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北——被榨乾乳汁的母親

類別: 新奇

陝北——被榨乾乳汁的母親

文/彭致遠

“陝北用整整一代人的幸福,換來了中國革命的勝利。“這是一個陝北作家說的。也許我們離那個紅色的革命時代已經太遙遠了,甚至我們的父輩祖輩的記憶中也是模糊的,但就在那片土地上,只要你踩在腳下,你就能感受到從土地深處傳來的陣陣悲涼與滄桑。

你隨意推開一個農戶的門,向他們詢問家族的往事,你一定會聽到他們是如何自豪地講述自己的先輩曾在這片土地上發生的種種傳奇故事,也許有些誇大,但親愛的讀者,請你理解,誰在講述自己家族歷史的時候,沒有參雜著自己的感情呢。幾乎每一戶人家,都曾是八路軍戰士,直接或是間接地參與了這場曠日持久的革命。

陝北是一塊神奇的土地,相傳那裡曾是匈奴人的故鄉,之後匈奴分裂了,一部分向南,歸附於漢文化,與漢族通婚,逐漸融入當地,形成了如今的陝北人。環境磨平了他們流浪的靈魂,馴化了他們不羈的形骸,但他們的基因中始終都儲存著祖先留下的原始密碼,偶爾有那麼一個黃昏,當他們放羊回家時,坐在山崗上,望著西邊漸沉的夕陽,或許有一種朦朧的錯覺——遠處有一大隊人馬,正向西邊走去,他們的目的地是大西洋東邊那片富饒的平原,而隊伍中,他彷彿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是啊,這就是幾千年前北遷的匈奴,他們跨越了伏爾加河,黑海,萊茵河,來到了今天的歐洲平原,那裡繁衍了一代又一代的子孫。這一東一西,一北一南的兩支匈奴,在遙遠的未來,會以怎樣的方式,來共同緬懷自己的先祖呢?也許他們會跨上久違的戰馬,重新踏上那一片草原,喝著馬奶酒,揮動著馬鞭,追趕夕陽。

但這一切都是想象,陝北人早已將雙腳牢牢地紮根在田地裡,他們的心,被一口漆黑的窯子拴著,再也走不遠了。可他們的民族基因裡仍殘存著那麼些許的豪邁和不羈,以至於給那個處於困難時代的中國紅軍貢獻了一批又一批優秀的紅軍戰士。

曾聽過這麼一個故事。一個老奶奶,大兒子當兵,死在了戰場上,於是讓二兒子參軍,結果被日本人俘虜了,最後不知去向。唯一的一個女兒在護士站裡當護士,在一次搶救傷員的戰場上再也沒有回來。這個故事字字平淡,但聲聲帶血。陝北人用他們的乳汁,哺育了四萬萬中國人,這片土地,曾經承載過多少離別的淚水和黃昏的哀鳴。感謝這片黃土地,這座屹立在中國西北的高原,曾經的聖人傳業授道遺漏此地,而今,你卻向世界展現你遠古洪荒的一面。

心比天高,命比紙薄,你們這些受苦人(當地對莊家人的稱呼),至誕生一刻起只存有一個樸素的願望,那就是填飽肚子。為此你們世世代代開墾著這裡貧瘠的土地。直到有一天,遙遠的西天傳來一陣呼喚——回去吧!勇敢的草原人,跨上戰馬,你們就是世界的君主。

有這麼一個故事——一個匈牙利女孩看了一本描寫赫連城(也就是曾經的萬統城)的書,瞭解到自己的祖先曾在遙遠的東方建立起如此巨集偉的都城,於是牽了幾匹駱駝,跨越茫茫的沙漠,來到陝北,她沒有見到這座早已淹沒在黃沙之中,曾經屹立在中原邊境的赫連城,但她有一種回家的感覺,後來她見到了那本書的作者,一見鍾情便嫁給了他,成了一個陝北姨婆。

歷史就是這麼充滿歸屬感,厚重而又悠長,我們走不出歷史的迴圈,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淪陷,充滿疑惑與親切的眼神旁觀著這驚人相似的一幕。

陝北——被榨乾乳汁的母親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