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成為Siri是什麼感覺

類別: 新奇

記者採訪到了Susan Bennett。你可能不知道她是誰,但你一定在iPhone裡聽到過她的聲音——沒錯,她給Siri配的音。

訪談:成為Siri是什麼感覺

以下是採訪的片段。

許多人覺得他們認識你。你對你來說很怪嗎。
我幹配音這行很久了,也並沒特別追求甚至都沒想過要出名,所以突然出名對我來說挺奇怪的。

叫你Susan挺奇怪的,我老忍不住想叫你Siri。我瞭解到“Siri”是一個挪威名字意思是“美麗的、勝利的輔佐者。”你曾聽說過嗎?
是的。一個在你路上幫助你的美麗女人。不過我想說現實裡Siri就是個跟你說怎麼走的活躍的小妞兒。

如果我沒了解錯,是個挪威工程師創造的app
沒錯——Dag Kittlaus跟另外兩個工程師——Tom Gruber 和 Adam Cheyer一起開發的。

你自己也不知道你怎麼給Siri配了音,這是真的嗎?
是真的。所有的數字錄音都是很嚴肅地開始進行的。我記得好像是在千禧年初,我2005年時給Siri錄了基礎詞彙。我整個七月份都在錄音——每天四小時,一週五天。我那時候給一個做很多通知資訊的公司工作。這種工作我過去一直做,以後也接著做。這個事(給Siri配音)很新,而且很有趣。他們讓錄的短語和句子有些怪,因為這些短語和句子都是被單獨地創造,然後在語言裡把每個發音結合起來。我知道它要被用在手機系統裡,但我沒想到它被用到成百上千萬的裝置裡。

訪談:成為Siri是什麼感覺

你記得你怎麼發現你成了Siri的嗎?
記得。Siri是2011年10月4號釋出,一個配音演員的同事給我說:“我們都在跟新iphone玩兒。嘿,這是你嗎?” 我想“啥?”然後我去聽了之後我想,“天,這真的是我。”我有點兒被嚇到,因為我從沒被告知過(這件事)。這事兒特別令人吃驚。但另一方面,我又覺得特別榮幸。我家只用蘋果產品。

有一件事人們特別關注,您貴庚啊。
我比人們想象得年齡要大。這人們都知道,但我真的不想談。我喜歡說,我104歲啦,但我看著比較年輕。

很多人發現問Siri零除以零得多少很有趣。你知道其他類似的嗎?
這你得問程式設計師。我只是提供了我的聲音。

有人在外面認出你的聲音嗎?
有過一次,就在採訪前沒幾周。我正跟我的財務顧問聊天,他說:“你的聲音聽著真熟悉!”我跟他說你是唯一一個聽出來的。我日常說話的聲音比你經常聽到的Siri的聲音高一些。也可能是環境影響。人們肯定不會想從手機以外的地方聽到這種嗓音。

實際上一個小孩兒在萬聖節敲我家的門,說,“鄰居說你是Siri!”我說:“是的。”然後他說:“你聽著才不像Siri。”然後我說(Susan把嗓音放低這樣更像Siri):“那麼現在呢。”

你問Siri問題嗎?
不怎麼用。我以前問過幾個,但先前的問題之後感覺她有點兒耍我,所以之後我就不用了。

你記得你問了什麼嗎?
我說:“hi,Siri,你在幹嗎?” 然後她有點兒煩躁地跟我說:“我在跟你說話呢。” (Susan又把嗓音放低學Siri)
然後我想:“好吧,對不起打擾你啦。”

所以,我不跟Siri說話。太奇怪了。我以前在收音機和電視廣告、或者其他類似的東西里聽到過自己的聲音,但是自己的聲音從這個小小的智慧手機裡出來還是覺得太奇怪了。

成為Siri的聲音改變了你什麼嗎?
這真算是一堂人生課了。我並不是特別外向的人,突然出名——突然地意外出名也是個調整。我很幸運能收到來自熱情朋友們的訊息,但是要習慣還是有點難,儘管我也因此得到了許多特別好的機會。

還有什麼沒提到的但你覺得重要的?
唔,我覺得還是有很多人對Siri聲音背後有個人這件事感到驚訝。我想他們大概覺得是現在所有的語音和聲音都是機器生成的,但這並不是真的。——儘管我們正不斷地朝那努力。

關於Siri,你最想讓我們記住什麼?
Siri很棒,但她不是人類。別忘了跟你最愛的人類聊天。

就像朋友們常說的,我們手裡的方塊兒有整個世界的知識——但我們卻用它來看貓咪小視訊。
這很奇怪,因為年輕人真的不知道別的方法。他們沒意識到以前找東西多難。你還得去圖書館。

訪談:成為Siri是什麼感覺
給Siri配音的是這三個人:Karen Jacobsen / Jon Briggs / Susan Bennett

[新江湖一點黑 via huffingtonpost]

訪談:成為Siri是什麼感覺原文請看這裡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