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治肝病選擇中醫的好處有哪些

類別: 健康

中醫是中國最傳統和權威的治療疾病的方法,這項技術是中國人的驕傲,也是很多患者選擇的主要治療方式。肝病是很常見的一類疾病,或者在選擇治療方式的時候大多選擇中醫。那麼,醫治肝病選擇中醫的好處有哪些呢?今天小編就帶大家一起來學習下這方面的相關資訊。

中庸柔肝罷極之本

中醫的特性是平衡。中醫的“中”字,不僅僅指中國醫術,還包含了中庸之意。《說文解字》注:“中,內也。從口。上下通。”“庸,用也。從用從庚,更事也。”“中庸”之意是通過變更調整,使事物處於上下左右之間的最穩定狀態,這種狀態即是平衡。

保持人的陰陽平衡,人不會生病;恢復人的陰陽平衡,病可以漸漸治癒。這是中醫養生與現代醫學不同之處。陰陽平衡可保持或恢復人體健康,其道理在於人的細胞100多天更換一次。人的陰陽平衡如同風調雨順的自然環境,在這樣環境下長出的細胞是健康的,可以取代那些消亡的、衰老的或病的細胞,使人達到健康的目的。用中醫理論研究肝的特性,有助於確定調理癌症的方向。

罷極之本是將軍本色。《素問・六節髒象論》中講:“肝者,罷極之本,魂之居也。其華在爪,其充在筋,以生血氣。”《說文解字》注:罷讀bà。歷代中醫界將“罷極”二字讀為罷(pǐ)極。中國文字有的是一字多音、多義,但是本文講的是罷(bà)極。因為《素問・六節髒象論》後一部分講五臟的功能,換句話說講五臟的積極作為。尤其是在講完肝:“魂之居也。其華在爪,其充在筋,以生血氣”之後,又講:“此為陽中之少陽,通於春氣。”並且在後面重重加了一句:“凡十一髒取決於膽也。”肝膽主木,主動,主生等。“罷”字,除了含有疲倦之義外,還有一個特殊含義。《說文解字》注:“罷,遣有也。從網、能。是說有賢能的人落入(法)網,而赦免放遣他們。“極:棟。”此處取其“棟樑之才”義。“罷極”之意是:放遣落入網中,但又有才能的人。“罷(bà)極”如此解釋,與上面所講的肝的功能才相吻合,才符合將軍大智大勇的本色。

肝中的“幹”字,《說文解字》注:“幹,犯也。”《爾雅・釋言》注:“幹,捍也。”即捍衛。《康熙字典》注:“幹,盾也。”肝的造字與“將軍之官”的秉性十分貼切。將軍必須智勇雙全,如果有勇無謀匹夫也,有謀無勇陰謀者。故《素問》中講:“肝者,將軍之官,謀慮出焉。”肝者威武、勇猛所用者陽氣也,謀慮所用者陰氣也。肝為剛髒體陰用陽,以謀慮為體,以勇猛為用。肝既是智勇雙全的將軍之官,就有轉化矛盾的能力,可以轉換“有”和“無”的關係。在《道德經》中,中國的老子對“有”和“無”的關係寫下了一段精彩的論述:“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而又玄,眾妙之門。”老子講的“有”和“無”是一個事物的兩個方面,二者的關係是可以向相反方面轉化的。但是,這種轉化,必須給“將軍之官”創造條件。

轉化的條件是中庸柔肝,化有為無。現代醫家秦伯未先生在《清代名醫醫案精華》中講:“肝為剛髒,非柔潤不能調和也。”用中庸的方法恢復肝的平衡,是對腫瘤化有為無的首眩兵家講:不戰而勝為上策,戰而勝之為中策,戰而敗之為下策。這是久經檢驗的用兵之道。現代醫學對癌症多采用包括手術、放療、化療的戰法。其結果只有極少數戰而勝之,僅為中策;多數戰而敗之,僅為下策。現代中醫界多數人對癌腫瘤的治療,主要精力還是放在選擇“化瘤”的藥材上,雖不像西醫那樣大規模地對其“開戰”,但還是用的“戰法”。“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是古代聖賢對後世的警訓。只有不戰而勝,才是明智的選擇。

不考慮用什麼藥物,而是用養生的辦法恢復肝的平衡。為此首先要了解患者失衡的原因,果斷制止患者違反自然的不良習性,改為亥時之初睡眠,飲食清淡有節,心態平和等良好習慣。除此之外,要以肝為中心,調動其他臟器的協調功能。

