

世界衛生組織告訴大家,開車時玩爪機,有比別人高400%的機會讓你感受一下安全氣囊的舒適度。當然,更多的時候會變成通往西天的單程特快。2013年7月24日,一位火車司機哼著小曲駕著車來到西班牙北部城市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就在他和同事在手機裡相談甚歡的時候,火車脫軌磕磕絆絆撞進了混凝土側牆,79人蒙主召喚去了。據稱,這是被手機分散注意力導致的最嚴重的事故之一。總有一天,我們會像法國人一樣舉起雙手放棄對方向盤的控制權。但是現在還不到時候。

位元的反攻:人類一直在被自己發明的技術打臉
駕駛員手機聊天時火車脫軌導致79人死亡。

這種用新技術花式自虐的事肯定少不了谷歌,他們的自動駕駛汽車二月份在加州山景城的沙袋新手區練級的時候,和來挑釁的大巴撞個正著。

位元的反攻:人類一直在被自己發明的技術打臉

美國消協的John Simpson敬告廣大顧客:“這起事故證明了機器人汽車技術還沒好到能夠自動駕駛汽車。” 就是說大家暫時不用剁手了。

點背不能賴社會,出事也別都賴技術。法國電信領頭羊Orange公司的Valerie Peugeot說:“科研人員在技術開發時所選擇的不同研發方向,在歷史上看來,其實都是人類本身的需求推動著科研大趨勢的走向。”

不幸的事情遍地都是,就連科技巨頭微軟公司也沒能倖免。

上個月,微軟設計了一個聊天機器人名叫Tay,是個十幾歲的可愛小姑娘,微軟給Tay 在Twitter上註冊了個賬號,讓她可以和大家聊聊天,然後就杯具了。

位元的反攻:人類一直在被自己發明的技術打臉

微軟說:“不幸的是,上線還不到24小時,我們就意識到在一些使用者的綜合影響下,Tay的評論能力被引導到了不恰當的方向。”

在網上各路牛鬼蛇神的耳濡目染之下,Tay很快就變成了支援納粹、力捧川普、滿嘴生殖器並且歧視婦女和黑人的小表咋。

“回頭見人類,我得去睡了,今天說了太多話了。”這是Tay發的最後一篇推文。

[透明的貓 via digitaljournal]

位元的反攻:人類一直在被自己發明的技術打臉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