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黑幫成員帶你遊玩巴拿馬

類別: 新奇

前黑幫成員帶你遊玩巴拿馬
Alexis Montenegro帶領一群遊客穿過埃雷拉廣場(Photo: Tania Rodriguez)

十年前,聲名狼藉的黑幫老大Mario LaMafia在逃脫追殺的時候,從巴拿馬的美國商貿旅館5樓一躍而下。他的胸部中了三槍,身體也摔傷了,但是他僥倖活了下來。

“現在他在街邊的魚市工作”,65歲的Santiago LaBastid笑著說道。

LaBastid和我正待在旅館後門的祕密樓梯裡。樓梯邊上的牆壁佈滿了各種塗鴉、神祕符號和一些隻言片語。

前黑幫成員帶你遊玩巴拿馬
美國商貿旅館的牆壁(Photo: Tania Rodriguez)

他指著圖片上曲線動人的美人魚說,這幅畫是由街頭藝術家Tita La Maldita所畫。她很擅長繪畫卻沒有走上正道。

這些圖片都是這個旅館的遺蹟,當時在這住一晚要花上200美元。後來這裡的房間就被吸毒的、賣淫的和黑幫成員佔領了。

前黑幫成員帶你遊玩巴拿馬
美國商貿旅館(Photo: David Thai)

LaBastid說,“這裡曾是吸毒和賣淫的天堂,鎮上的所有黑幫分子都會聚集在這裡照看生意。”

我們離開了旅館,街道上游蕩著皮膚黝黑的男人和穿著裙子和亞麻襯衫的女人們。他們中有些人脖子上掛著相機。現在正是巴拿馬國際電影節的開場週末,業內人士都趕著去會場。他們三五成群地走著,喝著小酒有說有笑。

前黑幫成員帶你遊玩巴拿馬
LaBastid(Photo: Carly Schwartz)

在鵝卵石鋪成的小道上走了幾條街,我們來到一個被刷成黃色的小巷。在那裡,LaBastid向我介紹了Alexis Montenegro。他今年30歲,坐過牢,曾是卡斯柯上帝之城黑幫的首腦之一。他身上淚滴狀的紋身暗示他曾經殺過人,然而他舉止溫文爾雅,你很難相信這一切。

Montenegro和他的朋友們在10多年前從幫派裡叛逃了。他們在卡斯柯一起長大,這裡在很長時間都被認為是巴拿馬最危險的地方之一。那些財大氣粗的開發商被這裡的美景吸引,在開發商的幫助下街區開始發生轉變,那些生長在這裡的人們決定就此改變他們的命運。

前黑幫成員帶你遊玩巴拿馬
卡斯柯陽臺(Photo: Carly Schwartz)

Montegegro說:”我們意識到如果繼續幹黑幫的話,以後要麼被砍死要麼蹲大牢。我們家裡還有孩子,不能再拿家人的生命去冒險了。“

Montenegro和他的朋友開了一家叫“要塞”的旅遊公司,帶領那些好奇的遊客們玩遍卡斯柯。公司主管是Jafet Glisan,而LaBastid負責給講英語的遊客帶隊。他是土生土長的巴拿馬老兵,在美國生活了42年,在回家前大多數時間裡他都待在街上。

前黑幫成員帶你遊玩巴拿馬
在卡斯柯停下來隨便吃點 (Photo: Tarina Rodriguez)

前黑幫成員帶你遊玩巴拿馬
街頭藝術(Photo: Carly Schwartz)

Montenegro告訴我們,巴拿馬現在仍有將近200個黑幫,但都不在卡斯柯鎮。如今這裡看起來就像沒落的迪士尼樂園,遊人如織但卻無法掩飾它的頹敗。藝術畫廊和陽臺在風雨的洗禮和時光的沉澱下散發出更加迷人的氣息。

許多家庭仍蝸居在那些無人認領的地方。有時候會有富人給錢讓他們搬走,但現在他們哪都不去。我們一邊走著,一邊認識路邊的住戶。孩子們在門廊前歡快地玩耍,女人們穿著背心裙哄著哭鬧的嬰兒。男人們得工作掙錢,街邊那個帶著棒球帽的男人正推著車叫賣著冰激凌。來來往往的車輛發出轟鳴的聲響。

前黑幫成員帶你遊玩巴拿馬
卡斯柯的一群遊客(Photo: Tarina Rodriguez)

我們駐足在一片殘垣斷壁前。這裡曾是17世紀時卡斯柯的入口,那時這個街區是巴拿馬城的交通樞紐。當時的城牆都建得很高以抵禦荷蘭海盜Henry Morgan。他聲稱要奪走巴拿馬著名的黃金祭壇。如今,大多數城牆早已隨著時光流轉消失不見,而黃金祭壇在教堂裡依然安好。

在拐角處,LaBastid把我們帶到了賽馬傳奇人物Lafitte Pincay, Jr的童年的家。這座房子搖搖欲墜,四面的油漆都剝落了,窗戶也破破爛爛。後來Pincay搬去了更好的地方留下了這棟破房子,現在他的外甥蝸居於此。

前黑幫成員帶你遊玩巴拿馬
俯瞰巴拿馬(Photo: f.ermert/CC BY 2.0)

鎮上最熱鬧的夜店叫“路”,開在海濱之路上。“那裡曾經是殺人的最佳場所”,LaBastid說。受害者的屍體會被藏在地下室之間的隧道里。

這是Montenegro遊玩時最喜歡一站,因為這是公司“要塞”的寓意所在。“就像街區一樣,我們也在不斷改變。我們想讓人們認識到他們也可以做出改變。”

[Lee via atlasobscura]

前黑幫成員帶你遊玩巴拿馬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