清朝醫家葉桂先生在《臨證指南醫案》中寫道:“故肝為風木之髒,因有相火內寄,體陰陽用。其性剛,主動主升,全賴腎水以涵之,血液以濡之,肺金清肅下降之令以平之,中宮敦阜之土氣以培之,則剛勁之質得為柔和之體,遂其條達昌茂之性。”人整體臟腑平衡,肝才可以發揮“將軍之官”的大智大勇,把腫瘤這個“罪人”轉化為可以再吸收利用的“能者”,真正做到了不戰而勝。

藉助天力滋陰潛陽

人是天地之子,理應遵循自然規律。肝主木,為東方,是一年“春生、夏長、秋收、冬藏”之中的“生”。我們常講“東西”,如:買東西;什麼東西?“東西”被人們作為“事物”的代名詞。“東西”在《黃帝內經》中有形象論述,東為春,春主生,萬物生機勃勃;西為秋,秋主收,肅殺之氣使草木枯死。“東西”描述了一個事物由生到死的全過程。由此,“東西”也是事物的另一個代名詞。由此可以看出,肝也是時間、方向的概念。那麼,調理肝就要了解時間,其中包括了時辰、節氣、四時、年運等。藉助天力,人則有力,藥則有力;不借天力,人則無力,藥則無力。藉助天力,其中之一是瞭解“三陰三陽”。

明瞭“三陰三陽”,才能為“將軍”司職創造時空條件。癌腫瘤是“將軍之官”不司職的惡果。發揮“將軍”的正常作用,需靠多方創造條件,其中時空因素尤為重要。清朝徐靈胎醫家在《醫學源流論》中說:“不知天地者,不可以為工(醫)。”天地之間,一年有“三陰三陽”時相;一天之內,也有“三陰三陽”時相。“三陰三陽”時相運轉順序分為少陽(寅、卯、辰)、太陽(巳、午、未)、陽明(申、酉、戌)、太陰(亥、子、醜)、少陰(子、醜、寅)、厥陰(醜、寅、卯)。肝主木,陰體陽用,只有滋陰潛陽,才能發揮“將軍”剛直、強悍,智勇雙全之用。一年的太陰時相,自立冬之時到立春之時。其冬三月主藏,在五行中為水。木得水則活,養肝需在冬三月避寒就溫,病患如走出戶外,儘量“必待日光”。這是一年中的滋陰潛陽。一天的太陰時相,為亥時、子時、丑時。住在北京的人,應在21時睡眠,住其他城市的人可按時差類推。借“水力”以養“木氣”。進入太陰時辰,如果不眠,非但不能借“天水”(太陰)涵木,還會消耗肝氣,加重病情。這是一天的滋陰潛陽。實踐證明:善借“天水”的癌症患者,康復的速度大大高於其他同類情況。

取自然精華,把“天力”溶於血中。癌症患者吃什麼?這是天天面臨的課題。一般的觀點認為:癌症患者需加強營養,所以要多攝入魚、肉、蛋、奶。實踐證明對人體有好處的是營養,破壞人體的即是害。癌症產生的特點是肝的氣化活動受到遏鬱,如再吃動物脂肪、蛋白,會因不被氣化而進一步堆積為人體垃圾,形成所謂癌的轉移。另外,現代醫學發現腫瘤為酸性物質,魚、肉、蛋之類也為酸性物質。而素食多為鹼性物質。戒掉動物蛋白、脂肪,吃自然精華才是首眩自然的精華是種子。種子是天地之籽,承擔物種的繁衍,其中濃縮了天地的精華資訊,具有異常的生命力,如:挖出千年以前的種子加上水照樣可以發出芽。種子屬木性,肝主木,同氣相求。相比之下,肉類屬土性,土過盛可以侮木。再攝入肉類,令肝臟雪上加霜。臨床實踐中,吃素食的癌症患者狀況遠遠好於同類情況。這是“天力”。通過種子,轉為人力和藥力的結果。即使吃種子,也不宜過飽,吃七成。另外,做到飯前腸鳴。腸鳴表明腹空,腹空是氣化執行的表現。癌症患者一定要保持“飢渴”狀態:餓時少吃一點,渴時少喝一點,使細胞積極運動,讓正氣占主導地位。

藉助天力,滋陰潛陽是個大學問,涉及的內容較多。但只要做到一年太陰之際藏好,勿擾動體內陽氣,如:不按摩、不泡熱水澡、不大汗淋漓等;每天亥初睡覺,以養少陽之氣;攝取天地精華的種子,把天力轉化到血液之中。

做到以上幾方面,使肝這位將軍之官休養生息,對他發揮平定諸亂的作用有巨大的益處。這是自古以來,醫家聖賢和廣大人民群眾實踐的共識,不可忽視。

醫治肝病選擇中醫的好處有哪些原文請看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