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帶釀酒功能的人

類別: 新奇

起初,Nick Hess也不知道自己吃下一些碳水化合物之後,自己會變蠢嚴重時甚至會罵人,也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發生了什麼。有時候他會莫名其妙的生病,比如胃疼和頭疼。有一年他每天早上起床都會吐,有時候這些情況會持續好幾天,有時候就好像自己喝醉了一樣。

他也宣告自己滴酒未進,但是不是每個人都相信他說的。有時候,他老婆還會搜遍家中每個可能藏酒的角落。他老婆甚至在裝潢攝像頭,但是他們一起看過之後,他那個樣子明明就是醉了。

自帶釀酒功能的人
Nick Hess和妻子

後來,Hess認識到,自己的了一種叫“自動啤酒廠綜合徵(auto-brewery syndrome)”的罕見疾病,目前該病在致病條件醫學上還有些爭議。有時候,腸道中的酵母菌過度繁殖,會將食物中的碳水化合物轉化為大量酒精,這些酒精隨後進入血液迴圈。

那麼,得了這種病會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呢?(當然就是動不動就.......醉了)
另外,如果有人因此被認識的人控告為濫用酒精呢?

自帶釀酒功能的人
# 該病在1970s在日本首次被確認

類似於Hess的病,可以追溯到20世紀70年代。當時,日本研究者描述病患在被慢性酵母菌( chronic yeast )感染後,會出現一些奇特的性狀。在當時發表的論文中,研究者們描述病人的內臟中的酶指數異常,這意味著病患的體質不適合分解酒精。
(正常人攝入酒精會通過乙醇脫氫酶和乙醛脫氫酶,將酒精分解為乙酸,然後排出。)

正常人體的內臟都有少量的酵母菌,在與碳水化合物或糖作用時,產生微量的酒精。而論文中的日本患者,在攝入大量碳水化合物(米飯),加上肝臟內部異常指標的酶指數,以及體內大量的酵母菌,使得身體無法快速的處理產生的乙醇。

如今,德州帕諾拉學院的護理和健康科學部負責人Barbara Cordell對此展開了研究。她和她的同事Justin McCarthy是首次在美國發現這種障礙患者的人,同時在受控環境中對此病進行了確診。她對此病的研究興趣開始於2005年以後,她的一個叫喬的朋友會出現一些醉酒症狀。

自帶釀酒功能的人

他的妻子開始對此進行記錄。又一次,Cordell 記得自己和喬還有孩子坐在一張圓桌前,研究一個吹氣的酒精檢測器。他們每個人都喝了一杯酒,但是喬的測試結果比其他人高了3倍。

”這是如此的神祕,後來簡直就是莫名其妙,最後簡直持續惡化。Cordell 說道:到2010年喬每週都要發生2-3次醉酒行為。

肚子裡的啤酒廠

當年的一月份,喬在醫院進行了24小時的住院觀察。醫生和護士檢測了他的所有隨身物品,以確認他沒有攜帶了任何酒精,並且對他進行了隔離,在此期間沒有其他人和他接觸。只給喬提供碳水化合物,然後每兩個小時進行一次血液取樣。在下午的某個時候,他的血液中酒精含量一度上升至每100ml血醇水平120mg。這相當於正常人喝了7杯威士忌。

自帶釀酒功能的人

喬很幸運,他認識這麼一個相關的研究人員。但是Hess經歷這些之後,都快絕望了。因為他問診的每個醫生只能給他做常規的腸鏡、微鏡和肝功能測試。幸運的是,他老婆一直堅持在網上尋找相關的對策,直到一個夜深人靜的晚上,她看到關於喬古怪的病情與自己老公十分相似。

後來他們和另一名對自動啤酒廠綜合症進行相關研究的醫生,Anup Kanodia取得了聯絡。Kanodia對Hess的大便樣本進行了遺傳物質和微生物測試。測試結果表明Hess內臟中的酵母菌含量比正常人高400%,這也是Kanodia職業生涯中見過的最高指數。

此後,約有50人聲稱患有類似症狀,Kanodia估計整個美國的真實數量應該是這的兩倍。但這些人裡面並沒有與之前案例中日本患者相同的症狀——異常肝臟酶指數。

當對患有該病的病人進行腸道檢測時,總會發現大量異常的酵母,最常見的是釀酒酵母菌,也就是啤酒廠常說的“啤酒酵母brewers yeast”。

她說,這些人還能夠確定一件事,那就是發生這種病時,他們之前長期使用過一段時間的抗生素。這可能是,抗生素消滅了其他細菌之後,酵母菌把握了這個機會,大量繁殖。但是不清楚的事,為什麼長期使用抗生素的人身上沒出現這種情況。

從瑞典Linköping的國家法醫學會退休的法醫毒物學家 Wayne Jones 有40多年的從業經驗,他說,碳水化合物在腸道中被分解,之後產生的酒精要先通過肝臟才會進入血液迴圈,正常情況下,在肝臟中酶的處理下,幾乎所有的酒精都會被分解,這被稱為首過代謝(first-pass metabolism)。

除了日本的特例,Jones不相信其他只通過內臟酵母菌失衡造成的酒精過量。同時他還給出一些,在法庭上妄圖以此病情為自己酒駕開脫罪名的案例。
自帶釀酒功能的人

目前,對於Hess和喬患有類似症狀的病人,只能夠通過一些抗菌藥物和攝入低碳水化合物的食物來降低病情。Hess說,即便這樣,每個月還是會出現1-2次醉酒情況,但是現在的情況要好多了。同時他也很感激自己的老婆,在自己放棄的時候,還在幫他尋找。

而醫生們則承認,還需要進行更多相關的研究(比如遺傳和代謝功能方面)來進一步瞭解該病。

[鄰家乖蜀黍 via BBC]

自帶釀酒功能的人原文請看這裡